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留下镇上的黄昏

时间: 2018-01-31    作者:魏金枝    浏览量: 次     3     放入书架

导读: 作者介绍:  魏金枝(1900~1972),浙江嵊县人。著有《魏金枝短篇小说选集》、《编余丛谈》、《文艺随笔》等。作品正文:  来此古西溪边,已是梅花落后,满山杜鹃花映红的时节,心胸烦愁,天天吃活虾过去,正像活了好几个世纪般,自己觉得自己是苍老了!第一原因为着无事可做,第二原因也为着不愿去做,因之疏散放闲,行尸般踱来踱去,立起坐倒,天天过着一样刻板的生活。生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作者介绍:

  魏金枝(1900~1972),浙江嵊县人。著有《魏金枝短篇小说选集》、《编余丛谈》、《文艺随笔》等。


作品正文:

  来此古西溪边,已是梅花落后,满山杜鹃花映红的时节,心胸烦愁,天天吃活虾过去,正像活了好几个世纪般,自己觉得自己是苍老了!第一原因为着无事可做,第二原因也为着不愿去做,因之疏散放闲,行尸般踱来踱去,立起坐倒,天天过着一样刻板的生活。生命浸在污腐的潦水中,于是永古不会伸出手来,只用恶毒眼睛,向四周以残酷的望,寻求人吃的老虎般,在找些弱者来消遣我的爪牙。今天重读下面这点记录,不觉自己也寒悚起来了!

  “一早起来,街上就夏天的苍蝇般,喧扰着人声,铁匠打铁声,叫卖声。关于这些,我照哲学上的五个W考问起来,一个也得不着答案。他们也只像我一般走着巡回继续的路,——譬如第一次过了阴沟桥从街上走转来,第二次又过阴沟桥从街上走转来——这么起早落夜喧扰着吧了!

  但是早上究竟空气新鲜些,还可以到树林下听听鸟声。再不然时,就到街上去直冲横撞地夹着乱走。这么一来,要顾到乡下人的笋担柴担,以及他们的油瓶,着火的黄烟竹管等等足以损害我衣裳的东西,于是我可以稍稍提出一点精神。因此我记起一件事实,自己觉得好笑起来。在我们村间,大夏六月的戏台下,有许多赤膊的农人,他们老是挨挨挤挤的将汗污故意揩到别的着衣人身上去。我呢,仿佛如此,不过揩去的是烦愁吧了。这样,也就把每天的上午消去了!

  可是黄昏,——说起黄昏,不要我自己经历它,感悟它,以前早就在前人的书本中认识它的面目了。——真是每日难过的难关。而我也一点不客气的张着口把种种无聊像饮食般吞下去了。有人说起这个地方,在金人南下的时节,因为二军相持,曾经过杀戮奸淫,只剩了张三李四,赵五王六这十八家。在现在每个早上看起来,正也和别个市集一样,繁闹也一样了。只有在黄昏时候,我们无论到哪里,见着些冷静的散了的市场上堆着的稻草废缚,小油火摊上铁丝网里把着的黧黑的绍兴臭腐乳,肉店铁钩上的流着鼻血的臭猪头,焦黑的猪肝猪脾,茶店里狼藉的桌椅,或是听到些黑的小麻雀在屋檐上孤寂的叫声,以及任凭哪一片店里疲乏店伙们的呵欠声,隔岸树上伸长头颈吐出的乌鸦声,在这黄昏的晚上,仿佛在我口里鼻子里闻味着一股焦涩的木头烬余的气息。而那些懒惰的街狗,在这个市过人散的当口,就颓废的带着它自己疵尽了皮毛的身子,无气力地来躺在店廊的石板上。闭着它们的眼睛,连头颈都委放在地上。有时有几个孤寂的行人,也茫茫然若有所思若无灵魂般走过去,竟踏在它们身上,于是它们就很忠厚地抬起来看两眼,走了几步又躺下来。有几只它们竟公然不惧,不以为意,略略张了张眼,将脚缩进一点,合上眼就算了!

(来源:莽原)

<< 上一篇:北平的夏天 下一篇:凤栖山下街子镇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