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醉饮遗风三千里

时间: 2017-12-26    作者:徐正余    浏览量: 次     9     放入书架

导读: 想川北,梦川北,只缘当年识剑门。大学时代去川北实习,过剑门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快看,那就是剑门关”!昏睡中的我抬起头来,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只见高山峡谷间,一关雄踞,角楼耸立,给我留下了至今不曾磨灭的印记。有谁知,就是这懵懂一瞥,铸成了我多年后再走川北的心迹。是年秋,我跨越20余个市县,纵横3000里,饱览了窦团山、七曲山大庙、翠云廊、剑门关、昭化古城、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想川北,梦川北,只缘当年识剑门。

大学时代去川北实习,过剑门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快看,那就是剑门关”!昏睡中的我抬起头来,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只见高山峡谷间,一关雄踞,角楼耸立,给我留下了至今不曾磨灭的印记。

有谁知,就是这懵懂一瞥,铸成了我多年后再走川北的心迹。

是年秋,我跨越20余个市县,纵横3000里,饱览了窦团山、七曲山大庙、翠云廊、剑门关、昭化古城、皇泽寺、诸葛武侯墓、阆中古城等10余个景点,领略了沿途山光水色,品味了各地名胜古迹,可谓是梦里回首千百度,醉饮遗风三千里。

窦团山座落在江油市境内,在一块不大的平坝中间陡然耸立着两座壁立的山峰,其侧刀劈斧砍,怪石嶙峋,林木葱茏,绿草茵茵,其高拨云摩天,举头落冠。窦团山自古以来就以清、奇、幽、秀誉满神州。李白少时在此游玩,曾留下“樵夫与耕者,出入画屏中”的千古唱咏。“团岭飞渡”堪称华夏一绝。只见得两山之间上下各牵一根铁索,宽不过三、五十米,深却不见底,要从铁索上走过去,稍有不慎,岂不坠落谷底,碎骨粉身?正在揣度之时,又见一花白胡子的老者,手拿一根竹竿身轻如燕,敏捷地从铁索的这头走到那头,中途还不时做一些吊、翻铁索的动作,看得围观的人们无不惊叹汗颜。有谁知,伟大的中华民族——中华民族的民间杂耍也这么精彩纷呈,博大精深!

带着淡淡的忧思和一身轻汗,我们来到李白故里。李白故里位于江油青莲镇,陇西院、太白祠、粉竹楼、月圆墓、衣冠冢、磨针溪、天宝山等遗址,无一不闪烁诗人的遗踪逸趣。一千三百年前,李白饱含报国之志,仗剑远游,却没有能够再回来,而今这里只留下遗踪默默、秋风习习。走进李白故里,眼前出现的仅仅是一处普通农家的房舍,然而就是这么一处山野陋室却孕育了中国历史上一代伟大诗人。与一般房舍不同的是这里的堂屋厢房、家具陈设,乃至房前屋后都平添了几分仙气,就连那间酿酒房也向人们昭示李白豪饮放歌的豪迈气质。李白因诗而名,因酒而痴。望着半山坡上的土屋,心生疑问:云里李白今安在?却原是诗仙游子两去来。

从白故里出来,不一会儿就到了七曲山大庙。七曲山大庙位于梓潼县城北郊,始建于晋代,是当地百姓为纪念晋代文人张亚子而立的“亚子祠”。元初,张亚子被封为“文昌帝君”,在此建造“文昌宫”,以后累经多次扩建,方形成如今结构宏伟、体系完整的七曲山大庙古建筑群。庙宇依崖而建,错落有致,峰回路转,风光秀丽,素有“蜀道明珠”之称。大庙常年香火不断,游人如织,或祈求文章道德,天资聪慧,或吸吮“五丁开山”之乳,发家致富,真可谓不来则已,来则皆有所得。鄙人到此,既无开山之勇,又无过人文才,更无谋局之智,混迹于人流之中,游离于人事之外,只为流连于山水,补益于心气。

从七曲山大庙向北便进入了川北又一风景名胜区——翠云廊。古时川陕之间早有驿道,为遮风避日,自汉代起人们便在大道两旁,普植松柏,逐步形成了一条纵贯川北的翠云廊。游人至此,可见大道两旁松柏挺秀,郁郁葱葱,疏条交映,幽雅静谧。山中不时有一株株晋柏宏枝粗干,宛若苍龙腾空而起,名曰“树王” ,行人到此如有疲乏,便可在此小憩。也许,纳凉之余,还会体验到先民的伟大,以及“前人植树,后人乘凉” 的真谛。

翠云廊的尽头便是剑门关。剑门关位于剑阁县大剑山中断处,两旁悬崖峭壁,直入云霄,悬崖断处两壁相对,其状似门,故称“剑门”。巍巍剑门紧扼入蜀的咽喉,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蜀汉时期,诸葛亮曾在此修筑关楼,成为军事要塞,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由于剑门关的扼守,蜀国后期,魏国征西将军邓艾也只好改道江油、绵竹,一路披荆斩棘,历经磨难,直取成都,方能灭亡蜀国。然而,同是雄关天堑,一千多年后,却为红军所破。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时,副总指挥王树声指挥274团二营,消灭了川军邓锡侯一个团,攻破了号称“天下第一关”的“剑门关”。由此看来,在冷兵器时代也许还有一些作用的关隘,在热兵器时代就不灵了。话虽如是说,但祖宗的创意与功绩却是永存的。剑门关地区包括剑门关楼、剑山七十二峰、双穿洞、照壁峰、仙女桥、古栈道、梁山寺、经皇洞、姜维城、姜公祠、钟会故垒、剑门石刻、小剑门关等诸多景点,各有风情万种,很是值得玩味的。令人特别不能忘怀的是剑门关那顿豆腐宴,桌上菜品皆以豆腐为原料,或辣或麻,或脆或嫩,吃在嘴里,美在心中。利剑的刚烈与豆腐的柔软两相照映,不得不令人感慨,刚强的川北人更有柔肠似水。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窗花的自诉 下一篇:梦游女儿国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