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午夜凶铃

时间: 2018-01-07    作者:谢志砺    浏览量: 次     10     放入书架

导读: 深更半夜,一轮残月悬在天空,仿佛一柄杀人的刀,一只猫头鹰落在枝头眨着惊悚的眼睛,小镇一片黑暗,没有犬吠,借助过路车辆的灯光,依稀可见房门围墙上划了圈大写的“拆”字。幽深的小巷闪动一豆灯火,把影子映在窗户上,一个人在房间走来走去,自言自语:“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和开发商拆迁办周旋好几年,镇子只剩下我这个老头子,今天目的达到,合同签了,明天也要走了,故土难离,舍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深更半夜,一轮残月悬在天空,仿佛一柄杀人的刀,一只猫头鹰落在枝头眨着惊悚的眼睛,小镇一片黑暗,没有犬吠,借助过路车辆的灯光,依稀可见房门围墙上划了圈大写的“拆”字。

幽深的小巷闪动一豆灯火,把影子映在窗户上,一个人在房间走来走去,自言自语:“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和开发商拆迁办周旋好几年,镇子只剩下我这个老头子,今天目的达到,合同签了,明天也要走了,故土难离,舍不得走哇!”苍老的声音充满了感慨。

这个人,六十多岁,中等个,醉眼惺忪,点点的光亮在白发间跳跃,一个人形影相吊,脚步闪乱,唠唠叨叨,说不尽的离愁别绪。

突然,门铃炸响,老人愣了一下,转而欣喜异常,一溜小跑去开门,同时大声地说:“儿子姑娘,不是说明天早晨接我,怎么今天晚上就来啦?”可是,推开门,头顶是孤寂的残月,耳边是凛冽的寒风,却没有一个人影。

嗯——?老人沉吟半晌,用手拍着头,“唉,人老了耳朵也不好使了!”一阵长吁短叹,踱回房间,人才坐定,门铃又撒着欢叫起来。

老人以为是小孙子的恶作剧,三步并作两步,连跑带颠,站在门口,猛地把门打开,风吹在脸上,弯月像刀扎在心中,眼前空空如也,喊着孩子的名字,却没有呼应。

门铃一次又一次响起,老人呆呆地站立,头上沁出汗珠,瞳孔无限地放大,被酒精渲染的红脸蛋顿时变得煞白,身体有点晃,步履蹒跚。这回,他没有急于开门,而是通过猫眼往外看,还是一无所获。“啊——,”这是经过胸腔共鸣从嘴巴迸出的声音,一颗心也因惊吓差点跃出。

怎么回事?使劲揉着眼睛,太诡异了,太离奇了, 是酒醉产生幻觉,还是遇到鬼中邪了,好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畏首畏尾,手足无措。

大约三、四年,他一个人生活在小镇,没有儿孙绕膝,没有街坊四邻,倒也不孤独,隔三差五就与拆迁办派来的那些毛头小伙子斗智斗勇,持久战直到今天才结束,一个人庆祝自己的胜利,嘲笑其他人委曲求全,还有民不与官斗的陈腐观念。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有朋自远方来 下一篇:给台湾黄安的一封信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