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金陵的古迹

时间: 2018-01-31    作者:石评梅    浏览量: 次     4     放入书架

导读: 作者介绍:  石评梅(1902~1928),乳名心珠,学名汝璧,山西平定人,现代作家。著有《偶然草》、《涛语》等。作品正文:  一、鸡鸣寺  由东大参观后,步行游鸡鸣寺,沿途张绿树作幕,铺苍苔作毡,慢慢地上台山(即鸡鸣山),幸而有两旁的杨槐遮赤日,山间的清风拂去炎热。到了半山已望见鸡鸣寺,隐约现于浓荫中。惠和拉着我坐在路旁的一块石上稍息。望下去,只见弯曲的成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作者介绍:

  石评梅(1902~1928),乳名心珠,学名汝璧,山西平定人,现代作家。著有《偶然草》、《涛语》等。


作品正文:

  一、鸡鸣寺

  由东大参观后,步行游鸡鸣寺,沿途张绿树作幕,铺苍苔作毡,慢慢地上台山(即鸡鸣山),幸而有两旁的杨槐遮赤日,山间的清风拂去炎热。到了半山已望见鸡鸣寺,隐约现于浓荫中。惠和拉着我坐在路旁的一块石上稍息。望下去,只见弯曲的成了一道翠幕张满的道。赤日由树叶的缝里露出,印在地下成了种种的花纹。在那倾斜的浓绿山下,时时能听到小鸟啁啾,和着她们娇脆的笑声,在山里回音,特别觉着响亮!我同惠和宝珍并着肩连谈带笑地上山去,约没十分钟的时间,已到了鸡鸣寺前,一抬头就看见对面壁上,画着一幅水淹金山寺的图。寺门上有四个大红字是“皆大欢喜”。进去转了有一二个弯就到了正殿,钟声嘹亮,香烟萦绕,八大罗汉里边,只有二三个穿着新衣服——金装,其余都破衣烂裳,愁眉苦眼,有种很伤心的样子!罗汉中也同时有幸与不幸啊!

  临窗为玄武湖,碧水荡漾,平静如镜,苍苔绿茵,一望皆青。远山含烟,氤氲云间,我问庙里的道士,说是“幕府山”。窗下一望,可摸着杨柳的顶头,惠风颤荡着,婀娜飘舞,像对着我们鞠躬一样!湖山青碧,景致潇洒,俯仰之间,只觉心神怡然,融化在宇宙自然之中。我们六七个人聚在一桌吃茶,卧薪伏在窗上慢慢地已睡去,我们同芗蘅谈到北京东岳庙里的鬼,说着津津有味的时候,艾一情先生说:“天晚了走吧!”我们遂出了正殿。我临走的时候,向窗下一望,已披了一层烟云的雾,把湖山风景遮了起来。一路瑟瑟树声,哀婉鸟语,深黑的林内,蕴蓄着无穷的神秘和阴森。台城的左右,都是革命志士的坟墓,白杨萧森,英魂赫濯,一腔未洒完的热血,将永埋在黄土深处?

  二、明陵

  六月二号的清晨,我们由华洋旅馆出发,坐着马车去游明陵,一路乱石满道,破垣颓壁倾斜路旁,烬余碑瓦堆成小屋,土人聊避风雨。一种凄凉荒芜景象,令人不觉发生一种说不出的悲哀!行了有三里路,就到了朱洪武的故宫,现在改为古物陈列室。里边的东西很多,但莫有什么很珍贵的,有宋本业寺嘉定经幢,冶山明八卦石的说明:

  朝天宫宋为天庆观之玄妙观,又改永寿宫;明洪武十七年,赐令百额朝贺习仪于此,自杨溥以来即为宫观,此石传有四世。又传冶山之清殿下,为明太祖真葬处,石为青石所刻,在美正学堂在东北角治操场,掘得此石。

(来源:晨报副刊)

<< 上一篇:我到了北京 下一篇:一瞥中的上海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