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这一年

姚洪双,四川乐至人,中共党员,大专文化,政工师。从1983年10月在西藏拉萨服役时在《西藏公安报》发表处女作《我的第二故乡》至今,已先后在《西藏青年报》、《拉萨晚报》、《西藏日报》、《人民武警报》、《解放军报》、等报刊发表散文、诗歌、评论等文章。四川省散文协会会员,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特约作家, 《家乡》杂志签约作家。出版有《勿忘我》和《秋光里的风筝》散文诗集;《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爱》诗歌集;《时代足迹》长篇报告文学集;《生活潮》长篇小说壮阔七十年,奋进新时代。2019年,我们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温暖永留我心间

刘兰萍,喜欢读书、写作、旅游。退休前在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畜牧局工作,曾参与中央农业部的重点调查,并多次获奖。1997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见《北假》、《巴彦淖尔市电视台鸿雁手机台》、《塞上文学》、《文明巴彦淖尔》、《杭锦后旗微传媒》、《纪实纵横》、《西部作家》、《巴彦淖尔日报》、《巴彦淖尔晚报》、《陕坝周报》等刊物和网络文学平台。系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杭锦后旗作家协会会员;《千高原》签约作家。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偶遇过很多温暖的瞬间,那些温暖虽然短暂,却永久而牢固地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让我终生

那次一别竟成了一辈子

于淑轩:吉林省长春市人,汉族,1956年出生。吉林省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胜春诗社会员。桑榆文学社会员。作品散见于《长春日报》《长春老年报》《诗词文化研究》《胜春集》《辽宁诗词月刊》《诗与远方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会刊》等。小镇一别竟成了一辈子……我真心的怀念,怀念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青春时光。执笔青春,再也难已描摹那份曾经的纯白,忆流年,终归无法驻足那份守望!春天的花开了,夏天的蝉叫了,秋天的果熟了,冬天的雪飘了,在季节的循环往复中,穿越人生的悲欢离合,猛一抬头,几十年,就这样匆匆别过!我站在

我是天宁学子一一校园生活的美好

胡乔云,女,1952年生,湖南沅陵人。曾是齐眉界林场知青,返城招工到商业系统工作,任过部门法人代表、会计师,做过党务工作。退休后重拾文笔,创作诗词近百首。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社湘西联络站会员。我非常怀念在沅陵一中读书的那一段人生中的美好时光:在这里我受到了老师的培养和教育。在这里我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在这里我接受党组织的培养和考验!每当天刚蒙蒙亮,中南门渡口响起第一声鸣笛,我便坐上我父亲驾驶的客运渡口轮船从驿马头渡口驶向中南门渡口的彼岸。沿着尤家巷口途经龙头井直奔天宁山校园一一《沅陵一中》。我在

北乡五子棋

刘世俊,自由撰稿人,爱好文学。已在《山东青年》《青年月刊》《扬帆》《医食参考》《今古传奇》《特别健康》《农民日报》《齐鲁晚报》《农村大众》《烟台日报》《烟台晚报》《今晨6点》《美丽莱阳》《今日莱阳》等刊出300多篇作品,新闻报道等常见地方报端,已有多篇作品获奖。努力做一个可爱的乡下人,不埋怨谁,不嘲笑谁,也不羡慕谁,阳光下灿烂,风雨中奔跑,做自己的梦,走自己的路,写自己的文字。北乡老家,快乐的老家。北乡老家的乡下人在劳动空闲之余有许多土游戏,调侃了繁忙的节奏,减轻了劳作的辛苦,制造了许多快乐。记忆中的“打

难忘的演出

沈克,笔名:深刻。喜爱读书和写作。从警期间从事内勤工作。退休后,经常写些小型回忆录和短文。人们都说,军人是一块励石,一面刻着奉献,一面刻着忠诚。可我说除此之外,它还刻着无尽的快乐。光阴似箭,时间如梭,转眼之间我从部队复员回到家乡,已经四十多年了。虽然部队生活只是短暂的四年,它却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一九七三年是我入伍的第一年,这年二月份,我和几名新兵一起调到团《毛泽东思想战士业余演出队》,成为一名演员。在此之前,我未接触过文艺,本身也没有文艺细胞,让我当一名文艺兵,纯属是拿鸭子上架~难为我了。调入演出

蓦然,回首的刹那是友谊

王时财,网名骄阳,男,1964年出生,鸡西人,现退休,中专学历。在原鸡西矿务局某矿工作,2004年企业转制从基层管理岗位离职,曾先后受聘于鸡西监狱企业公司煤矿、沈煤集团盛隆公司煤矿、鸡西天源煤炭公司,鸡东县华盛煤炭公司煤矿等几家单位,从事机电管理工作,热爱文学,期间有共青团和企业宣传工作经历。曾经在1981年10月散文《我爱你,我的祖国!》获鸡西矿工报杯全市国庆征文二等奖,2005年7月散文诗《六十年,花祭!》获省监狱系统纪念世界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鸡西监狱报杯征文一等奖。另有笔耕散文诗、《兴凯放歌》、《

寻找,我心底那片爱莲

王时财,网名骄阳,男,1964年出生,鸡西人,现退休,中专学历。在原鸡西矿务局某矿工作,2004年企业转制从基层管理岗位离职,曾先后受聘于鸡西监狱企业公司煤矿、沈煤集团盛隆公司煤矿、鸡西天源煤炭公司,鸡东县华盛煤炭公司煤矿等几家单位,从事机电管理工作,热爱文学,期间有共青团和企业宣传工作经历。曾经在1981年10月散文《我爱你,我的祖国!》获鸡西矿工报杯全市

一记母亲做大酱

沈克,笔名:深刻。喜爱读书和写作。从警期间从事内勤工作。退休后,经常写些小型回忆录和短文。记忆中的味道,是一个人最熟悉的乡愁。即使长大后,它也会停留在你的回忆里。无论去过多少地方,吃过多少山珍海味,我最怀念的,还是母亲做的大酱。从我记事起,每年夏季,家里南窗前,总有一个蒙着白色沙布的大酱缸。在东北农村几乎每家都是这样。各家的酱,各有风味,人人都习惯了自家大酱

那顿忆苦思甜

在乡下人看来,饿时,有饭吃就是最大的满足,地瓜饼子窝窝头够填饱肚子即可;在我少年的记忆中,能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就是最大的幸福,什么时候玉米饼子管饱,能吃上个白白的馍馍只是想想。那是在一九七二年腊月的一天,眼看到了年根。乡下人刚经受三年自然灾害,温饱还没得到解决,人们忍着饿的咕噜咕噜叫的肚子,想坐在热炕头上老老实实歇上几天,消消疲劳省点体力小吃饭。没想到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