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不言中

小女孩挣脱姥姥的怀抱,冲进隔离带去找妈妈,一声声大喊“妈妈,我想你了!” 在医院的一楼,小女孩停下了脚步。大门已经封闭,不再接待患者。通过窗口,她看见一位穿戴防护服的人儿,用手敲了几下,那人闻声走过来,小女孩稚气十足地说:“阿姨,我的妈妈也是医...

刘明生,生于1955年7月。辽宁鞍山人。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曾做过中学教员,机关公务员。喜欢文学,并有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多篇散见于报刊及网络。 涛与琳的相遇纯属偶然。还是在上中学的时候,豆蒄年华的琳是班级里的一朵花。高挑俏丽的身材,娇美清纯的容颜,满月一样的脸蛋泛着青春涌动的光泽,一对绒绒的秀丽又明亮的眼睛流淌着甜甜的蜜意。琳的性情多面,活泼时像一只金丝雀,叽叽喳喳,蹦蹦跳跳;安静下来又像一只可爱的小猫咪,恬静淡然,安逸可人。她那带着纯真且绵柔的声音,亮亮的,润润的,爽爽的,时时浸入涛的心田

紧急出发

孔爱菊:音乐教育家,书画家。中国百强艺术家形象大使,中国文化与教育诚信品牌重点推荐《诚信艺术家》《长春诚信大使》华夏品牌名家推荐优秀艺术家,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时代中国之声》书画院副院长。中共长春市委宣传部,长春市教育局推荐《长春百姓学习之星》《一菊之声艺术团》团长。时间:2020年春节地点:某城市一居民家。人物:小丽:(医生)小刘:小丽恋人,小丽父亲小丽母亲舞台一侧道具,一餐桌四把椅子。等,室内摆设随意)小丽母亲(以下简称母亲)(腰系围裙,手拿筷子和碗上场):这人逢喜事精神爽,我今天特别的高兴,因为新

武汉两家人

二十年前,两家人同时住进了这栋新建的多层公寓楼。赵家住在301室,贺家住在302室,两家是对门。赵家男主人在机关工作,女主人是教师,一子,读高中。贺家男主人是医生,女主人是一家公司的财务主管,一女,读小学。赵家男女主人年长,贺家夫妇对赵家夫妇自然以兄嫂相称,赵哥、嫂子;赵家妇夫则称贺家夫妇为小贺、弟妹、妹妹。在二十余年的相处中,两家关系融洽,大事小情的都能做到有求必应,互相关照,互相帮衬。正应了一句老话: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说两件小事,就可看出两家的关联程度。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赵嫂的母亲住在

妮妮的天堂没有网(下)

笔名,凌凤凰 ,原名凌芳 , 十八岁立志成为闻名遐迩的小说家 属积极浪漫主义文学流派  。第二天,爸爸又抓来了一只白头翁,一只野鸽子。爸爸发动轰隆轰隆的摩托车要去集市出售小鸟。出发前,爸爸微笑地问妮妮:“我的宝贝,你要不要跟爸爸一起去集市卖鸟。”妮妮回答:“我才不要。”爸爸一个人去了集市。妮妮看见爸爸走远了,转身溜进厨房拿起了切菜的刀。她朝着田梗走去,路边的芦苇是那样的高,有时竟然快要淹没妮妮小小的躯干。来到了河边,妮妮把刀扔了下去,自己从高高的堤坝上跳下。下面是带着水的芦苇丛,妮妮的鞋子陷了进

妮妮的天堂没有网(上)

古老的苏晓河从绵延的山峦中蜿蜒地流淌下来, 溪水两旁一棵棵挺拔的杨柳、白桦、水杉、火莲、澳大利亚桉铺天盖地、郁郁葱葱。树木上沿世世代代繁衍相传的土黄竹耸立云霄、群群簇簇。竹叶尖尖宽似粽,一年四季翠青青,倘若是深秋阵阵酥风吹来,一片片竹叶精灵在空中蹁跹起舞,像极了跳着《天鹅湖》的芭蕾舞女。黄竹周遭是广袤的肥沃田野。良田三四月,油菜花白黄。只只轻舞蝶,随风半花香!陈杰村的人们亘古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过着幸福而知足的生活!

夫妻二狼

赵立国,2019年2月10日加入《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被《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聘任为东北分会副主席。《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编辑,《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讲师,《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北方工作站会员。本人酷爱文学,创作的散文《装出的味道》《永远的怀念》《参观荆州博物馆》《董老蔫儿的悲剧》《观海》《救命的黄豆》《奶奶过生日》《秋天的怀念》《小弟在天堂看着我》等在青鸾文学网发表。其中《冬泳奇观》一文在《速读》杂志获二等奖;在全国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近百篇。翻过一座高山,穿过一片密林,再踏过宽阔的沼

亮子卖姜

王自亮领回村里来一位“天仙女”!这事儿,像一颗震撼弹,把河边村给炸开了。人们议论纷纷:“他不是疯了吗?”“他不是本来就是朝巴(傻子)吗?”“癞蛤蟆吃上天鹅肉了,啧啧,不信不信!”其实,河边村全村的人,大都为王自亮有了漂亮意中人而高兴着,觉得是全村子的荣耀。闲言碎语也有怀疑的,甚至嫉妒、不服气。这也应了一句老话:嗑瓜子嗑出个虫子来,什么人(仁)都有!眼见为实。王自亮今朝“抱”得美人归,却是事实。接下来,并不宏大的订婚场面,让全村人见证了这一村级“新闻事件”。几年前,齿近四十的王自亮,仍光棍一条,这让近亲的族

新郎

唐景富,男,江苏宿迁宿城区人。江苏教育学院中文系毕业。现在乡镇中心小学任教。爱好文学。作品散见于《百花园》《农村青年》《少年文艺》《小小说月刊》《短小说》《辽河文学》等报刊。现为宿迁市作协会员、宿城区作协理事。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柳,我出事了!电话那头,霜的声音轻的像风。这是二十年来第一次在电话里听霜的声音。我心头一缩,出什么事了?霜是我儿时要好的玩伴。玩的最多是做她的新郎,保护她。玩着玩着,她的妈妈就不让她和我一起玩了。每当她和我在一起,她的妈妈就把她拖回家。她妈妈看出来了,霜有时和我在一起

婆婆变成妈

郑洪霞;1977年10月25日出生,1996年毕业于吉林省通化师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至今在东丰县猴石镇中心小学任班主任工作,2018年加入东丰县作家协会。很多作品在杂志,报刊上发表。“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在左邻右舍的推推搡搡之中,红敏和栓子终于走进了属于他们的洞房。可是,又有谁知道,红敏等这一天,足足等了十年……十年前,红敏18岁,是幸福村远近闻名的大美女。当时上门提亲的媒婆,都要把红敏家的门槛踏碎了。可是,痴心的红敏,对任何提亲者都一概回绝。在她的心里,早已经有了意中人。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