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傻相亲记

近日冬雨缠绵,寒气逼人,我屈卧在小厅沙发之上,火炉之侧,常忆起儿时此当时节,每逢冬寒,乡下老家厢房火坑劈柴火焰熊熊,围坐者,不下十余人,有本村邻舍,亦有本土亲友。一壶浓茶,一支旱烟杆,笑谈古今,乡野趣闻,乐不思眠,甚至常谈至天之将明,就在火坑边坐蒲之上睡了过去。现将仍记忆于心之乡村趣闻记录于下,献给众人一笑,以解寒冬之抑闷,供饭余茶后之八卦。我要说的是《王二傻相亲》的故事。话说,本县王村有一戶殷实人家,有一子,名王二,其人憨愚、忠实,当地人都叫他二傻。其父望子成龙,自幼送本族私塾读书,,虽无甚文墨,但也能

迟到的信

秦殊然要结婚了,对方是她读研期间认识的学长,家世人品均属上乘,对她也体贴备至,家里人都十分满意。至于她自己嘛,意见不重要,年纪到了,觉得合适,也就水到渠成了。结婚那天,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画着精致的妆容,嘴角扬起恰到好处的微笑,挽着身侧身形高大的男人的手,伴随着所有人的祝福,缓缓走入婚姻的殿堂。暖暖的灯光照在身上,她看着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的她与新郎的生活点滴,一瞬之间竟有些恍惚。她想到了十五岁的自己,第一次看到宋景行。她被安排和他成为同桌,连大气也不敢喘,心里暗暗想到:这人可真酷,冷漠又疏离。无奈同桌安排表

你是我穿越山河的梦

刘启鹏,来自河南信阳,湖南理工学院南湖学院汉语言文学18级3F班。为了你我踏遍了山河,你却在山河之中飘落。从小到大我就是一根筋,不爱学习。喜欢和“兄弟”们到处惹祸。虽然学习不怎么样,但是咱讲义气,所以兄弟们都叫我枫哥。高中快毕业时本来想以后要去浪迹天涯,做一个“江湖”大哥,但是奈何兜中没钱,只好依了父母去读了一个三本。到了大学发现情侣遍地走,就想着自己以后是要成为江湖老大的人,一定不会被女人所停留,做一个潇洒的人。但是我没想到打脸会来得这么快。还记得那天的天很蓝,微风撩人,我们全体新生都在等着和军训教官见

又要出远门打工去了,来到了车站,买了票,离开车还有一段时间,就找了个座位坐下了。看着车站里人来人往,有的一家几口围坐一起,其乐融融,而自己孑然一身,脑海里又浮现出一幕幕往事……六十多年前,我出生在北方一个偏僻的农村家庭。那时是大帮哄,家里姊妹多,生活比较困难,父母也想供我们读书,可人口多、劳力少,我是家最大的,没读完中学就回到生产队挣工分了。那时就想:等我有

在时间里

  他第一次向一个少女求婚,是高中毕业那一年。他们在月台上等着北上的火车,她微笑点头答应他,眼中含着泪光。他就背着那张带着泪的脸,坐上开往北部的火车。  她是鱼,他是雁,他一面读书一面辛勤地给她写信,起先回信十分频繁,慢慢的信少了,有一天她的信永远的中断了,他写着写着也就停下,甚至回到南方,也找不到信上的地址,他完全的绝望。  十四年后,她打来一个电话,电话

雨中情

一生中你爱过多少人?你有过多少雨中的恋曲?你的伞下有过多少相依相恋的故事?其实这些故事都大同小异。雨是一个永恒的主题:缠绵悱恻,相思风雨……只要你爱过,你的恋曲中便一定有自以为美丽的雨中曲。  这种故事真的只对你个人新颖,因为恋爱中的你智商极低。  然而我们还是要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那一天风和日丽,池塘柳絮,波光粼粼,绝对是一个想拥抱的日子。  突然一阵暴

友谊与爱情

  童年是一场梦;少年是一幅画;青年是一首诗;壮年是一部小说;中年是一篇散文;老年是一套哲学。人生各个阶段都有特殊的意境,构成整个人生多彩多姿的心身历程。其中如诗如画的青少年时期孕育着最纯真的感情;初恋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感情之花,怯生生的欲语还羞,稚嫩而懦弱,不堪风吹雨打,容易随风飘去,留下淡淡的惆怅。这是思春期的一种幼稚的对异性的憧憬和幻想而已。  从前封建

永恒

  有一次,她告诉他一个故事。  说是有一对情侣一起去登喜马拉雅山,恰好遇到雪崩,他被滚落的雪卷走,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而她则站在那滚去的雪堆旁边,呆在当地。  她回家以后,常常在梦里出现他在雪中呼喊的影像,她决心去找埋在雪中的他。每一年,她都去喜马拉雅山出事的地点找他,一年一年过去了,找了二十年,终于在山脚下找到他。  那个时候,她已经两鬓飞霜。皱纹满布,

圣光

  浅黄色的台灯光柔曼地照着,映出他轮廓分明、充满男子汉力度的脸庞。她坐在他的对面,醉心地倾听他说话。  他是她心中的一尊偶像。  他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博学多才。说话像银行帐目一样缜密,无懈可击。  在很多场合,他都会有上乘表现。姑娘们

四季歌

一个青年和一个姑娘在公园里散步。正是春天的黄昏。  黄昏和春天使北方的公园变得滋润了,脚下的黄土放散着苦涩的香气。  姑娘留意着路边的长椅,长椅上都是青年和姑娘。  小时候她常来公园,中学时也来过。那时她不注意椅子和椅子上的人,她爱看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