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心眼儿的小窝头

拿起一张白纸,谁都想挥洒出一幅最新、最美的图画。可是,人生伊始,一个小男孩却在属于自己的那块领地上有意无意地涂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污点。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做坏事,也是绝无仅有的最后一次。小小不言,居然也是刻骨铭心,永世不忘。记忆有点模糊,大...

卖废品

这两天整理书屋,清出一堆废品。老伴带过来一对老夫妇上门收购,他们自己捆扎。老头子弓腰塌背,推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显得老太龙钟。老太婆矮,黑,瘦,但声音洪亮。他们是一对进城给儿子看孩子的农民。废品多而乱,他们得归类,包装箱之类硬板纸价高,白色的,带有花色的,广告纸之类便宜。外面太阳红红的,风儿一阵大一阵小,两公俩不嫌脏,不怕晒,分类打捆。老伴也想给他们伸手帮忙,他们不让,说太脏了。在捆扎一堆防盗门广告纸的时候,老头说,这个虽然分量重但价格便宜,我老伴说,随便给点就行。老头或许好奇广告本里花样好看,打开翻了翻

果断的女人

"儿子,你还得多会能到家?还有十几分钟啊,好,我已收拾好了,等你啊。″老古放下电话,想锁上门等儿子来接他去儿子家住几天。小狗乐乐摇头摆尾从外边跑来,嘴里叼一块瓜皮丢在堂屋门里边。老古急忙用笤帚扫起,想丢到门外边,他抬步跨过门槛,"咚"一声响,扑面摔倒。老古右膝盖传来钻心的疼痛,他挣扎了半天,也爬不起来。空旷的院中,只有小狗在瞪着惊恐的眼睛。他咬牙撑起左腿,艰难地掏出手机问儿子还得多会能到?儿子说车已进入村头,马上就到家了。老古忍住巨痛等着。老伴于八个月前去世,两个儿子都在外地

笛子猪倌程老四

郝文彦,男,黑龙江省密山市,公安局退休干部。密山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 1980年开始业余文学创作,曾出版过小说、报告文学集《兰剑出鞘》《铁血英华》上下集、长篇小说《东安地区剿匪记》,《抗联英烈谱》以及其他各类文学作品100多篇。初夏的太阳,照在生产队的大院子里,大院的深处传来悠扬的笛声,一个穿褪色军服的高个子年轻人,身跨军用背包和一只水壶,一条黄色大狗在身边转来转去,靠墙边还立着一把大鞭。年轻人正在用手指舞吹奏着动听的歌曲。听到这响亮的笛子声,队里的人都知道是笛子猪倌程老四,就赶紧把自家养的猪从猪圈里放出

一念之间

王占东,男,1976年生于勃利县,1995年毕业于矿务局高级中学,后考入牡丹江商学院,因家贫辍学。2003年下海经商创业。其人酷爱文学和历史,常著诗文以自娱,颇示己志。尤喜儒家传统文化,更以古圣先贤为偶像,每日孜孜不倦,但求寸进尺盈。文友皆称其勤。现任七台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七台河市席殊书屋总经理。席殊书屋自开办以来,深受广大市民喜爱。丰厚的文化底蕴和温馨典雅的环境吸引了大量的读者,其店内开展的朗读者活动更是深入人心,广为传颂。今天下午好不容易有一点空闲时间,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心里盘算了一下,决定去

幸福的树叶

谢志砺,53岁,七台河人民广播电台文学编辑。从小受父亲的熏陶和影响,对文学产生兴趣,参加工作之后,开始文学创作,在七台河日报等报纸刊物发表散文和小说等作品。从发黄的日记本里坠落了几片树叶,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蝴蝶一般的舞动,像一个斑驳陆离的秋天,叶脉、叶茎、叶片的轮廓叠印在模糊褪色的字里行间,一股若隐若现的芬芳沁人心脾,萦绕往复,挥之不去。不经意间,我的心扉一下子被触动了,心灵深处埋藏许久的记忆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鸟,一个劲扑打翅膀,终于冲破了藩篱,翩翩起舞,一段甜蜜的往事从心底冉冉升起来。一天中午,从学

情美,文美姻缘一段表兄妹

韩德柳,中共党员,大专学历,政工师,工程师,高级经营师职称。湖北武汉黄陂人,务过农,打过工。在单位干过:党、政、工、团管理工作。业余爱好写作,曾在地方报刊发表文章:《湖北日报》《长江日报》《楚天都市报》《武汉晚报》《武汉工人报》《青年人报》《武汉卫生报》《湖北农民报》(农村新报)《中国建设》《黄陂文艺》《真情》《速读》《诗中国杂志》《宁古塔作家网》《广西诗词》网等数百家报刊,公开发行的及内资上发过文章,且多次获奖。系黄陂作协会员,武汉青年杂文学会会员。现居武汉,任武汉建筑业协会企业工作管理部部长,曾做过内

暖心的一刻

9月8号,Z174快车从哈尔滨车站驶出,急驰上海。突然,列车长马叶春在广播急呼:"11号车有位患者脑外肿瘤出血,急需医生前来抢救"。消息一播出,立即有位医生急匆匆直奔11号车厢。在车长和列车员、乘警的协助下,熟练地采取急救措施,但患者头部的肿瘤仍流血不止。车长阎蕾、副车长马叶春当即立断临时停车。又立刻呼叫调度请示临时停车,呼叫车站联系急救车,8、20分列车缓缓地在明光车站停车。从11号车抬下一位39岁的患者,抬上救护车。此时车长阎蕾、副车长马叶春,11号车乘务员曹双全立即动手清毒清理1

流泪的阴雨天

今年夏天是个多雨的季节,阴雨天气几乎每天都有,晴朗炎热则没有几天。相比往年家乡炎热干燥的夏季,今年显得异常凄凉冷清。雨是吉祥的,常伴着和风滋润万物,让万物获得生机,让大自然展现出夏日的活力。但我却深深觉得今年的雨季是个不吉利的象征!还记得5月16日的夜晚,伴随屋外瓢泼大雨夹杂着隆隆巨响的雷鸣,一场空前的大雨袭来,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即将发生。那时的我,并没有想

一元钱的故事

钟兴君,巜世界汉语文学》东北分会会员、七台河市副主席、《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编辑、《刘国林作文大讲堂》讲师、今古传媒集团《速读杂志社》作家会员。散文《盼》、《念想》、《平凡的女人》、《聚会》、《远去的大姐》、《热心肠》、《多亏您没放弃我》、《年迈的拾荒者》、《爷爷的憾事》等先后在《青鸾文学网》、《兴凯湖文化在线》、《凌南云文化》、《纪实纵横》、《赤峰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