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吞粪,虚荣过分

    风头牛是一头事事都争强好胜的老黄牛,它目空一切、虚荣、自负、爱出风头好炫耀,万事不服人,总喜欢事事都和别人争个高低。      这一天它正在大草原上啃草,忽然看见从自己的身边匆匆飞过了一只蜣螂,风头牛忙停止啃草追上蜣螂大喊:“小...

孔雀撞头染丹顶

    一棵长在大山脚下的高高的大树上卧着时髦孔雀(一只长有美丽羽毛漂亮冠子的爱盲赶时髦的虚荣公孔雀的绰号)和丹顶鹤两只鸟。时髦孔雀非常羡慕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丹顶鹤的红头顶正在呆呆的出神,忽然跑过来了一条大灰狼,仰着脑袋问时髦孔雀:“...

乌鸦做梦

    黄鹂,蓝孔雀和自多情母鸦(一只自作多情地暗恋着蓝孔雀的母乌鸦的绰号)是邻居,它们分别在附近的三棵树上筑了巢。自多情母鸦从见到蓝孔雀的那一天起,就一厢情愿的爱上了彩鲜艳的蓝孔雀。每天它都会卧在自己的巢里含情脉脉地盯着另一棵树上...

直直之死

    直直和横横这两个小螃蟹是一对好朋友,这天中午它们在河堤上参加万蟹快跑赛,一万只螃蟹趴在高河堤上的同一个起跑线上等待往一百米远的大河边冲刺。号令枪一响,一万只螃蟹同时跃出起跑线冲下河堤。直直一路横行,风驰电掣,短短的十秒钟就以迅...

风筝堕天

    风筝“鹰鹰”是男孩子飞飞按照雄鹰的模样设计粘糊成的一个大风筝。这天风和日丽清风习习,飞飞把鹰鹰放飞上了郊外的上空,飞飞牵着鹰鹰边迎风奔跑边放线,鹰鹰也在飞飞清脆的笑声中越飞越高。      鹰鹰正在高空中地飞翔,忽然看见有两个真...

半浮人生

    那天下着,比平时大,白花花的铺了一地。      李杰正在打麻将,输了很多,他觉得手气真差。王跑朝麻将室喊,李杰,你老婆打电话找你。      “这婆娘真多事,”李杰报怨道,但他没动,挪了挪屁股又叫的掷地有声。“北风,我胡了。"     ...

孔雀仿鸡

    中午,孔雀正卧在自己高树尖的巢中孵蛋等待着自己的老公那只非常美丽的绿孔雀王子,忽然飞过来了一个小小的蜂鸟欢天喜地的来向孔雀小姐报喜:“孔雀小姐大惊喜!孔雀小姐大惊喜!孔雀小姐真,你家突有大惊喜,你的老公了不起!刚才你的绿孔雀王...

蝴蝴断尾

    蝴蝴和蝶蝶是两个被人按照蝴蝶的模样扎成的一对蝴蝶风筝,现在它们正在高空中迎风飞舞,忽然飞过来一群蝙蝠。其中一个蝙蝠冲它们大喊:“嗬!这两个大蝴蝶风筝都飞得挺高的,可它俩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身后都拖着一条粗长丑陋的大尾巴,太难看了...

最好的尺子

    春天的时候,三叔在后院的菜地里搭丝瓜架,我自告奋勇给他当助手。      “丝瓜架该设多高呢?”我边拿着钢卷尺比划,边问三叔。      “快叫你三婶过来”。三叔答非所问。      三婶应了声,一小跑到了我跟前。      三叔让三...

沙坦蓝卖鸟

    最近,花鸟市场上的那种有着美丽羽毛的天堂鸟价钱暴涨销售火爆,一只就能卖到25000元。改革开放的大涛狂澜,奔流进花鸟市场,汹涌澎湃成了天堂鸟供不应求的畅销局面,有一个花鸟商,一天就能卖出一千只天堂鸟,他时常面临着订单很多没有货,客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