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反串

时间: 2016-09-29    作者:张健    浏览量: 次     8     放入书架

导读:   有一天早晨八点十分,我比钟声慢三秒钟走进三十八教室。教室里正好有三十八位学生。  我说:“今天我要破一个例,你们做老师;我一个人扮演学生。”  一生说:“好极了,我梦想这码子事已经有三年八个月了。在毕业前夕尝尝这个滋味,也算聊胜于无。”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有一天早晨八点十分,我比钟声慢三秒钟走进三十八教室。教室里正好有三十八位学生。

  我说:“今天我要破一个例,你们做老师;我一个人扮演学生。”

  一生说:“好极了,我梦想这码子事已经有三年八个月了。在毕业前夕尝尝这个滋味,也算聊胜于无。”

  二生说:“你上课太准时,不够洒脱——脱的意思就是‘脱班’,以后要改过。”我点点头。

  三生说:“你的领带应该常换,多彩多姿,五花十门,那样才能刺激我们的灵感,不致一教室死气沉沉的。”我微笑,表示同意。

  四生说:“你的胡子要讲究。留八字胡也好,仁丹胡髭亦未尝不可。不要搞得不痛不痒,若有若无的,那样子太缺乏个性。”我苦笑。

  五生说:“皮鞋要擦成八成亮。多一分像明星,少三分像浪子。”

  六生说:“裤管不妨窄一点。”他戛然而止,“,可以原谅,应该精益求精。”

  七生说:“你国语讲得不错,百分之三十的精;还有对了,你是不是患了慢性鼻窦炎?”我说:“不错。”

  八生说:“那也可以原谅,应该找窦大夫根治。”

  九生说:“以后讲书别太快,读书别太多,否则学生太辛苦,吃不消,人生苦短,何必嘛。”

  十生说:“多穿插一些笑话!”

(来源:未知)

<< 上一篇:春,在巴黎 下一篇:风格散记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