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记忆

时间: 2016-10-25    作者:韩少华    浏览量: 次     18     放入书架

导读:   你正望着我呢,年轻的朋友——虽然,你与我并没有促膝而对,可我觉得出,你正望着我的额头,鬓角,端详着岁月留在那上面的痕迹……你的眼睛仿佛正在询问我:“记忆,是什么?”  医学家说:“健忘症是大脑走向衰亡的征兆。”  道德家说:“忘恩是负义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你正望着我呢,年轻的朋友——虽然,你与我并没有促膝而对,可我觉得出,你正望着我的额头,鬓角,端详着岁月留在那上面的痕迹……你的眼睛仿佛正在询问我:“记忆,是什么?”

  医学家说:“健忘症是大脑走向衰亡的征兆。”

  道德家说:“忘恩是负义之母。”

  佛学家说:“置一切忧喜于心外者,得大自在。”

  而革命家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这说的都是忘却,记忆呢?”你的眼睛,还在问我。

  哦,你知道,记忆么,没有重量。它却既可以压得人匍匐在地,又可以鼓舞人在理想的空间飞翔。

  记忆没有体积。它却既可以让人敞开襟怀去拥抱整个世界,又可以使人的心眼儿狭隘得并蒂难容。

  记忆没有色彩。它却既可以使人的心灵苍白,幽暗,又可以让人的内心世界绚丽、辉煌。

  记忆没有标价。它却既可以让一个人的生命价值上升到崇高的境界,又可以使”“另一个人的灵魂贬值到零以下。

  ……而你,朋友,却执拗地望着我;那微启着的双唇,似乎就要吐出一句:“记忆究竟是什么?”“记忆私,是灰烬。”有人曾这样说,“它燃烧过,可总归要熄灭的。”

  “记忆是流水。”有人也曾这样说,“它奔涌而来,可也总要消逝到地平线之外去。”

  “记忆是落花。”有人还曾这样说,“它喷吐过芳香,焕发过光彩,却总不免无可奈何地同春天永别。”

(来源:未知)

<< 上一篇:给我一点水 下一篇:渴待,蒲公英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