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艰难的选择

时间: 2016-10-26    作者:洪涛    浏览量: 次     5     放入书架

导读:   我的双亲年老多病,在最后的时光里,他们多么希望俩人能够在自己的家中厮一起。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雨雪一个劲地抽打在卧室的窗玻璃上。父亲从床上抬起头,用嘶哑的声音严肃地说:“玛姬,我现在必须承认——我和你妈不能再在家里住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我的双亲年老多病,在最后的时光里,他们多么希望俩人能够在自己的家中厮一起。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雨雪一个劲地抽打在卧室的窗玻璃上。父亲从床上抬起头,用嘶哑的声音严肃地说:“玛姬,我现在必须承认——我和你妈不能再在家里住了,你赶快把我们送到养老院去吧。”

  在此之前,我父母的医生已和我就这件事谈了很多,但父亲说出来仍然使我感到震惊。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年迈的双亲所祈求的一件事,便是两个人在自己的家中,面对所熟悉的一切,安度晚年。我朝母亲看去,此刻她正紧挨着父亲躺着。

  自结婚以来她同他一直睡的是这张床。她曾是那样的高大和丰满,但现在却变得那样的单薄和瘦小。 

  几天前,我从新墨西哥州阿布奎基市的家飞来密苏里州,探望我的父母,帮助他们入住养老院。父亲因为肺炎和早期充血性心力衰竭而卧床不起,母亲也久病不愈。尽管他们设法摆脱这种困境,但医生警告我说他们也许没有多少日子了。

  “妈妈,您觉得养老院怎么样?”我问道。

  只见妈妈的手在床上摸索着,最后紧紧抓住爸爸那饱经风霜的大手。

  “我听你和你父亲的。”她答道。

  “就这样了,”我对自己说,但仍然不愿想这是真的。作出决定的时刻终于到了。

  和他们俩一样,我一直希望永远也不要作出这样的决定。我打量着这间卧室,它摆满了他们喜欢的物品:舒适的大双人床,别致的单人枕头,俩人都喜欢的绣花盖被,父亲那棕色的桃木写字台,他那陈旧的“雷明顿”手动打字机,父亲作为礼物送给妈妈的蓝色大花瓶,墙上挂着数幅妈妈作的最好的画。除了这间屋子,难道还有其它什么地方能让我的双亲感到安宁和幸福吗?

(来源:未知)

<< 上一篇:记一次服装表演 下一篇:健忘的画眉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