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生命,有一种硬度

时间: 2016-12-06    作者:邓康延    浏览量: 次     12     放入书架

导读:   80多岁的梅益先生有一次会见来访的俄国专家。  专家说他两次纵览中国,言语中不乏自傲。  噢,噢,梅老先生客气地应着,末了淡淡地说一句:我10次到过贵国。  他们一直谈语言比较,谈风俗礼仪,谈世事变迁。才出校门的中国小翻译一直操着引以自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80多岁的梅益先生有一次会见来访的俄国专家。

  专家说他两次纵览中国,言语中不乏自傲。

  噢,噢,梅老先生客气地应着,末了淡淡地说一句:我10次到过贵国。

  他们一直谈语言比较,谈风俗礼仪,谈世事变迁。才出校门的中国小翻译一直操着引以自豪的流畅俄语。

  梅老从“您好”到“再见”一直用中文。

  梅益,中国大百科全书的总编,《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译者。

  有一次我乘飞机在贵阳中转时,与一位海外人士聊天。我微笑着问他是不是香港人,他头一昂大声道:“我是日本人!”我半晌无语,然后突然骂了他一句家乡土语,再笑着拍拍他的肩,用汉语一字一顿地说:“只要不来中国捣蛋,欢迎。”

  我一直感叹一件事,50年前苏联军队拒受一支德军的投降,因为他们杀害了苏联的好儿女卓娅和舒拉。我曾想日本战败时我们也是有理由不接受日本第六师团投降的:人类没有任何一次惨案比南京大屠杀更残暴血腥了。那是一支野兽之师。从道义上讲,败而伏爪的野兽也许会驯化;从情感上讲,他们的牙缝里塞满了30万无辜中国百姓的血骨碎肉。令人尤为悲愤的是,至今没有哪一届日本政府做过正式忏悔和道歉。

  在日本投降50周年前夕,上海电视台举办了一次声震九霄的百架钢琴演奏,咆哮的《黄河》让人心激颤。然而一个微小的细节将我的情绪打乱了。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首席钢琴是日本雅玛哈牌子——不是星海牌——日本钢琴的音色的确很亮。

  但,有些声音无关耳朵。正如有些情感难以言说。

  1984年我赴四川一座小煤矿搞地质科研,与地测科一位50多岁的技术员相识。他发稀话少,井下素描图却作得精细漂亮。

(来源:未知)

<< 上一篇:散文三贴 下一篇:说话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