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谢了,朋友

时间: 2017-02-28    作者:程静媛    浏览量: 次     11     放入书架

导读:   22岁那年,我带着对人性的悲悯,对自己的悲悯,茫然上路了。  过了黄河,穿越中原,又在烟雨迷清丽、高雅的忧伤。我站在堤上,久久不能逃脱这种情调。  我披着一头黑发,脸色苍白,离满湖的欢笑非常遥远。他走过来,看着我,带来一阵缓缓的湖风,同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22岁那年,我带着对人性的悲悯,对自己的悲悯,茫然上路了。

  过了黄河,穿越中原,又在烟雨迷清丽、高雅的忧伤。我站在堤上,久久不能逃脱这种情调。

  我披着一头黑发,脸色苍白,离满湖的欢笑非常遥远。他走过来,看着我,带来一阵缓缓的湖风,同时对我的沉默做出宽容的浅笑。我依然对周遭活动的人们都感到麻木,不打算跳出固有的情绪。

  “其实,跳下去也不一定不舒服。”他说。我转过头看了一眼,仍不想理会,只是心里很狂傲地笑了一下,我才不会犯傻呢!

  “你跳下去,我还得救你,太戏剧化了。”他嬉笑着穷追不舍。我不得不认真地看看他了,一个不修边幅、脸色和我同样苍白的年轻人,不远处,摆着一副相当破旧的画架。

  我勉强笑笑,问了句:“画什么?”

  他耸耸肩:“3年了,我站在这儿感慨万端,却没画出橡样的东西。”听得出很深的自嘲。

  “你想找什么?”

  “不知道,所以注意到你。”

  “怕我跳下去?”

  “怕破坏了一幅有灵气的画。”

  我感谢他的赞赏,笑笑说:“谢谢!”说得很由衷。

  “也许你点化了我。”

  我不理解地看看他。

  “人才是这个生存空间真正的生灵,其实,你第一次转过头来时,我已经知道你‘水性’很好,不会被‘淹’的。”

(来源:未知)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秋思(外两首)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