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黑土夕拾

时间: 2017-12-25    作者:李智    浏览量: 次     60     放入书架

导读: 碱土地碱土地上的植物不多。烈日下的盐碱地白花花的,暗一点的地方生存着无精打彩的淡绿色的碱草。蒲公英或把黄色的小花洒在路边,或把种子慢条撕理地向碱滩上飞扬。-簇簇的马兰却很茂盛,它们或倔强地证实着绿色生命的存在,或用风中摇曳的深蓝色的小花在显示着碱滩的灵性。在碱滩的那头,便是遮江草,香蒲和芦苇密布的湖泊与沼泽。夏日的湖面,鸡头米的刺儿头早早地探出水面,硕大的带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碱土地

碱土地上的植物不多。烈日下的盐碱地白花花的,暗一点的地方生存着无精打彩的淡绿色的碱草。蒲公英或把黄色的小花洒在路边,或把种子慢条撕理地向碱滩上飞扬。-簇簇的马兰却很茂盛,它们或倔强地证实着绿色生命的存在,或用风中摇曳的深蓝色的小花在显示着碱滩的灵性。

在碱滩的那头,便是遮江草,香蒲和芦苇密布的湖泊与沼泽。夏日的湖面,鸡头米的刺儿头早早地探出水面,硕大的带刺的叶子却在水面上赖着。不知名的水草,还有蓝色及黄色的小花,点缀着波澜不惊的湖面。水下却是捕不尽的鱼虾。在这碱滩与湖间夹着一个小小的村落。小屯名叫仓粮岗。据说金将曾在屯后的山坡上藏过粮,小屯因此而得名。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也正是众生中的小人物天天在演义着大人生。我的乡亲们都是小人物。他们渺小如大漠中的-粒沙,沧海里的一滴水。来时没惊天动地,去时亦悄无声迹。没什么人特别关注他们。可我的乡亲们却无怨无悔地走他们的路,像碱土地上的植物一样,顽强地生存存着。

汪十三瞎子

汪十三瞎子因在家行十三,又总烂眼边子,眼神不好而得名。那会他就六十多岁了,带顶圆耳毡帽,额头眼角又多又深的皱纹,眼圈红红的,看什么小件物品都要用手拿到贴额的位置才能看清。总穿身青衣服,打着绑腿,弓弓着腰,其形象个亏空的黑月牙儿。

汪十三是村里的富户,日子过得较好。可大家却都瞧不起他,原因是他太吝啬,又非常爱占小便宜。人们相互损人时常说这样一句话“汪十三瞎子还没死,怎么就就脱生你了呐?”

汪十三爷确实很精,那会的红白喜事礼份子小,红事一般随伍角,一元,两元,伍元,十元的很少。白事一般关系也就是十张黄纸。至亲则要拿贡品,也就是蒸锅馒头。

十三爷随礼有讲,红事-律伍角,白事就五张黄纸,但他会把纸裁两半,松松地卷上,递到丧主手中他会说:“查查,是十张,这年头,是货抽条,黄纸都越出越小”不管屯里谁家有红白喜事,十三爷便不准家里动烟火。有-次大儿媳刚过门,不肯去白吃,十三爷急了,把儿子一顿臭骂。锁上放米的仓子门,自己去了。儿媳饿得跑回娘家吃去了。

一次生产队出车,大伙去公社收购站卖猪,大伙拿到钱后,合伙在国营饭店下次馆子。十三爷不干,看着大伙吃得香甜他又馋得受不了,于是,他从怀里掏出大饼子,要了盘三角钱的凉菜,自己在一边吃了起来。当时的凉菜是切好放到盘子里,不放酱油醋的,要顾客自己放。十三爷没敢动那小壶壶,服务员见状说:“你放点酱油醋啊,没盐没醋咋吃?”他嘿嘿-笑说:“这都花好几角钱了,再放酱油醋得多少钱啊?不放,不放!”服务员笑得直不起腰来,但仍劝他说:“放吧,酱油醋不要钱的。"十三爷眨巴着小眼睛说:“啥玩艺,还有不要钱的货?想掏俺包里的钱?门儿都没有!俺就不放!”

还有一次队里集体去江湾割柴草,中午,大家凑份子买鱼炖了,十三爷不掺合,自己坐一边吃窝头咸菜。可那诱人的鱼香实再是让人流口水。在大家的邀请下,他还是走到鱼锅旁。“哈哈,我不动你们的鱼,喝两碗鱼汤就行”于是,十三爷在大伙的笑声中小心翼翼地喝了满满两碗鱼汤。年终结帐时,十三爷竟被队里扣了三角钱。十三爷眼珠都红了,去找会计评理。

“我一口没吃鱼,干嘛扣我钱?”

“你喝鱼汤了吗?”

“喝...喝...喝了”十三爷底气不足了。“喝鱼汤也扣钱啊?”

“多新鲜,没鱼哪来的鱼汤啊?”会计笑着说。

“俺的娘啊,可坑苦我了!”十三爷捶胸顿足地往外走,边走边带哭腔在嚷:“冤死俺了,俺一口鱼都没吃啊!一口都没吃,就喝两碗汤啊,就两碗汤。”

十三爷走路也不走空,走着他会突然站住。用手搭个眼罩遮住阳光,见四周没人,他会迅速在临居家的柴草垛上抽出几根玉米杆儿,夹到腋下,连跑带掂地跑回家。

有一年快过年了,为了省五毛钱,他跑十多里路去一个酒厂装了五斤白酒,要到家了,装酒的塑料桶从自行车上掉了下来,桶摔坏了,白酒全都流进了车洋沟,这可急坏了十三爷,捧不起来,收不回来,他‘急中生智’扒下就喝,喝完就没爬起来。要不是二犟眼子赶车路过,十三爷非被活活冻死不可。

钱是十三爷的一切。他老伴咽咽一息时,十三爷突然想起一件事,他火烧火燎地冲到老伴面前,用双手抓住老伴的衣领,狂叫着:“孩他娘,我前些天给你的二十元钱,你放哪了?你放哪了?快说啊!”

可他老伴还是没能回答他这最后的问题,就走了。

听老人们讲,十三爷只所以这样吝啬,也是有原因的。原来十三爷哥十三个,在冰荒马乱的年代里,活活饿死了六个哥哥,十三爷是穷怕了,饿怕了。

今天,回首看看那一切,也许十三爷就是那个年代的畸形儿。十三爷早就不在了,那个穷死人的时代

也早走远了。愿十三爷在那个世界里安生。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青蓉略记 下一篇:梧桐树下话变迁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