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风雪羌塘

时间: 2017-12-26    作者:徐正余    浏览量: 次     9     放入书架

导读: 草青青兮我来时,雪皑皑兮离你去。这是我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羌塘草原候鸟式地质工作的真实写意。西藏北部是为羌塘草原,海拔4600多米,常年风雪肆虐,气温低迷。塘上小草低矮,小花摇曳,小溪低吟。每年四五月份小溪开始破冰、流淌,小花开始吐蕾、绽放,小草开始发芽、转青。九十月份小溪断流,小花凋谢,小草枯萎。这里也是世界著名的多湖区,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罗棋布,湖水较深,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草青青兮我来时,雪皑皑兮离你去。这是我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羌塘草原候鸟式地质工作的真实写意。

西藏北部是为羌塘草原,海拔4600多米,常年风雪肆虐,气温低迷。塘上小草低矮,小花摇曳,小溪低吟。每年四五月份小溪开始破冰、流淌,小花开始吐蕾、绽放,小草开始发芽、转青。九十月份小溪断流,小花凋谢,小草枯萎。这里也是世界著名的多湖区,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罗棋布,湖水较深,色泽天蓝,水中鱼虾丰美。湖泊之间常有大片沼泽,成为通行尤其是汽车通行的樊篱。这就是广袤的羌塘草原——我们几乎每年要工作和生活半年之久的工区。生活在这片无垠的大草原既苦涩又甜美,更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这里虽然没有“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大气,却有一种淡雅生活的闲适。

羌塘地区地广人稀。我们住在牛堡大桥,需要乘车到很远的地方去搞地质调查,于是陷车挖车便成了家常便饭,几乎每天都要经历一次两次。有一次我们挖了垫,垫了挖,用完随车携带的木板和麻袋,几十次支起千斤顶,弄得满身是泥,个个筋疲力尽,车子打滑还是出不来。我们只好步行大半夜走回大本营叫来拖车,才把车子拖出泥泞。

羌塘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有一次我们检查一个磁铁矿点,刚做完测量和记录,头顶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黑云翻滚,电闪雷鸣,接着便是大雪漫天飞舞,冰雹倾盆而下。就在这时,随着一道刺眼的闪电,一个大雷在我们身旁十多米处“咔嚓”一声炸响,吓得我们赶紧往山下撤退,待到山下时又见晴空万里,早没了雨雪雷电的踪影。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藏北地区还有零星土匪出没,每到晚上信号弹此起彼伏,搅得人心不得安宁,于是西藏军区派来一个加强班作为我们工作的护卫。随着局势好转,部队撤走,便给我们配枪自卫。每到住地搭好帐篷,还要在帐篷周围挖出一条半米深的土沟,作为掩体。夜里轮流站岗放哨,以防不测,虽然辛苦,却也体会到了不少乐趣。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九曲黄河闹壶口 下一篇:亮节竹下有高风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