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九寨之水多风情

时间: 2017-12-26    作者:徐正余    浏览量: 次     2     放入书架

导读: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有一个剽悍的男神戈达和一个美丽的女神色膜。为了讨得色膜的欢心,戈达用风云打磨成一面漂亮的宝镜送给她。却不料,色膜不慎打破了宝镜,碎片散落人间,变成一个个晶莹的海子,海子盛满天水,地球上便有了九寨仙境。九寨沟属于高山深谷型碳酸盐岩溶地貌,但它却没有广西雄浑的岩溶峰林,也很少有幽深的岩溶洞景,有的主要是大量浅黄色钙华沉(堆)积。九寨沟因其沟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有一个剽悍的男神戈达和一个美丽的女神色膜。为了讨得色膜的欢心,戈达用风云打磨成一面漂亮的宝镜送给她。却不料,色膜不慎打破了宝镜,碎片散落人间,变成一个个晶莹的海子,海子盛满天水,地球上便有了九寨仙境。

九寨沟属于高山深谷型碳酸盐岩溶地貌,但它却没有广西雄浑的岩溶峰林,也很少有幽深的岩溶洞景,有的主要是大量浅黄色钙华沉(堆)积。九寨沟因其沟内有盘信等九个藏族村寨而得名。

走进九寨沟见得水在山中百转千回,山在水上昂首挺立,葱葱草木则被织成大地的衣被。不容置疑,水是九寨的灵魂,有了它九寨就有了勃勃生机,有了它九寨就有了人间仙景。九寨之水足以让人浮想联翩,思绪绵绵;九寨之水足以让人流连忘返,失却归心。

九寨的水或为涓涓细流,或为盈盈海(湖)水,皆为少有的蓝绿色,恰与藏北湖盆中的水体十分相似。那里的水曾经让我惊喜过,这里的水又让我惊喜了一回。

九寨的水或静或动都有风情万种,静者如淑女楚楚动人,百看不厌;动者似醒狮,大有不冲决一切誓不罢休的霸气。

走进九寨的时候,已是初秋时节,翠绿的世界里已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红棕色。导游告诉我们,再过一段时间枫叶红了,彩林熟了,这里将是别样风情。沿着她的话意,我仿佛看见了由青松、白雪、层林尽染构成的立体美。收回思绪我看到眼前分明是一片蓝绿和青翠。啊,青翠是九寨山的恒色,蓝绿是九寨水的恒色——千古不变的容颜。

走近五彩池,但见池水清澈见底,五颜六色的石头和钙华仿佛直裸池底,让人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游人纷纷驻足池边,被五彩的世界所吸引。流连于五彩池边,确是少了许多烦恼,多了不少喜悦。这五彩的世界啊,不知让人走了多少回,看了多少遍,其间醉倒了多少人?!

置身孔雀海,但见一潭碧水波光粼粼,半是宁静,半是透明。一棵溺水枯树在水下几米深处奇迹般地长出新枝,穿过池水,挺立在水面,令人感到十分迷惑和新奇。敢问苍天,这孔雀海中的池水是否也和观音菩萨玉净瓶中的圣水一样具有起死回生、催枯生枝的功力?

长海因其发育于一个狭长的沟谷而得名,由于它被掩映于青山翠谷之中,水域和水深都较其他海子为大,站在湖岸近观远眺,不免让人产生云遮雾罩的深邃和诡异之惧。

诺日朗瀑布无疑是九寨瀑布群的巨无霸。近身诺日朗瀑布只见数十股粗大的水柱从天而降,直泄崖下数十米深的水潭,其势如猛虎、似醒狮。谁说弱水可侮,谁说弱水可欺?弱水也有坚骨的风范,也有水滴石穿、摧枯拉朽、荡涤一切的伟力!惊心处又见彩虹泛起,横挂崖上,状如彩屏,这是水汽与日光合谋的又一种魔力。

如果说诺日朗瀑布给人留下的是震撼心灵的阳刚之美,那么珍珠滩瀑布则如同轻纱曼妙的少女给人以阴柔美的意境。它的水道并非悬崖绝壁,也绝无“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宏伟气势,而是一道阶梯状斜坡,兼之凹凸不平的斜面。水流在流程上多次跳跃,穿流迂回,到达坡脚已是蒙蒙水雾和晶莹剔透的珍珠雨。其实面对这雾和雨,谁是雨,谁是雾?谁是雾,谁是雨?谁能分得清,谁能道得明?说到底它们就是一些小水滴。

与九寨相邻的是黄龙景区,它的景观亦为卡斯特岩溶地貌。所不同的是黄龙景区钙华更为集中,规模更大,更具观赏性。石塔镇海正是这样一个迷人的景点。在重重叠叠的梯田式钙华石坝之中,游子清晰地看到石塔伫立其间——虽然时隔久远,铅华散尽,却依然威严不减。或许为了保护这难得的景观不被破坏,或许为了纪念”黄龙”助水的功绩,坡顶建有黄龙寺将其功绩予以彰显。

结束游程,还未出得山门,突遇一场秋雨,九寨沟就以这样的方式送别我们——不,也许这正是九寨之水送给我们的柔情蜜意。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海韵椰风总相随 下一篇:大山的牵挂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