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风里黄花醉

时间: 2017-12-26    作者:徐正余    浏览量: 次     8     放入书架

导读: 风里黄花飘呀飘,摇呀摇,和着风的旋律,扭动柔弱的腰。黄花呀黄花,你是舞兴萌动,还是多贪了一杯,风姿如此娇?“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羌塘草原的草尽管应了白居易的“草” 诗,但由于气候原因还是整整迟到了整整一季。令人欣慰的是,每当绿草如茵的时候人们总能在草地上看到疏花倩影——红花、白花、黄花……这些雪水里生长、雪水里泡大、风雪中绽放的小花不免让人倍觉妖娆。上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风里黄花飘呀飘,摇呀摇,和着风的旋律,扭动柔弱的腰。黄花呀黄花,你是舞兴萌动,还是多贪了一杯,风姿如此娇?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羌塘草原的草尽管应了白居易的“草” 诗,但由于气候原因还是整整迟到了整整一季。令人欣慰的是,每当绿草如茵的时候人们总能在草地上看到疏花倩影——红花、白花、黄花……这些雪水里生长、雪水里泡大、风雪中绽放的小花不免让人倍觉妖娆。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地质队里来了几位地质学院毕业的女大学生。她们青春活力、光彩照人、胸怀抱负。她们的到来给暗淡的男人世界投下几粒晶莹的珍珠,为一潭死水溅起串串涟漪。她们当中有一位姑娘,长着白里透红的脸膛,淡淡的眉梢下闪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她腰细如柳,步履轻盈。她说一口略带鸭腔的普通话,一听便知道她是上海人。她将鸭绒服黄色的一面穿在外面,从人们面前走过,就像一朵彩云飘忽——她就是那风中的黄花一朵。

她给人印象最为深刻、记忆最为恒久的是她对工作的执着,对事业的追求。不管刮风下雨,无论日出日落,她总和男队员一起跋山涉水,踏冰卧雪,从不示弱。有一次我和她一起踏勘一条地质路线,由于草原上缺少参照物,走着走着走迷了路。出于对女性的爱护,我没有理会她的意见,找个山洞,在确认安全的前提下,把枪留给她,让她呆在那里,一个人独自出外找寻道路。事后她非常生气地埋怨我说:“憋死我了,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再苦再累我们也要一起走。”

她从事古生物研究,背包里常常装满了采集来的古生物标本,很重很重,压得她柳枝儿弯,压得她脚下乱,走起路来踉踉跄跄。她有空就把标本拿出来仔细研究,仔细琢磨。她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生活上却不拘小节,跟大家一起啃冷馒头,喝凉开水,吃压缩菜,衣服破了用胶布补。她多像那朵风中醉了的黄花,年年岁岁倔强地绽放在山河湖畔、草原深处。

羌塘草原地广人稀,生活艰苦。那时还没有自然保护区,也没有动物保护法,我们常常要打一些野驴、野羊、野鸡来改善生活。有一天她高兴地告诉我:“驻地附近清晨常有野鸡出没,早上起来打猎定有收获。”我懒洋洋地回答她:“早上起不来。”她说:“晚上睡觉时你在手上拴一根绳子,早晨我在帐篷外拉绳子你就起床。”我无可奈何地答道:“好吧。”我们就用这种办法早上起来果然打了几只野鸡,炖了一大锅野鸡汤,美美地打了一次牙祭。

工作上她是一个强者,事业上她是一个醉人,但她的个人生活并不幸福。上世纪八十年代她调回内地,仍然从事古生物研究。九十年代我出差顺路去看她,她依然孤身一人,并且人比黄花瘦。我不愿多说,也不愿多问,怕伤了她的心,只把怜惜之情藏于心底。

我要说,她就是那朵风中的黄花,那朵风中的醉黄花。她醉了,也醉了我们。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死海不死 下一篇:草塘夜渔图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