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有朋自远方来

时间: 2018-01-07    作者:谢志砺    浏览量: 次     14     放入书架

导读: 深秋 ,层林尽染,万山红遍。伊春市郊区,侯家院里的白桦树落了两只喜鹊一直在叫,一家三代人老早起来打扫卫生张罗伙食,准备迎接远方的客人。老侯头是退休的护林员,还是名声在外的作家。花鸟鱼虫,飞禽走兽,山水树木,在他的笔下立竿见影栩栩如生。今天,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要登门造访,以文会友,这不老爷子派儿子去机场迎接贵客,自己和老伴儿媳留在家等待,孙子孙女在院里跳蹦床荡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深秋 ,层林尽染,万山红遍。伊春市郊区,侯家院里的白桦树落了两只喜鹊一直在叫,一家三代人老早起来打扫卫生张罗伙食,准备迎接远方的客人。

老侯头是退休的护林员,还是名声在外的作家。花鸟鱼虫,飞禽走兽,山水树木,在他的笔下立竿见影栩栩如生。今天,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要登门造访,以文会友,这不老爷子派儿子去机场迎接贵客,自己和老伴儿媳留在家等待,孙子孙女在院里跳蹦床荡秋千。

不一会儿,两个孩子哭着喊着跑回来告状,灰头土脸,指着扯破的衣服,咿咿呀呀,好像是说有人欺负他们。谁敢打我们的孙子,这还了得?老头老太太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直冲到门口,却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一只熊崽在蹦床上又翻又滚,弹起来落下去,另一只熊崽在秋千上正襟危坐,两个爪子攥着绳索,荡来荡去,越飞越高,两个家伙甚是开心,发出了“咯——”的笑声。

“唉!”一声无奈的叹息,老头子拍脑门,老太太掐大腿,这是真的,不是梦,不是动画片,不知道何时两头小狗熊偷偷地溜进来鸠占鹊巢赶走了孩子。

老太太慌了神,躲在老头子身后,老头子见多识广,首先镇定下来,然后计上心头——熊是保护动物,不能杀不能打,只好智取驱离,于是一柄唢呐在手,气沉丹田,一气呵成,响遏行云,声震四方。

只听“嗷”的一声,熊崽从蹦床秋千上滑落,连滚带爬,跌跌撞撞,狼奔豕突,一路狂奔,在遍布爬山虎的篱笆墙上撞出两个洞,好像一双惊恐的眼睛一直指向了赤橙黄绿青蓝紫斑驳陆离的山林。

惊魂未定之际,悦耳的汽笛在门口响起,大人小孩成群结队出来,一阵嘘寒问暖,把客人让进客厅,之后,当地的文学朋友也接踵而至。宾主落座,敬香茶奉水果,三句话不离本行,就论起了文,滔滔不绝。

不久,红日西坠,一片暮霭沉沉。茶几撤下,换上了大圆桌,山珍海味荤素凉热搭配,整整十二道菜,红酒白酒啤酒好几打,主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酒辞,客人也表达了受宠若惊的意思。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雅江—希望之江 下一篇:午夜凶铃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