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小姨

时间: 2018-02-07    作者:周长国    浏览量: 次     13     放入书架

导读: 岁月不堪回首。离开故乡,已有二十五个年头。转眼四十,已到不惑之年,没有了儿时的那股激情与轻狂,而是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惆怅。故乡的人,故乡的事,有些似雨骤雨疏,时而滂沱成一片汪洋,时而飘飞成漫天柳絮。我能记起的,或许也是我值得怀念的。她是外公外婆的第五个孩子。她嫁给了远在朱寨的姨夫。她现在有两个儿子。……小姨是美丽的。在我的印象中,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岁月不堪回首。离开故乡,已有二十五个年头。转眼四十,已到不惑之年,没有了儿时的那股激情与轻狂,而是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惆怅。故乡的人,故乡的事,有些似雨骤雨疏,时而滂沱成一片汪洋,时而飘飞成漫天柳絮。我能记起的,或许也是我值得怀念的。

她是外公外婆的第五个孩子。

她嫁给了远在朱寨的姨夫。

她现在有两个儿子。

……

小姨是美丽的。在我的印象中,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时的小姨,二十岁左右,很爱打扮,也很干净,皮肤不像农村少女那样黑黑的,而是闪动着光泽的白皙。头发也不像村里其他女孩子们的一样,都长得很长,然后扎起来,扎成这样或那样的形状。小姨留着短发。看上去,小姨一脸的清爽,一脸的神气,像一株与众不同的睡莲花一样。

那时小姨跟着外公学理发,她心灵手巧,理发技术超过了外公,我基本是两周去一趟外公的理发店。那时、直到现在,我的“发型”都是“小平头”。一开始是外公给我理发,后来就一直是小姨,我总是觉得小姨给我剪的“发型”是最帅的。在有外人理发时,我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看小姨给客人理发。她的手十分灵巧:将一张灰色的“斗篷”迅速展开,披在客人身上,踩着一个柄,把椅子调高;从柜子中取出一把电动理发器,再拿出一把梳子,按住需要剪的部位,在突出头发的地方用理发器轻轻一滑,一撮头发就缓缓落下;又拿出一把白银色的剪刀,用同样的办法,把那些细小的地方剪掉;剪完后的程序就相比简单了许多,撩出一块沾满爽身粉的小刷子来回在脖子后面刷上几下;然后让客人下来,坐在一个椅子上,把头伸进盆里,倒水,用淋浴器喷上几分钟,涂上洗发液,再喷一会儿;最后又坐回座位,用吹风机呼呼在客人头上过一遍,头发就这么剪完了,动作十分娴熟。

理完发我就自己去外公家,有时小姨也和我一起回家陪我玩、说说话。具体都玩什么、聊了什么,时间久远,现在却几乎全部忘却了。只是模糊地记得,趁她不注意偷她储钱罐里的硬币……小姨的屋子里有很多明星的照片和挂历。只是小姨不是像现在的追星族一样,为了某个明星如痴如醉。小姨没有崇拜的明星,有的甚至她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但她还是把他们的照片贴在自己房间的墙上。看着,走着,突然我看见化妆台上一个金色的小猪储钱罐,我好奇的拿了起来,晃了晃听到清脆的声响,好听极了,看看四下无人,偷偷地从储钱罐里倒出几个硬币、再倒出个硬币……。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又去外公家,中午吃饭小姨突然问:“为什么小猪储钱罐变轻了呢?是谁动了我的储钱罐?”外婆没说话一直在吃饭。小姨看向我,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只好低下头小声地说:“小姨,是我动了储钱罐。小姨语重心长的说:“以后不要再偷偷去拿储钱罐里的钱了。你要记住,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为你想办法、给你买。以后也不要偷偷拿钱,这可不是个好的习惯!知道吗?”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以后一定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那天的饭吃的一点都不香,直到现在想起,我一直后悔自己做的傻事。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 下一篇:敬不甘平凡的自己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