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鹿坟

时间: 2019-02-26    作者:吴月英    浏览量: 次     6     放入书架

导读: 吴月英,《世界汉语文学》作协七台河市副秘书长,《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办公室副主任,《作家刘国林大课堂》讲师,《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北方工作站会员。在全国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三十年前,北大荒还没有实行责任制,省畜牧场的一大群鹿全由饲养员赵大伯集中看管。一个炎热的下午,鹿群被放牧在南山坡。它们吃饱了肚子,便卧在草地上,懒洋洋地闭着眼睛睡午觉。只有一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无标题.jpg

(注:本文图片不可作为其它用途,如涉及真实人物隐私,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作者介绍:

吴月英,《世界汉语文学》作协七台河市副秘书长,《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办公室副主任,《作家刘国林大课堂》讲师,《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北方工作站会员。在全国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

作品正文:

三十年前,北大荒还没有实行责任制,省畜牧场的一大群鹿全由饲养员赵大伯集中看管。一个炎热的下午,鹿群被放牧在南山坡。它们吃饱了肚子,便卧在草地上,懒洋洋地闭着眼睛睡午觉。只有一头小鹿,一刻也不肯安静,还在草地上一个劲儿的撒欢满坡乱跑,惊的树林里的野鸡咯咯的叫着飞起;跑够了,便四蹄朝天地在草地上打滚儿,那绸缎般的皮毛沾满草屑也不在乎;一会儿用尾巴搔搔伙伴的耳朵,把伙伴儿弄醒了再跑开;一会儿又挺着一对刚刚拱出头皮的嫩角向前冲刺,把一棵老柞树当作了假想敌。在远远的那片树荫里,它的妈妈——一头母鹿也没睡着,静静地卧在地上,伸出长长的舌头,津津有味儿的舔着自己的鼻孔。虽然它不会说话,可以像天底下所有的妈妈那样,深深的爱着自己的孩子。看着顽皮的小鹿贪玩的样子,温柔的眼睛里流露出慈爱的目光。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我家的豆腐脑 下一篇:密林深处有人家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