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周二叔印象记

时间: 2019-03-26    作者:吴月英    浏览量: 次     2     放入书架

导读: 吴月英,《世界汉语文学》作协七台河市副秘书长,《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办公室副主任,《作家刘国林大课堂》讲师,《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北方工作站会员。在全国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周二叔托人带信告诉我到他家去一趟,有要紧事。什么要紧的事呢,这么急?听到信儿,我匆忙往周二叔家奔。路上,周二叔的影子总是晃动在我的脑海里。岁月如流,少年时代的许多人和事在我的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无标题.jpg

(注:本文图片不可作为其它用途,如涉及真实人物隐私,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作者介绍:

吴月英,《世界汉语文学》作协七台河市副秘书长,《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办公室副主任,《作家刘国林大课堂》讲师,《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北方工作站会员。在全国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

作品正文:

周二叔托人带信告诉我到他家去一趟,有要紧事。什么要紧的事呢,这么急?听到信儿,我匆忙往周二叔家奔。路上,周二叔的影子总是晃动在我的脑海里。岁月如流,少年时代的许多人和事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模糊不清了,可我奇怪,怎么还是记着周二叔的印象呢?莫非是他那古怪的脾气对我的印象太深?我边走边想,多年的往事浮现在心头。

我印象中的周二叔脾气很坏,脸总是绷得紧紧的,成天没有笑模儿样。从他嘴里憋出的话也难听,能把人咽得喘不过气来。若不就一天到晚不吭声,吃过饭便呆愣愣地蹲在屋角抽旱烟,只有一闪一闪的火星才证明了他的存在。有一次,我摸着他冻得发紫的脸膛问:“你咋老戴这个破狗皮帽子?”他张了张嘴,好一阵子没憋出一个字来,最后才挤出一句话:“肉皮子长成了,比你们抗冻!”我听了他着强挤出来的话语,一股苦涩味儿在心头久久地缠绕。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万宝山 下一篇:鹰之斗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