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成都散记

时间: 2019-04-29    作者:黄裳    浏览量: 次     3     放入书架

导读: 作者介绍:黄裳(1919~),山东益都人,作家。著有散文集《锦帆集》、《锦帆集外》、《过去的足迹》、《榆下说书》等。作品正文:关于成都,我最初的记忆是从几位唐朝诗人的诗句里得来的。杜甫晚年曾在这里流寓过一个不短的时期,他住在故人严武的军中。等到严武一死,他就只好再流浪,流浪,不久就客死在耒阳。在这位大伟人的晚期的作品中,我找不到什么光与色,除了那一种重重地压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作者介绍:

黄裳(1919~),山东益都人,作家。著有散文集《锦帆集》、《锦帆集外》、《过去的足迹》、《榆下说书》等。

作品正文:

关于成都,我最初的记忆是从几位唐朝诗人的诗句里得来的。杜甫晚年曾在这里流寓过一个不短的时期,他住在故人严武的军中。等到严武一死,他就只好再流浪,流浪,不久就客死在耒阳。在这位大伟人的晚期的作品中,我找不到什么光与色,除了那一种重重地压在人心上的衰飒的气氛。

其次就是那一位中国的堂(Don Juan),晚唐的诗人李商隐,也在诗歌里赞颂了成都。出现在他的诗里的是美酒,当炉的厨娘,和妓女。这使我想起他生活着的时代,中原正是在大乱之后,然而在“蜀”这一隅,还是“升平的世界”。当时的人们所寻求的,除了鲜艳的肉和芳醇的酒以外,似乎就更没有什么了。“美酒成都堪送老”,他是预备在酒的麻醉中过了这一生的。

当我所搭的载重汽车从驷马桥驶入成都以后,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了。先是远远的就已经望见了隐在灯雾里的迷离的城市。在经过了二三小时的夜里行驶以后,心里是早就盼望着早早赶到了的。我站在卡车的前面,迎着早春的夜风,望着越驶越近的布满了华灯的街道,心里微微的感到了一些温暖,觉得是走进晚唐诗句里来了。

在车上就已经受到了两位住在成都的商人善意的警告,说成都的旅馆是常常没有空房间的,担心着会有露宿的危险,所以车一停就跳上了黄包车。看那黄包车夫的行动真是悠闲得很,不过才两个转弯,就已经到了预先打听来的那家旅馆的门口,在最热闹的春熙路上。

侥幸我被接待到一间最后空着的楼上的房间里。这旅馆的布置和北平的旧式旅馆差不多,一进门是一个狭狭长长的过道,里边是一个大的天井,四周环绕着客房。我的房间在里边的第二进里,天井里种了两棵大芭蕉,当我走出我的房间凭倚在栏杆边上的时候,正好摩着它的大而绿的叶子。

安放了行李,洗了脸,我就又走到街上来了。正在旅馆对面是一家茶楼,窗子开着,里边坐满了茶客,还有着急促的弦管的声音。我看见他们一面品茗一面听歌的姿态,真是悠闲得很。然而我却不想走上楼去,因为我不愿再看到那些歌女的姿态。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已经厌恶了这个。记得八九岁时随了大人到北方特有的“茶楼”里去,看见窗前拉了一条绳子,一个个艳装的女人,侧了身子,一只手扶了那根绳子,在努力的喊出不自如的腔调来,两眼总是瞟着两边楼上的什么地方,这种姿态很使我不高兴,从此就不再走进那种茶楼里边去。成都的清唱不知道是怎样一种情形,中国究竟是一个广大的国家,虽然地分隔了那么远,我恐怕真会有类似的情形,倒还不如让我在街上踱着,听着这悠扬的弦管,想着这些风雅的人们在过着“燕子笺”、“桃花扇”时代的那种生活的好吧。

街上的人还是那么多,可是商店都已经在上门板了。灯光渐渐的隐了下去,后来只剩下一个卖甜食的担子的油灯还在闪烁。那是一个老人,疏稀的白发,干净的青布棉袄,勤快的煮着那些甜甜的“吃的”。左面的担子上一排排着十几个碗,里边泡着莲米、西米、青梅、银耳……他的两只手熟练的从里边舀出莲米来,倒在左边的一个小铜锅子里去。放好了水,盖上盖子,一个垂了双髻的女孩子替他抽着风箱。一会儿,他又揭开锅子,加两勺糖,再盖上,添两块枯枝,汤就开了。倒在小瓷碗里,加上一枚有着长长的柄的小铜调羹。我坐在暗暗的灯光里吃了一碗,默想着过去在那儿看过的一张宋人画图,《货郎图》。那小车儿的装置就十分像眼前这一副,多么齐全地安置着那些小巧可也是必备的材料,这个老人和他的小孙女——应当是吧——是多么平安多么和谐的操作着。

我慢慢地吃完了莲子汤,胃里充满了温暖,慢慢地走回去。回头看看,小摊子的灯火还在寒风里摇曳,这时街上的人更少了。我想该不会更有什么主顾了罢?

(来源:锦帆集)

<< 上一篇:烧荒火 下一篇:选花儿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