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孩子明年高考

时间: 2019-08-13    作者:舒颖    浏览量: 次     0     放入书架

导读: 舒颖,本名田墨龙,1960年生,男,黑龙江同江人,汉族,大专,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同江龙彼德文学馆研究员,现就职于同江市职业技术教育中心一他俩悄悄地办了离婚手续。秋风有些凉了,似乎在催促着什么。现在都说离婚很简单,她心里清楚,“哪有那么容易啊!”孩子明年就高考了,大人的事儿也到了该考虑的时候了。只不过,安排完今后各自生活的他俩,还要在女儿面前隐瞒一段时间。二那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作者介绍:

舒颖,本名田墨龙,1960年生,男,黑龙江同江人,汉族,大专,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同江龙彼德文学馆研究员,现就职于同江市职业技术教育中心

作品正文:

他俩悄悄地办了离婚手续。

秋风有些凉了,似乎在催促着什么。现在都说离婚很简单,她心里清楚,“哪有那么容易啊!”

孩子明年就高考了,大人的事儿也到了该考虑的时候了。只不过,安排完今后各自生活的他俩,还要在女儿面前隐瞒一段时间。


那一张纸,让他俩的内心轻松了许多。

其实他俩都没有现在时兴的出轨什么的,只是二十年的婚姻让彼此心中渐渐生厌生恶,以至于每天都生活在斗嘴和怄气之中。他是个普通科员,唯唯诺诺还弱不禁风。而她青睐于“魄力男”,随着婚姻持续时间的增长,她越来越为自己的男人自惭形秽。

离婚后,他不再一味的迁就于她,她便也不像以前那样苛求于他了。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如释重负的他俩,河水不再去打扰井水,不仅在女儿面前相处安然,慢慢的互相间话语也和善了许多。

那天他下楼买大米,她破天荒的下楼去接他。

“我害怕风把大米也吹跑了!”说的时候,她接过了米袋子。他擦擦额头的汗,一股异样的情绪涌上了心头:心微微的颤、眼睛有些模糊。

那天晚上的觉,很甜蜜。

久违的甜蜜,初恋一样的甜蜜。

还好,离婚是悄悄的,没有人知道,正好还可以悄悄的复婚。

“什么复婚呀!咱俩都已经是二婚了。”

说的时候,他俩正从登记处出来。她笑着掐了一下他的胳膊,也没忘记“睒”了他一下。

婚姻失而复得。

他俩都知道,孩子明年高考,他俩今年就考了。路虽然曲折了点,但结局还是欣喜。他俩甚至计划着,等高考结束以后再把他们经过风雨荡涤的家,重新装修一下。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落幕 下一篇:余生,不问归期是何时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