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记一个人物

时间: 2019-11-16    作者:石春平    浏览量: 次     0     放入书架

导读: 《记一个人物》下午四点多钟,我和徒弟王立梦,正好在车间的南大门口,碰到这家毛绒公司管采购和人事的赵信同志。王立梦就先我开口,就赵哥赵哥的叫个不停。然后用手一指自已的头部,示意领一只工作帽子。此时我就也是急忙喊了声:“小赵师傅,于是我就也是用手一指王立梦同志的头顶,然后我再进一步重复,想通过你赵师傅,领取一个工作帽子。”于是又等了大约十几秒钟,也不知是怎么搞的,我们一起又走了有五六米远的距离。可谁知此时的赵信同志,就起了红色的深情。然后我就又说了一声,我们领个工作帽子,请你签上几个字。于是赵信同志就又是话语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无标题.jpg

(注:本文图片不可作为其它用途,如涉及真实人物隐私,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作者介绍:

石春平,山东省滨州市。曾在《中国先锋作家诗人》《新诗歌》《北极光》《中国诗》《关东美文》《中国风》《陕西诗歌》《大平原》《四川人文》《作家世界》等刊物发表三百多首。入选多种诗歌选集,有诗获一二三等奖。

作品正文:

《记一个人物》

下午四点多钟,我和徒弟王立梦,正好在车间的南大门口,碰到这家毛绒公司管采购和人事的赵信同志。王立梦就先我开口,就赵哥赵哥的叫个不停。然后用手一指自已的头部,示意领一只工作帽子。此时我就也是急忙喊了声:“小赵师傅,于是我就也是用手一指王立梦同志的头顶,然后我再进一步重复,想通过你赵师傅,领取一个工作帽子。”于是又等了大约十几秒钟,也不知是怎么搞的,我们一起又走了有五六米远的距离。可谁知此时的赵信同志,就起了红色的深情。然后我就又说了一声,我们领个工作帽子,请你签上几个字。于是赵信同志就又是话语严厉,你又为什么不把单子给予我签字。看样子赵信的话语,已经变得怒气冲冲。于是我就冲着赵信离去的背影,说了句不满话语,才又告辞。于是我就又是觉出胸口压抑了一团怒气。王立梦同志的心里肯定也是很不愉快的样子,我就说赵信师傅又是装得那门子,二百五之类的讽刺之话语。于是下午五点二十,我和徒弟王立梦就又来到公司伙房里头,吃了今日勉费用的排骨炖土豆。于是我就再也没有和赵信同志正面相视。于是我和王立梦吃着伙房勉费做的饭食之时,我的背部之区,就好似又有一股很浓的邪气,当然这股子气,是从赵信刚才对我和王立梦同志,今天下午所能发出的邪气产生的。下面我们就来记述赵信同志,在这家毛绒公司,顺顺利利干到采购兼人事管理一职的发生和发展过程。

赵信刚刚来到这家毛绒的时候,是在前纺车间干一名保全工。然后经过几年的奋斗,直到在2005年的时候,又干过前纺车间保全队长一职。再以后赵梦同志就又经历了一个车间主任和其它一名副职同志的提醒,这才又当上保全总管的助理。再以后就被调入人力资源部,干了一名专管人事的干部。于是又到2012年的时候,由于原来的采购员同志,相继离去,赵信就理所当然的把这一采购一职压在了自己的肩头。然后就在最近一年之中,就又能把自己那种牛气轰轰的样子,展露无易。因此赵信同志才是这家中型级的毛绒公司,又一名引人注目的人物。因此2012年之后的赵信同志,又提升到是否又是总经理和付总经理之职。在这里我和王立梦等等职工,如谜样的人生,等候赵信当上第二把手的毁灭过程。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收割水稻的季节 下一篇:冬天 >>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