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婚戒。

作者:浅溪守夫人时间:2013-07-05浏览量:
导读:大巴快要过境了。 他显得有些局促,有很多人来问他身边是不是有人坐,他说有,手指不自觉打转。低头时脸色很窘迫,于是他看看身边的黑色箱包,忍不住往身边挪挪。 有个年轻人看了他很久,一直没有人来占据他身边的位置,于是年轻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趋前,他
  

  大巴快要过境了。
  
  他显得有些局促,有很多人来问他身边是不是有人坐,他说有,手指不自觉打转。低头时脸很窘迫,于是他看看身边的黑色箱包,忍不住往身边挪挪。
  
  有个年轻人看了他很久,一直没有人来占据他身边的位置,于是年轻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趋前,他站了很久了。
  
  年轻人拿开他身边的箱包,一代白色粉末就从没拉好的箱包里掉了下来。
  
  好啊,敢贩卖毒品。
  
  年轻人一把揪住他的领子,他的表情更紧张了,嗫嚅着唇说不出话来。
  
  大巴上的人沸腾了。人人都想做一回平民英雄,于是大巴改了路线,要把毒枭押解到派出所。
  
  他被人按在地上,一双眼惶恐的盯着年轻人手里的袋子,他挣扎着去夺,却在混乱中,袋子破了,白色粉末撒了下来。
  
  他嚎叫着,一路去了派出所。
  
  警察翻出他所有的东西来检查,黑色箱包里拿出一件叠的很整齐的婚纱,一只镶着小粒钻的婚戒。
  
  也许戒指里面也有海洛因呢。
  
  年轻人说着话,催促警察去检验。
  
  所有人都等着,等着看这个毒贩子如何的下场,像看一场闹剧,年轻人得意极了。
  
  他忽然就挣脱了,一把夺过警察手里的袋子,小心翼翼护在怀里。
  
  我老伴儿怕水,你们别动她!
  
  他终于喊出声音来,却又低头哭起来,一张老脸上全是灰尘和眼泪。
  
  他是个木工,有一个为他操劳的好妻子。
  
  他终年在工地上打拼,拿命换钱,只想让她过上好,于是她为他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他远在千里之外。
  
  孩子是腊月份生的,她在月子里伺候孩子,下着依旧在池塘边洗孩子的尿片。多年后,她总是关节疼痛到在地上打滚。他看在眼里,发誓一定要对她好。
  
  可是他有孩子,没能只对她一个人好。
  
  一年后她为他生了第二个孩子,他依旧不在家。他愧疚极了。
  
  多年后,第二个孩子结婚了。
  
  这时候,村里许多同龄的·夫妇都补拍了婚纱照。他看见她每次串门时总会看着人家的婚纱照,满脸艳羡。
  
  等小女儿出嫁了,咱也去拍一组吧。趁现在没老死拍一张挂墙上,等咱老了的时候也能看看。
  
  她说好,问他能不能买对戒指。
  
  他说好,忽然想起他穷一辈子,结婚那么多年,居然没能给她买一件首饰。到时候咱还要出去走走,旅游旅游。
  
  她说好。
  
  终于,小女儿也出嫁了。带走了一份不菲的嫁妆。
  
  他依旧在工地。这年里,他已经五十岁了。
  
  后来他终于攒够了钱,回到家,满头白灰。她替他拍了又拍,终于忍不住哽咽了,都老了,你看你,头发都白了。
  
  他在这时候低头看她,她有些臃肿,已经找不到她年轻时的样子了。
  
  老了咱也得出去走走啊,不然以后走不动了谁带咱们出去逛啊。
  
  儿女们都忙。
  
  拍的全家福里只有他老夫妻两个。他笑着看失落的她说,不是还有咱们两个吗。
  
  她头晕的厉害,给他洗最后一件从工地带回来的脏衣服时倒进了水里。等上来的时候,已经冰凉了,身子泡的发白,更加的臃肿。
  
  他搂着她,到很久才发现捂不热她了。
  
  这个答应陪他去旅行的老伴儿,再也不能陪他过日子了。
  
  儿女们说要火葬,省些。
  
  他想起对她承诺过的,也不再执拗。
  
  于是他租了婚纱,买了钻戒,将她的骨灰封在透明的袋子里,这样,她就能也看看他们都去了哪儿,还能防水。
  
  警察忽然就哭了,他在边境很久没回家,都不知道自己的老父母还在不在。
  
  年轻人忽然就楞住了。他想起来自己家里也有一个妻子,也有一个孩子,他从来没实现过给过妻子的任何承诺。
  
  所有人都等着,谁也没想到,因为自己想当一回英雄,而糟蹋了一个老想给妻子的最后的浪漫。
  
  他还在哭着,他妻子的骨灰,撒的快没了……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