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水月

作者:金壁辉时间:2013-12-09浏览量:
导读:转型后的第一篇文章,由真实故事改编,文章有类似的激情片段,我认为在情理内,现在回头在看的时候,文笔青涩,已经不愿意再修改,怕改动太多,没了故事本身的情感。
  

  (一)
  
  四周雾蒙蒙白乎乎,屋里的摆设像是在家里,又不像是。我向里面走去,竟然全是白的,茫然不知所措。这个时候,白色的床边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白色裙子的女生。
  
  她是谁,脑海中想不起名字,只觉得熟悉,但面对面却是实实在在的陌生。我向她走去,她没对我说话,但是躺下了,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脸,思绪在混乱。
  
  我沿着床边走,欣赏着她,绕到她能看到我的地方坐下,她昂头看着我,眼睛湿润润的。
  
  这双眼睛肯定在哪里见过,因为它如此明亮,让我喜欢。她闭上了眼,柔美的一张脸,呈现在我面前,让我产生了幻觉,像男孩子特有的依恋。
  
  我抚摸着她的脸,俯下身子,闭了眼,亲吻她。我们的嘴唇轻轻地贴着,脸部开始发热,但都没有进一步的过分索取。尴尬的过了一段,她用牙齿轻咬了我的下唇。我睁开眼,面对面的看着她,她睁开眼笑了笑,很,随即又闭上了眼。我躺下抱住她,又闭上眼去亲吻她。我的舌尖钻进她的嘴里,碰触到她的牙齿,撬开并滑了进去。舌头在相互纠缠、扭打、缠绵,我将她抱紧,用力把她压靠在我的身上。她的身体贴着我的,心跳的频率在加快,全身都在发烧、发烫,渴望得到解决。我顺着脸颊亲吻到耳垂,我知道那是女生敏感的地方。喘息声是最好的催情剂,推不开,忘不了。我的手顺着她的背伸向衣服里,肌肤的滑润总是那么的美妙,像是慈祥的上帝送给我的礼物。我要占据这俱身体,不许任何人抢走。后背的肌肤熟悉透了,我开始向下探索,寻找女生最神秘的地方。
  
  顺着裙子我顺利的碰触到了大腿,又顺势而上,撩开裙子,用手指去点触那神秘的地带,一气呵成。她的喘息声更加剧烈,用力地抱住我,用牙咬着我的肩膀,然后告诉我不可以。如果我是个听话的孩子的话,我会自责,并骂自己是懦夫,可惜我不是。我将手伸进了腿的根部,不顾一切。那里湿漉漉的,散发着热量。闷热的感觉让我受不了,我要褪去阻碍着我的那该死的衣服。
  
  小孩子的糖如果掉到了地上,看着满是土的甜蜜糖果,他会是什么,那种无法去品尝它的感觉叫做失落。或许是我太过于心急,没有掌握好时机,我没有如愿以偿的得到原本就该属于我的东西,那种滋味叫做失败。我要咒骂自己,并非是自己的无耻,而是那颗激动的心。
  
  她对我说了一句:“你不认真。”
  
  “你不认真”这句话让我停止了所做的动作,被石化了一般愣在那里。她放开抱着我的双臂,喘息着离开了,我看着白茫茫的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头无力的撇向一边,那白色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雾蒙蒙白乎乎的一片白之中。
  
  我睁开眼,面对我的依旧是一面白墙,没有雾蒙蒙白茫茫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我醒了。
  
  一切都是梦一场,从未出现过那白茫茫的,那让我爱恋的女生,那的一具身体。脑海里是空的,我极力的要去填补的时候,却浮现了一句诗词,这是谁送给我的,是梦里的虚幻。
  
  春梦有痕留不住,本来无物不得求。认真一场被否认,一场欢喜一场空。
  
  她我想起一个人,一个我不想记起,也忘不掉的人。
  
  (二)
  
  苗思雨,两年以后有关她的碎了一地,捡起的只有那一幕幕的接吻与拥抱,再也没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尝试着多找出一些有关她的记忆,却越想越混乱,也更加厌恶我自己。
  
  是一把枷锁,困住几个人,锁住几段情,可以顺理成章。我失恋了,被关在失恋的牢房中等待救援,没有人出现,我必须自救。
  
  我并不怎么喜欢赵凯,甚至对他的所作所为称之为可耻。但我没有表现在他的面前,我是虚伪的。他可以和木涵粘在一起,也可以同时爱着欧阳晨,他面对两个女生做到了天衣无缝,却唯独信任了我,其实我不值得信任。
  
  我要告诉小晨他的龌龊行为,想好了拆散他们的恶言和安慰小晨的蜜语,我是个好人。在我看到小晨对着他甜蜜的笑容后,我犹豫了。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他不是个专一的人,作为朋友我应该让小晨,与他撕破脸。我不愿意破坏那的笑容,让小晨在爱情的河流中溺一次水,让她伤心一次,她才会成长。我不是个好朋友,对不起,小晨。
  
  我佩服赵凯的勇敢与随意,不代表我喜欢他。我问过他是否觉得对不起小晨,他说不坏不爱。女生总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在有的时候我也会作为一个男的感到耻辱,但做不了还要做,因为身体上多了点东西。
  
  赵凯与木涵雪会当着我和苗思雨的面亲吻、拥抱,还若无其事。我看着尴尬的苗思雨,她还真可爱。我该忘记旧的,我该放弃我的自作多情,我不该心痛。
  
  当我了解了木涵雪的时候,我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为她祝福。小晨,你们之间的事我不管了。
  
  木涵雪是个聪明的女孩,她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小晨这么个人的存在,但她爱他,她相信最后赵凯会选择她,而不是小晨。这并没有什么错,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谁合适,谁留下,不合适,再见,再也不见。无论这有多么狠心,也要决心去做,公平是对某一方而言的,不能平均分配。
  
  我们四个经常在一起,不自觉的一起吃饭,一起唱歌,一起上课。
  
  ktv是一个好地方,黑暗,封闭,充满着神秘与新的故事。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我不会玩。
  
  我讨厌真心话,更讨厌大冒险。问我对小雨有没有感觉,我回答有,那时脑子进水了。我坐在沙发上,小雨面对面的坐在我的腿上,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我用手抱着她的腰,她对我说我喜欢你。
  
  赵凯和小雪在一旁装做没看见,在唱情歌,我看着一脸笑容的小雨,她离我很近,非常近。
  
  并不是每个女生身上都有体香,有的人有,出汗以后会散发出来,她便具有这种特殊的魅力。小雨有,像是荷尔蒙的外泄,吸引着猎物掉入自己的圈套中,我就是那头傻傻的猎物。
  
  我们的个额头贴在一起,我看着她,她看着我,看了好长时间,情歌迎来了高潮,我们的心跳声也能相互听得到。我抱住她,让身体贴在了一起,我的嘴唇贴近她的耳朵。
  
  我能吻你吗,这句话我思考很久,因为我还有过勇气吻过别人。
  
  不行,我有男朋友,她笑着说,还搂着我,我能感到她的体温和香味,却很失望的忍受着生理上的激动,我不想当第三者。
  
  (三)
  
  世间没有卖后悔药的,做了错事还不能反悔,那就勇敢一些,去面对,厚着脸皮。
  
  我浑身发热,身体被压着,很难受,我要索取一些补偿。我只亲了她一下,在脸上印了一个无形的爱意,她的脸更红了。我的脖子被她拉了过去,她闭着眼斜着脑袋吻了我,我愣了一下,开始回应她。
  
  我是被亲的,我狡辩,心里开心极了。接吻的感觉是新鲜的,听着喘息的声音,闻着她的香气,脑海里一片空白,想让时间停止。
  
  被动的我跟着她的节奏走,她比我有经验,没有前奏,直接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寻找着它的同伴。我不懂得舌吻,我感觉她也不太懂,因为她的舌头太淘气。
  
  舌尖与舌尖之间激烈的相互追逐,让彼此的鼻息也相互交融,热气忽有忽无的在脸上挑逗,这个世界从此变得疯狂。我允吸着她的舌头,像是再吃糖,甜蜜蜜的,舍不得放口。她用力的将我的舌头拉入她的口中,用力的吸食,我的舌根开始发疼,大脑也开始清醒。我们松口了,都红着脸,她说了声讨厌,然后抱紧我。
  
  赵凯和小雪一直看着,我看着他们鄙视的说,彼此彼此。
  
  从此以后,我不再是一个人,我的身边总是粘着一个小雨,谁能看出我是第三者,只要没人知道,我们在一起光明正大。
  
  其实我知道,我们在一起不会有多久,我总问她男朋友的事情,她总是含糊两句敷衍过去,一个星期我没不知道那个男的叫什么,只知道他们相恋两年了。
  
  两年,如果是我,我会爱的如胶似漆,分手了就肯定要死要活。她却一脸不在乎,我开始讨厌她,一旦她短时间爱上我,一定会再短时间爱上别人。但我现在离不开她,我喜欢和她接吻,那种吸毒的感觉,一次享受就离不开,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我喜欢晚上送她回家,她抱着我,脸贴到我的后背,让我说爱她。一路上,好多双羡慕的眼神、不屑的眼神在看着我们,我感到幸福。我似乎忘了我们两个是什么样的关系,幻想她是我的青梅竹马,我是她的两小无猜,一个清纯可爱,一个英俊潇洒,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她在培训班附近租了个房间,和小雪一起住,小雪很晚回来,所以我能把她送到屋里去。
  
  在屋门关上的那一刻,我抱住她,她也任我抱着,她笑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叫我小坏蛋。她睁着眼,和我吻在一起,我睁开眼时,她还睁着,像是在我的贪婪,我心里有些失落。我听说接吻的时候一定要闭上眼,那是对爱情的忠诚,真是可笑,我们哪里来的爱情的忠诚。
  
  夜总是黑的、冷的、的。我回到家里,洗了澡,躺在床上,却睡不着。窗户开着,微风吹着,心迷茫着。爱情是奢侈品,我总以为我有足够的钱去买,可是买的却是一件赝品。小雨,你对我来说,是什么。原本以为和我在一起久了,你会跟他分手,和我在一起,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只能代表我的幻想,梦做久了会疲惫,醒了更劳累,短痛好于长痛,我要离开她。怎么离开她,我还不知道。
  
  天上的月亮我看不清楚,隔着窗纱,模模糊糊的,原来有人流泪了。我很坚强,不常流泪,老奶奶去世火化的时候我都没哭,我昂着头,不让泪水留下,尽管身边哭声一片,我知道她不愿看到我哭,她最爱我了。
  
  不是说月亮里有嫦娥吗,我怎么没看到过,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骗了我许多年,现在还在骗着别人。神话也好,童话也罢,只能在书里淋漓尽致,在现实中经不起推敲。我累了,想睡觉了,但愿一切的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
  
  我又骗了自己一回。
  
  (四)
  
  培训班结束了,她终归要离开,这是我的结束,还是我的开始。
  
  我骑着电动车将她送到车站,她不肯下车,在车坐后面抱着我,要我和她经常联系,我允诺了。我们抱在一起,做最后的告别,只有拥抱,最后一次拥抱。我看着她提着包一步一回头的消失在茫茫人群中,孰视的望着。
  
  天南地北的人,千奇百怪的面孔我一个都不认识,我从此又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学习,一个人塞着耳机在城市的街道上晃着脑袋假装开心。心中失落,少了什么东西,我很累,我该回家休息。
  
  车子骑过了应该转弯的路口,我忘记转弯,就直着骑下去,停在一个广场,有人在放风筝,我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昂起头。风筝迎着风被越拉越高,线也越来越长,几百米的线在空中画着一条弧线消失不见,高空留下一点。我想,如果放手的话,它会飞向何方?
  
  今天天气阴、有风。从北方飘来一团团阴暗的乌云,风越刮越大,放风筝的几个老头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我呢?
  
  家里没人,我也不愿意回去,手机又一次响起,不去看,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该做些什么?
  
  我爱她吗,我想让自己好好想想这个问题,没有头绪。我和她做了些什么一清二楚,不像是在,更像是在偷情。她睁着眼和我接吻,她有男朋友,她回家离开了,我是第三者,我只想到这些。我混蛋,她无耻,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掏出手机,看着七八条短信:我回家了,你会不会想我。我爱上你了,离不开你了。我放假的时候会再回来,你要来接我啊。干嘛不理我,回复!你是不是只是以为我在玩玩,我也知道,刚开始我也只想和你玩玩,但是后来,我真的爱上你了。我的男朋友对我很好,也常常照顾我,这么长时间了,我越来越感觉他像我哥哥,我对他的感情也像是亲情,给我一段时间,我和他分手,虽然他会难过,但我也是为了他的幸福和我们的幸福......
  
  我笑着看完了所有的短信,是该分开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爱情。我曾想要一份简简单单的感情,比如说有一个青梅竹马,我们从小玩到大,自然地在一起,分不开,拆不散,然后结婚,受到大家的祝福。又比如说,遇到某个我喜欢的女孩子,我默默的喜欢她,她渐渐的也喜欢我,我们在一起,即使分隔两地,心却在一起,永不分离。爱情,总也不和你幻想的一样,我没有青梅竹马,没有亲兄弟姐妹,没有和我喜欢的女孩在一起,就连也是青涩的默默注视,连个我喜欢你也没说出过口,我是懦夫。
  
  我回复了小雨的短信:我仔细想了想,我并不爱你,只是我失恋了,需要寻找安慰,我没有对你认真过,我伤害了你,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你要愿意,如果你还能见到我,扇我巴掌也好,让我给你跪下也好,我认了,你的男朋友很爱你,我对不起他,也不希望你和他分手,有一个这么爱你的人你应该珍惜,爱情总要升华为亲情的,爱情不是长久地东西,亲情才是一辈子的,我会把你的电话删掉,以后不会再联系你,对不起。
  
  你是这么想的吗?
  
  是的。
  
  我没有再收到她的短信。天上落下来淅淅沥沥的雨,在我的面前砸开了一朵朵水花,现在我和别人都一样,被打湿,变得狼狈。我看着路上一个个捂着头奔跑的行人和那躲在屋檐下嘲笑别人的小孩子和那躲在汽车里若无其事的有钱人,我笑了。
  
  等雨停了,天还未晴,我回家了。
  
  有人说,你喜欢了多久,就要用多久来忘记。不知道这屁是谁放的,又或者说这句话对我不适用,不管多久只能淡忘,不能全忘,我不是没心没肺的人。
  
  (五)
  
  一年后,我依然去参加了培训班,决定好好学。有一天我看见了小雪,她变样了,变得成熟了,我问她还赖着赵凯吗,回答依然坚定。她告诉我,小雨骂我混蛋,我说应该的。
  
  我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这里不常见到,阴沉沉的,细雨绵绵。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地上一滩滩的积水,走路要绕来绕去,我低头看着地上我的影子,模模糊糊的,头发长了,胡子没剪,我长大了,不再有年轻时候的幼稚。
  
  我踏过自己的镜像,继续赶路,长路漫漫,我有一份执着,去寻找,寻找什么东西。职业规划说,恋爱就像喝可乐,没喝一次,就爱一次,等你遇到命运之人的时候,你还有爱吗?
  
  我回答:《长相思-镜花水月》镜中花,水中月,似花非花摘不起,柔光袅袅映微波,伊人依窗仰头望,悦己不在懒梳妆,一草相思书三遍,飞鸽理羽憩阑干,小门有尘层层落,墙角虫儿阵阵忙,何处归人步履急,又夕阳,寸断肠。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