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简约的信,却成了世上最美的情书。

作者:宝宝时间:2014-01-07浏览量:
导读:他们是山村里的一对老夫妇,有一个女儿,却不幸的在21岁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她青春年华的生命,之后老夫妇相依为命,但是他们过去几十年,哪怕一无所有,哪怕岁月夺去了他们有力健康的身体,他们依旧相爱。 老公公叫做福顺,已经86岁了,而老婆婆
  

  他们是山村里的一对老夫妇,有一个女儿,却不幸的在21岁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她年华的生命,之后老夫妇相依为命,但是他们过去几十年,哪怕一无所有,哪怕岁月夺去了他们有力的身体,他们依旧相爱。
  
  老公公叫做福顺,已经86岁了,而老婆婆叫荷花83岁,他们在18岁相恋到结婚,忠贞的,让人无数人。
  
  那年,福顺21岁,因为在山村,家里条件很差,小学没毕业就出来干农活,帮家里维持经济,他是最大的,下面还有弟弟妹妹,为了能够让弟弟妹妹有学读,能够吃饱饭,每天跟父亲下地干活。
  
  18岁那年,福顺跟同村的荷花走在一起,那时的荷花是山村里的村花,福顺也不难看,高挑的身子,因为多年在田里干活,经过阳光的暴晒,皮肤变的黝黑,淡却显的非常健康,很有保护力,荷花渐渐的迷恋上了福顺。
  
  开始荷花的家人不同意,坚决反对自己女儿跟福顺在一起,怕吃苦,因此不管如何都不愿自己女儿跟福顺在一起。
  
  福顺为了让荷花过好日子,不管多苦多累的工作他都愿意干,只希望自己心爱的人过上好日子,荷花心疼的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当不忍心继续目睹那一场景的时候,流着眼泪转身离去,飞快的离开所在地。
  
  一天,福顺在田里干活,锄头不小心砸到自己的脚受了伤,荷花不顾家人的反对,跑到福顺的家里,两个人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荷花的眼底包含着泪水,朦胧了整个眼眶。
  
  “荷花,你怎么来了?你家里同意你来么?”福顺打破了寂静,看着一脸心疼的荷花,扶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荷花握住福顺的手道:“你怎么可以那么不小心,你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么?”荷花的眼泪再也没有忍住,一滴滴的从脸颊滑落。
  
  福顺感动的看着荷花,眼眶也泛滥着泪水,因为他不明白自己一个农夫,为何会得到荷花的爱,她甚至不顾家里人的不同意,强制的跟自己在一起,自己怎么可以让她失望,苦了自己没关系,但是绝对不可以苦了荷花。
  
  两个人一直交谈到黄昏,荷花的气匆匆的来到福顺家里,眼底充满怒火的扫射福顺。
  
  “臭小子,以后不要再勾搭我闺女,就你这穷酸样怎么配得上我的闺女。”
  
  福顺的心里微微一惊,随即一愣,低头不言语,一句‘就你这穷酸样怎么配得上我的闺女’,深深的刺痛了福顺的心。
  
  荷花的母亲见福顺不言语,刚准备开口准备继续讽刺时,荷花打断了自己母亲接下来的话语。
  
  “妈,够了,爱情是我自己的事情,哪怕跟着福顺我以后吃苦我也愿意,我就爱他,喜欢他,想要跟他.......”
  
  “啪!”
  
  还未说完,一响亮的巴掌狠狠的甩向荷花的脸颊,瞬间右脸被打红了,福顺瞬间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心疼的看着荷花,想了想道:“荷花,听你母亲的吧!我配不上你,你以后完全可以找个好人家,走出这个山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荷花落泪,看了看自己的母亲,随即看了看福顺道:“你的意思是不要我了对么?你跟我说,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分开的,你是不是在骗我?”
  
  “对不起,我只是骗你的,你走吧!我根本不爱你。”福顺隐藏自己的情绪,故作冷漠的看着荷花,荷花满脸的不可思议,福顺继续道:“以后不要来了,我们不会再见了。”
  
  说完福顺躺下身,拉过破烂的辈子,蒙住了自己的身体。
  
  “不,不会的,你不会骗我的。”荷花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单纯的她根本不知道福顺是多么的爱她。
  
  荷花的母亲冷冷一笑道:“看清楚了吧!人家只是玩你的,你还是乖乖的听你妈的话,嫁给我镇里的陈少雄吧!”
  
  荷花见无动于衷的福顺,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含泪跑了出去。
  
  荷花,对不起。,很爱很爱,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我的生命,但是我不能毁了你的未来,祝你。
  
  荷花跑出福顺的家,盲目的奔跑在山村里,不知不觉的跑到了他们相遇的地方,看着遍地的玉米,眼泪不停的从脸颊滑落。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说好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分开的么?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陈少雄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未见一面,我不需要金钱,我只需要能够真心爱我的人,不管多苦,我只想嫁给我我爱的那个人。
  
  自从分开,荷花闷闷不乐,福顺拼命的干活,试图用忙碌忘记心里的那个人。
  
  在荷花母亲的不停督促下,荷花的婚约渐渐逼近,眼看只剩下一个星期,荷花空洞的看着窗外,明白自己就要嫁给从未见面,甚至自己一点都不爱的。
  
  福顺也知道荷花要出嫁了,到了深夜,含泪写出了平生第一封信,字坑坑洼洼,扭扭曲曲,虽不漂亮,但却是这世上最美的一封情书。
  
  福顺把信写好,小心翼翼的放进破烂不堪的抽屉里,泪滴一滴滴的滴落,寂静的声音,清晰的听到‘嗒嗒嗒’,眼泪滴落的声音。
  
  福顺不会唱情歌,不会浪漫,只会说一句简简单单的我爱你,他不会表达,但是‘我爱你’三个字,却是他的全部!
  
  一星期内,福顺不再下地干活,的过着这个星期,每一天都会守候在荷花家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静静的看着自己眼前那一座小屋,很想念小屋里面的那个人,却没有丝毫勇气上前。
  
  荷花拿出福顺送给自己的草编戒指,只是用草编织而成的,但是这个却成了她最宝贝的东西,一个草编戒指,在她心里早已胜过一个钻石戒指,因为里面包含着浓浓的爱。
  
  荷花静静的给自己戴上草编戒指,看了看自己的周围,悄悄的从家里跑了出去。
  
  荷花拼命的躲避山村里的村民,去找福顺,眼尖的福顺发现了荷花,眼底露出了喜,但是却不敢上前,僵在原地不敢上前。
  
  福顺发现荷花去的方向,这是自己的家,于是迅速的抄小路,飞奔到自己的家,当福顺刚到家,荷花已经站在了门口。
  
  两个人似乎有些尴尬,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荷花走了进来,关掉了门看着福顺,眼泪不知不觉的滑落,打破了尴尬了气氛。
  
  “福顺,我们远走高飞好不好,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好不好?”
  
  福顺震惊的看着荷花,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也想带着她远走高飞,可是他的弟弟妹妹需要他的努力,供他们上学啊!
  
  “荷花,对不起。我不能离开这个家。”福顺心痛的低头,眼泪已经泛滥在眼眶,强忍着不让它滴落。
  
  荷花看到福顺眼眶里的眼泪,激动的说道:“你是不是还爱我,你说不爱我是骗我的对不对,你知道么?我一直都爱着你,我根本不喜欢那个陈少雄,我跟他都未曾见面过,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面对这样的荷花,福顺真的很心痛,荷花看着低头沉默的福顺,不管什么矜持不矜持,直接跑过去,抱住了福顺,环住了他的腰。
  
  面对突如其来的拥抱,福顺显得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
  
  “抱我。”
  
  就要推开的时候,懦懦的声音传开,使他不由自主的抬起双手,抱住了自己怀里的那个人。
  
  两个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福顺渐渐的放开荷花,两个人含情脉脉的对视着。
  
  唇彼此渐渐贴近,直到紧贴在一起,当吻的难分难舍时,门被踹开了,吓的福顺跟荷花,连忙放开了对方。
  
  荷花的母亲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瞳孔瞬间放大,陈少雄气愤的看着这一幕,后天就要进门的媳妇,竟然跟其他男的搞在一起,这让他情何以堪。
  
  荷花见母亲身边的男人,瞬间明白这个男的是谁,看着他满腔怒火的注视着自己跟福顺,内心有点忐忑不安,怕连累到了福顺。
  
  陈少雄先开了口,“这就是你口中说的好姑娘么?好女儿么?长得的确不错,但是这不明不白的老子根本不需要,婚约取消了。”随即恨恨的看了一眼福顺,转身离去。
  
  荷花母亲刚想开口喊住,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看着自己精挑细选,就要的女婿就这样从自己手里溜走。
  
  荷花的母亲气愤的看向荷花,拉着荷花的手就要走,荷花狠狠的甩掉了自己母亲的手:“不要管我了,我就要跟福顺在一起。”
  
  面对女儿固执,荷花母亲更加气愤,看着自己的女儿跟福顺,威逼道:“你如果一心执意要跟这个男人走在一起,那么以后我就没你这个女儿,你到底是要你妈还是要他。”
  
  荷花内心一惊,仿佛一道雷狠狠的劈向自己,两眼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不言语。
  
  “你说啊!你要你妈还是要他。”荷花母亲不依不挠着,似乎就要让荷花做出选择。
  
  福顺看着这一幕,没想到自己一时的情不自禁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荷花含泪转身,深深的看着福顺,坚定的问道:“福顺你爱我么?我要你真话。”
  
  面对荷花坚定的眼神,福顺重重的点点头道:“我爱你。”
  
  荷花破泣而笑,这句‘我爱你’在荷花心里千斤般重,有这一句话她可以放弃所有。
  
  荷花转身看着自己的母亲,随即跪下,面对突如其来的下跪,荷花母亲跟福顺不由惊呆。
  
  荷花含泪跪在自己母亲的眼前道:“妈,对不起,我选择福顺,你没有我还有妹妹,谢谢你的养育之恩,我爱福顺,很爱很爱,我可以失去一切,哪怕被千万人唾骂,我依旧要选择跟福顺在一起。”
  
  说完,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荷花的母亲似乎有点无法接受,身体摇晃了起来,指着荷花大哭喊着‘不孝女’。
  
  痛心的离开,看着母亲摇摇晃晃的身躯,荷花很想上去一扶,但最终看着自己的母亲离开,看着那背影知道自己做出了选择。
  
  福顺心里百般滋味,不知道说什么,紧紧的抱住荷花道:“我会好好爱你,不会让你吃苦,不会的。”
  
  几天后,福顺下地干活,陈少雄带着一批人到了田里,福顺看着来人,内心惊恐。
  
  “陈少雄?”惊恐的声音,略微的颤抖。
  
  陈少雄冷笑,傲慢的说道:“不错,还记得老子。”
  
  “你要干什么?”福顺不由的倒退了几步,他是出名的老实人,不会说话不会玩心眼更不会打架。
  
  “我要教训你,让你明白抢我的下场,兄弟们给我好好揍他。”
  
  陈少雄不再多说一句,直接让人打福顺。
  
  福顺被推到在田里,那些人开始拳打脚踢,福顺缩成一团,任由他们的拳打脚踢。
  
  村民的经过,认出了陈少雄,都不敢上前,有人匆匆的敢去福顺的家里,此时荷花正在洗衣服。
  
  村民见荷花,着急又担忧的说道:“陈少雄带人打福顺,现在在田里,赶紧过去吧!打的应该不轻,看样子下手很重。”
  
  荷花一听,连忙扔下自己手中的衣服,着急的跑向田里,当跑到田里,只见无数人村民在那里,已不见陈少雄的影子,荷花挤了进去,只见自己心爱的人,满脸是血的躺在田里,两眼紧闭着。
  
  好心的村民,开来拖拉机,把福顺送到了镇医院,直接进入了抢救室。
  
  荷花着急的在手术室门口等待,医生进进出出,悬在半空中的心久久无法落下。
  
  手术室灯熄灭,荷花连忙走上去,拉住医生的手,着急的问道:“医生,我男朋友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情。”
  
  医生叹了叹气,摇了摇头道:“脑部受到严重的创伤,以后也许就痴呆了。”
  
  医生的话,让荷花瞬间眼前一黑,医生连忙扶住关切问道:“姑娘,没事吧!”
  
  荷花失魂落魄的摇摇头,看着被推出来的福顺,看着头紧紧的缠着纱布,眼泪不停的滑落。
  
  到了病房,荷花紧紧的握住福顺,含泪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依旧是我最心爱的福顺,我愿意扛起你的一切,我爱你,只要有你在我身边,不管做什么我都愿意,你要醒过来。”
  
  几个小时过去,福顺醒了过来,看着荷花,只会傻笑,荷花痛心的闭了闭眼睛。
  
  “荷花,我爱你。”
  
  荷花一惊,看着福顺,看到的只是他的傻笑,荷花擦了擦眼泪道:“我也爱你。”
  
  因为医药费,他们承担不起,只能带着福顺回家,村民痛心的看着这苦命鸳鸯,纷纷叹息的摇摇头。
  
  荷花带上草编戒指道:“福顺,还记得这个戒指么?这是你给我编织的,我爱你,明天我们就成亲,我们要做永远的夫妻,白头偕老。”
  
  一天后,荷花请了村里的司仪,在他的见证下他们成为夫妻,没有婚服,只有破烂的衣服,没有酒席,只有两个窝窝头,没有新棉被,只有一破烂缝缝补补无数次的棉被,但是他们依然笑的如阳光般温暖。
  
  福顺痴呆的傻笑,司仪苦涩又难过的主持这最另类的婚礼,但是却是最幸福的。
  
  一年后,荷花怀孕,但是身孕的荷花片刻都不休息,忙着家务,干着农活,白皙的手变的粗糙,生满茧子,白皙的皮肤变的黝黑,不再是美如天仙的村花,而成了不起眼的丑小鸭,但是她依旧无怨无悔。
  
  荷花每天早起晚归,福顺每天呆在家里,等着荷花归来,每当荷花回来,福顺就会乐的跟孩子一样,看着这样的福顺,荷花觉得自己不管多累都是值得着。
  
  22年后,本要看着女儿出嫁的荷花,却飞来横祸,夺去了女儿宝贵的生命,一病不起。
  
  福顺不明白自己的女儿已经离世,每天还是这样傻笑着,看着自己妻子病倒,他失去了笑容,去问相亲借了拖车,要拖荷花去医院看病,荷花不愿意,福顺强制的拖着。
  
  “媳妇,我...带...你...去看病。”
  
  荷花感动的流泪,有他她这辈子做什么都值得了,哪怕他痴呆了,他依旧爱着自己,他忘记了所有人,却深深的记得自己。
  
  福顺拉着拖车,一步一步的离开山村,破烂的鞋子,脚拇指露在外面,坚定的拖着拖车,一定要带自己的媳妇去看病。村民们不忍心看着这一幕,最终用拖拉机把福顺跟荷花送到医院。
  
  村民们零零散散的给福顺他们钱,做出自己微薄的一点力。
  
  他们不忍心看着这一幕,痴呆的丈夫拖着拖车,带自己一病不起的媳妇去镇里看病。
  
  村民们不明白他们是傻还是笨,但是他们知道他们太爱彼此,太爱对方了。
  
  荷花的病好点,但是他们却回不去了,开始在镇里游荡,捡垃圾卖钱,吃剩饭讨饭,过着乞丐般的。
  
  茫然的走在城镇,不知不觉间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家乡,一年四季都在漂泊,没有牵挂没有留恋。
  
  四十年后,他们在一个破旧的小屋,依偎在一起。
  
  荷花手里拿着仅剩的馒头,递给福顺,福顺摆了摆手道:“媳妇吃,我不饿。”
  
  “你吃,我刚吃过了。”荷花把馒头贴到福顺的嘴巴,福顺紧闭着嘴巴。
  
  摇了摇头,接过馒头,掰开来,把多的一份给了荷花道:“媳妇吃,我这够了。”
  
  荷花感动的落泪,她一直明白,福顺脑虽然痴呆了,但是它的心没有呆,他一直都爱着自己,哪怕几十年,甚至走到生命的尽头他依然深爱着自己。
  
  傍晚,破烂的小屋不挡风,冬季的寒风呼呼响着,荷花挫着自己的手,有些笨拙。
  
  福顺握住荷花的手,贴到自己的最前,用温暖的口气,轻轻的吹着给她暖手。
  
  荷花饱含眼泪,想起当年抽屉里的那封信。
  
  荷花,我爱你,知道你要结婚了,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我有多爱你,我好想陪你走到老,但是我不能苦了你,我希望你能过上好日子,我希望你能幸福,我不能拖累你。我骗你说不爱你,只是希望你能忘了我,找一个比我好千倍万倍的人。
  
  苍白的字体,甚至不会感动到任何人,但是却成了世上最美的情书。
  
  福顺不停的吹着暖气,荷花深情的看着自己的老公,虽他们已经老夫老妻,爱情道路走的很坎坷,但是他们依旧相爱,直到生命终结。
  
  1090322944
  
  欢迎各位加宝宝的QQ。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