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殇

作者:淡陌98时间:2014-01-14浏览量:
导读:在春秋末年的越过里,在鸬鹚湾村里住着两大美人; 一唤西施,妩媚动人,喜唱曲跳舞; 一唤郑旦,清爽如湖,喜舞剑
  

  在春秋末年的越过里,在鸬鹚湾村里住着两大美人;
  
  一唤西施,妩媚动人,喜唱曲跳舞;
  
  一唤郑旦,清爽如湖,喜舞剑;
  
  这天,越王听闻这里的两大美人亲自来到这里一探究竟,远远看见一身着艳红长裙的女子在溪边浣纱此女子正是西施。西施一颦一笑无不牵着人的心,妩媚动人,妖娆美丽。越王看呆了,心想另外一个也不会美到那去了吧。
  
  远远的听见有人在舞剑,周边的桃花树被剑风震掉下来,就像一场花瓣雨,越王慢慢的走近看。看到中间站着一位浅蓝色长衫的女子,不施粉黛的脸上表现出一抹凛冽,她不像别的女子那样妖娆多姿,舞的剑也不是“舞”的应该说是她把她的剑法加入了舞蹈的元素,越王就那么站着看,郑旦停下来把剑收到身后走到越王面前请安:”名女郑旦叩见王。“不卑不亢,没有多余的表情。风刚好吹起的脸颊两边的发丝,这一定是最美的画面了。越王转身离开,心里却鬼使神差的记挂着这个名唤郑旦的女子。回到宫中,他命手下将西施和郑旦接到宫中,说明了他的意思:”如今天下烽烟四起,吴国也曾经践踏过我们的土地,我需要你们去到吴国为我打探消息,你们可愿意。
  
  她们自然是愿意的,于是越王请来不少人教导她们的走姿,教导她们舞蹈,教导她们如何化妆。慢慢的她们都出落的越来越美丽,但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一个婀娜多姿,一笑倾城;一个淡然如仙子,她没有笑过所以没有人用笑这个字来形容过她的美。
  
  恐怕只有越王一个人知道郑旦笑起来多美吧。她的笑容是浅浅的,淡淡的,让你忍不住想去捕捉她的笑。
  
  越王最爱屏退左右来到郑旦居住的小院里看郑旦舞剑,每日如此从来没有断过。
  
  一日下起了大雨,宫人纷纷劝说越王不要独自一人去,越王大怒,于是没有人再敢说话了。越王打着一把油伞刚到门口就看见园中那个已经被雨淋的全部湿透的郑旦还是那么倔强的在舞剑,不知道是默契还是什么,越王把伞丢在一边,淋着雨看完郑旦舞剑;以往郑旦舞完剑就独自回房,今天她走进越王把伞打起为越王挡雨她轻轻的说道:“越王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说完把伞柄放到了越王的手中,越王温热的手感觉到郑旦的指尖轻轻划过,她的指尖是冰凉的,就像她这个人一样。
  
  于是越王越来越喜欢下雨天,只有在那个时候郑旦才会同自己讲一句话;越王注意到郑旦拿的剑不是很顺手,于是他命人打造一把剑,剑柄细小,剑身用最好的铁石打造,还镶嵌了一颗珍贵的蓝宝石。他把剑挂在自己的寝殿里,日日看着。他明白自己是陷进去了,但是他也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除了看郑旦舞剑之外什么都没有做过。
  
  这时候朝野传遍了郑旦日日舞剑给越王看的事情,朝野上下纷纷劝说越王提早将他们二人送到吴国,免去后患。越王还是把她送走了,她依然是风轻云淡的上了马车,在上马车前越王曾经把她叫到寝殿里说过几句话:“如果在有一次机会给你选,你会再进宫吗。”郑旦轻轻的笑了:”宫墙虽深,敌不过国恨家仇。“是的,郑旦是一个那么刚烈的女子,越王还是没有表明心意,只是把剑递给了郑旦说了声:”保护好自己。“下一句他没有说出口:”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报仇了,我只要你平安。“
  
  终究还是走了,她怀里抱着剑呆呆的看着远处城墙上那个王,她看不清他的脸,都不知道他有没有不舍,这天下起了小雨,打湿了她精致的妆容,西施小声的叮嘱:”姐姐,赶快进来会淋湿的。“郑旦没有回头,也没有回头的余地,越王就在高处看着马车越行越远。
  
  郑旦抱着剑一声不吭的坐在角落,不停地用手摩擦好像能够感受到越王的体温;
  
  终于到了吴国,好色的吴王一见到妖娆的西施和淡雅的郑旦就乐得合不拢嘴,不顾大臣的反对将西施收于姑苏台将郑旦收于吴宫,两人平起平坐。于是吴王今天来西施这里,明天来郑旦这里。渐渐的,吴王对郑旦没了耐心,相比妖娆,热情的西施吴王越来越觉得郑旦碍眼索性将她打入了冷宫。
  
  冷宫的日子并不好过,吃不饱穿不暖,还好郑旦有武功底子,硬是熬了过来;每天在冷宫的房顶上看着这一片天空,每晚她便抱着那把剑入眠。西施越来越得宠,吴国越来越衰败,郑旦知道她的使命快要结束了。
  
  终于她听见了很混乱的声音,一火光乍现,她跳起来与吴国的卫兵打成一团;郑旦的武功不差,一回合下来虽然没受伤却渐渐抵不住了,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人伸出手郑旦借助他的手跳上了马背;她甚至不用看正面就知道是越王来了,有越王在她猛然间觉得好安心,她手中的剑还在滴着血,他们杀出了宫殿,吴国灭了,举国欢庆。
  
  可是这时候队伍中站出了几位重臣共同上奏:“西施虽然貌美,可是乃是红颜祸水啊,今天吴王为了她就可以荒废朝政,那么以后莫不是轮到您了,还请王杀了次等祸水。”郑旦知道,他们把她认成西施了。没有解释,因为郑旦也是祸水。
  
  郑旦望着他,他的目光闪烁不定她知道他在犹豫,毫无预兆的一根箭射向了她,她只觉得胸口一紧,温热的血液流了出来,要说郑旦那里是热的那么就一定是心和血了。
  
  郑丹的视线模糊了,他突然想起有一次高烧她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她耳边低语:“你死了的话,那么我的江山就没有意义了。”那么,现在她就要死了对于越王来讲,还有意义吗。
  
  郑旦的眼前一黑,直直的倒了下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醒来发现自己在一辆马车中。她发现他正在前往楚国的路上,身边有一张纸条一些银票和那把剑,纸条上苍劲的几个字写着:”他们说红颜是祸水,他们不知红颜自有红颜美。“下方是越王画的一副小像,是那次暴雨他们说话的场景。
  
  郑旦却是笑了,眼角滑过一滴泪,痴痴地说道:”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表露心迹。“
  
  许多年后,越王的妃子宫殿里都会挂上一把剑,形色各异的剑,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或者只有越王知道他在那个为他舞剑的女子。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