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长,就一生

作者:小开时间:2014-01-30浏览量:
导读:这个故事是描述的是一个女孩在酒吧遇到一个和她遭遇相似的男孩......
  

  她是被他从酒吧捡回来的。那年,她16岁。17岁,花骨朵一样的年龄,却在酒吧里陪酒,令人叹息。
  
  当16岁的纤弱腰肢上有一双粗胖的大手无耻地游移时,他挥着拳头向那双胖手的主人脸上打去。酒吧里,的尖叫声,桌椅碰撞声,乱成一团。她躲在他背后,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挂满了泪水,很晶莹。保安制止了这场事件。胖一脸的血,愤愤撂下一句狠话,你们给我等着。他冷笑。
  
  保安凑到胖男人耳边说了什么,胖男人的脸立变了,连连向他道歉。他没看胖男人,只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胖男人灰溜溜地走了。他扬头走出酒吧。她怯怯地跟在后面。“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这种地方了,不适合你。”他冷冷地说。“我没有家。”她的声音很低,怯怯的。他看着她泪流满面的脸,皱了皱眉头,有力的大手拽着她柔嫩的小手,上车,一路驶向自己的家。走出浴室,她穿着他宽大的衬衣,卸下浓妆的脸上竟是那样清秀可人。躺在他家客厅松软的沙发上,环视这给人以温暖感觉的房子,她的眼泪落了下来。这温暖的感觉令她想起了从前。
  
  从前,她也有一个这么温暖的家。直到一年前她妈妈车祸离世后,他爸爸开始整天借酒浇愁,不再过问她,除了扔给她大把大把的钞票。在流了很多眼泪后,她明白,自己失去的不仅仅是妈妈,还有爸爸,以前那个疼爱她的爸爸。后来,她爸爸因为酒后开车,在高速公路上出了事。她的爸爸终究是追随她去了,留下她孤零零一个人,和一家不久后宣告破产的公司。从此,她成为了一个孤儿,一无所有的孤儿。为了生计,也为了继续未完的学业,她进了酒吧,听说这里来钱快。
  
  他瞅着她,静静地听着,好看的眉毛始终皱着。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溜进来。她说了很多,直到睡着,鼻息均匀。他静静地看着她。这么样一个女孩子,这么娇嫩的年龄,承受如此多的苦难。他感觉心轻轻地揪动了一下,竟有微微地痛。很久没有这样为一个人心痛了。心痛是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妹妹如果还活着,也该有这么大了。是的,他原有一个亲妹妹的,同样粉嘟嘟的脸蛋,俏皮。可是在妹妹十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发着高烧,等他和母亲背着妹妹,连夜赶了二十几里的山路赶到医院时,医生摇摇头说太晚了。母亲昏了过去,醒来后,神情恍惚,每况愈下,一年后撒手人寰。外出务工的父亲早在五年前就去世了,被工地高空砸下来的一块大木头当场砸死。他成了孤儿。可怜的他离开了大山。反正孤身一人,到哪都一样。他憎恨大山,憎恶贫穷,他发誓再也不会回来,离去的誓言在山谷里的回荡。只身一人,他来到上海。他是很懂得充分利用自身优势的人,他很快便脱胎换骨,融入了这灯红酒绿的都市。
  
  他轻轻为她抱来一床被子盖好,并细心地掖了掖了被角,然后把窗帘拉严实,轻轻关上门。
  
  他决定好好呵护这个女孩,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他和她都是孤儿。她留在了他家。他供她读书。她叫他哥,他唤她小丫头。大学校园,这便是与自己一度擦肩的大学校园。她在洒满了银杏树叶的大学校园里激动地走了一圈又一圈,这一圈是为自己,另一圈是为他。脚酸得实在走不动了,她倒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开心地笑。
  
  她平常住校,周末回家,帮他洗衣,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为他烧家常饭菜。他无论多忙,每个周末必开车到学校接她回家。他常揉乱她的头发,笑着说:“小丫头,其实你不用这么辛苦赶回来煮饭,和同学出去玩吧。”可是她就是喜欢回家,和他呆在一所房子里,她感觉很踏实很满足。她偶尔会把他的衬衣染成花花绿绿的,偶尔菜里会忘了放盐。可她依然乐此不疲地做着家事。他则会很满足地吃光她烧的好吃的不好吃的饭菜。她为他订纽扣,总被针扎了手。从此家里的针线活他包揽了。她看他在灯下飞针走线,看他剑眉星目无比英俊的脸,男人做绣活竟会这样的迷人,这样的。她看呆了。当他的视线飘过来时,她伸了伸舌头扮了个鬼脸,脸微微地红了。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她心里深深浅浅地发了芽,只要见到他,她便会莫名地欢喜,便会有春风般的灌满了她的心。
  
  好朋友雅依问:“每个星期来接你的帅哥是谁啊?”“我哥!”她答,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骄傲。雅依眼睛发亮。开始找借口每个周末搭顺风车。雅依是学校出了名的校花,人漂亮,会打扮,有数不清的追求者,是高高在上骄傲的公主。现在雅依愈发打扮得明媚动人。她看看自己,清汤挂面式的长发,一成不变的T恤牛仔。她有点自卑,有点莫名地恼火。他对雅依挺热情。她的心里酸酸的。干嘛要对别的女孩子那么灿烂地笑,那么温柔地说话。可是她不得不承认,雅依真的是一个可人儿,美丽、优雅,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迷人的女人魅力,是一个可以让任何男人动心的尤物。重色轻妹。她愤愤地想着。她开始闷闷不乐,不理他,不跟他搭话。他没在意,只笑她小孩子脾气,情绪化。后来她开始周末不回家,并严令不许他来学校接她。他应允,笑:“这小丫头,也是应该有属于你自己的了,不要一天到晚粘着哥!”她听了,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原来他一点也不喜欢和自己呆在一起。雅依问:“你哥咋不来接你了呢?”
  
  “我哥最近忙,没空。”
  
  “你哥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忙着约会,所以没陪你啊?”
  
  “我哥才没有女朋友呢!”她急急地说。
  
  “你哥那么帅那么出色,竟然还没有女朋友?”雅依的眼里有惊异,还有惊喜。
  
  是啊,哥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呢?高中时那些青涩男生便开始给女同学写情书了。大学校园里更是随处可见成双成队的身影。
  
  哥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呢?她不解。他皱着眉头看她和不同的男孩子约会。终于有一天,在她浓妆艳抹准备出去的时候,他抓住的她的手,说:“不准出去!”她抗争。他不由分说把她抱起来,狠狠地丢到她的床上,然后将房门反锁。他这么粗鲁,一点都不温柔。她地想着,如果是对燕这样的大,他一定不舍得这样。她哭肿了眼睛。他推门进来,手里端着热腾腾的饭菜。她别过脸,不吃饭,也不看她。他叹了口气,说:“小丫头,你成心想气死哥,是不是?”她猛地仰起脸说:“你真的生气了?你真的生气了么?”
  
  啊?他有一瞬间的发呆。“小丫头,你这样胡乱约会就是想让哥生气么?”他习惯性地皱着好看的眉头问。不知为何,她此刻竟大好,抢过他手里的饭菜,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边吃边说:“哥,我就是要看看你在不在乎我。其实我才不想和那些人约会呢,在我心里,谁也比不上我哥!”他听了这番话,呆了一呆,随即轻拍着她的后背说:“慢点吃,小心噎着。”“哥,我只是要你知道,如果你在乎我,我就会在乎自己。如果你不在乎我,我就会……哎哟……”他有力的大手正捏住她鼻子,她疼得大叫。“以后你要是再胡乱说话,小心皮肉受苦。”他恶狠狠地说着。她吐吐舌头,摸摸发红的鼻子,心里却美滋滋的。大四那年,她因各方面表现优异,被作为交换生送到美国哈佛大学就读一年。他很高兴。她却在他怀里哭红了眼睛。六年来,她从未离开过他,这一别就将是一年。“傻丫头,去读书是高兴的事啊,我至今连大学的门槛都没有迈进去,你现在要去美国哈佛大学读书,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吗?你为了我也要念好这大学,知道不?”“嗯!”她连连点头,是啊,她是带着他的梦想去念的大学。这样想着,她感觉肩上有种神圣的使命。“那么,王嘉先生,一年后再见了。”她没有唤他哥,她的心如小鹿乱撞。
  
  “一年后再见,瑜萍”他如此温柔地唤她的名字,如此温柔地轻吻着她的额头。她带着无比的幸福无比的憧憬去了美国。半年之后,她接到了雅依的一个电话,天旋地转,世界一下子颠覆了。她不顾一切向学校请假,订了最早的航班机票,回国。雅依在电话里哭着说:“你知道吗?我是那么那么地爱着他。爱到宁愿默默守候着他,爱到他不爱我,我还是爱着他。可是,我那么骄傲那么完美的,被他全毁掉了。我竟然爱上了一个同性恋。你哥哥,王嘉,他是一个同性恋。他杀了那个人,被关进了监狱!……”后面燕的话她一句也没听进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是同性恋?他杀了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抱着脑袋,身体慢慢无力地向下滑。
  
  往事历历在目。她来美国的前一天晚上。他独自躺在床上,很少抽烟的他,一根接一根,烟火在黑暗里忽明忽暗。她推门进来,拧开灯,睡袍滑落,完美的青春躯体一览无遗。他腾地坐了起来,从床上拽起被子裹住她,紧紧地抱入怀里。“瑜萍,你这是干什么?”他第一次唤她的名字,颤抖着声音问。她在他怀里号啕大哭:“,我无法控制地爱上了你,不是把你当哥哥那样爱,是那种一生一世相守的爱情!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她哭着,身体在被子里面瑟瑟发抖。他紧紧抱住她,泪流了下来,滴落在她脸上。他叹息,“好吧,我投降。我承认我爱你,胜过我的生命。可是我怕自己配不上你,你那么纯洁,那么美好!”“让我们相爱好不好,不长,就一生!”原来,她和他,是这样隐秘而又深情地互相深爱着。他和她相约,一年后她大学毕业,两人便携手步入幸福红地毯。往日的幸福深深刺痛着她现在的心。难道那晚他没有碰她,并不是出于爱她,也不是怕委屈了她,而是因为他是同性恋?只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怎么会这样啊?问天无语,她听到自己的心发出细碎的破裂声。
  
  一下飞机,哭肿了眼睛的雅依便扑过来,抱住她。“我哥他怎么样了?现在在哪?”她心里爱恨交织,却仍抵挡不住深深的牵挂。雅依抽泣着,告诉了她一切:当年17岁的王嘉走出大山后,无比地憎恶贫穷,立志要快速成为有钱人。但因为没有高学历,来钱快的工作便只能是在酒吧里当服务生。因为长相异常俊美,他很快引起了一个亿万富翁的注意,而那个富翁是同性恋。王嘉禁不住金钱的诱惑,终于泥足深陷。在那个富翁的调教下,没有过这样经历的王嘉开始以为自己是一个天生的同性恋,再美丽的女子也不能令他有半点冲动的感觉。直到遇到瑜萍。他曾以为自己是把瑜萍当作妹妹一样爱的,可是后来却发现不是的,那是一种前世今生的情,是一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是一种融入到彼此血液中无法割舍的爱情。尤其那晚,他还发现,自己原来是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强烈渴望着心爱的女人。他动用了一百二十分的意志力才控制住自己,他不想委屈瑜萍,他要给瑜萍一个完美的洞房花烛夜,他要让瑜萍成为他幸福的小妻子。他对富翁说,他要结束过去的一切。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子,他要娶她,要和她一生一世。富翁恩威并施均未果。终恼羞成怒。
  
  雅依一直心仪王嘉,隔三差五来找他,结果误被富翁绑架,以威胁王嘉回心转意。王嘉为救无辜的雅依,错手杀死了富翁。瑜萍泪如雨下,她不知道“哥哥”王嘉对自己的爱里,竟隐藏着如此深的曲折情仇。六年后。被判刑六年的王嘉刑满释放。走出铁门,迎面是一个抱着小孩的美丽女子。是瑜萍!王嘉愣在原地。“快,叫叔叔!”瑜萍逗弄着怀里的小孩。孩子扭过头不理会王嘉。王嘉凄凉地笑笑说,“孩子都这么大了?”瑜萍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妈妈!”孩子冲旁边大声叫喊着。那躲在一边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的女子不是雅依是谁?“哈哈,原来你们合起伙来算计我呢!”王嘉惊喜地一把抱住瑜萍,紧紧搂在怀里。
  
  瑜萍轻叹,为了等这一天,我等了整整十二年的光阴啊!
  
  是啊,16岁的瑜萍被他从酒吧捡回来已整整十二年。
  
  亲爱的,让我们相爱,穿过十二年的光阴彼岸,直到一生一世!
  
  男人这一辈子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女人——我认为一生不长、男人拥有一个真心爱自己的女人就够了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