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你的情是一生还不了的债

作者:踏雪寻梅simple时间:2014-04-19浏览量:
导读:秋风萧瑟,不是有落叶从空中划过。南风中学,依然矗立在繁华大街的一角,伴着逝去的时光,似乎又沉稳了许多。 还记得开学第一天,正值夏季酷暑时节,天气炎热,通往南风中学的各条大小路上车水马龙,行人是络绎不绝,学校门口堵的水泄不通。纵使恶劣的天气也
  

  秋风萧瑟,不是有落叶从空中划过。南风中学,依然矗立在大街的一角,伴着逝去的时光,似乎又沉稳了许多。

  还记得开学第一天,正值夏季酷暑时节,天气炎热,通往南风中学的各条大小路上车水马龙,行人是络绎不绝,学校门口堵的水泄不通。纵使恶劣的天气也阻挡不了学生家长报名的热情。然而不知不觉中,一学期已过去了一大半。新生熟悉了这陌生的校园,和想象的一样清静,美丽;毕业生忙于高考的同时,也珍惜着在学校的每一天。一切都很祥和。

  时光碾转至三年前。一大早,陈飞燕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大街上,虽说在城市,迎面的冷冽清风,丝毫不比农村逊,她颤了颤肩,望着不远处的学校,又加快了骑车的速度。很快就到了校门口,今天似乎来早了,还没人来呢!见门卫大叔大叔早就在值班了,打了声招呼:“叔叔,早上好!”“你好,呵呵,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今天起早了。”“哦”门卫大叔露出和蔼的笑容,感觉女孩很讲礼貌,望着远去的车影,门卫大叔不禁叹道。

  停好了车,陈飞燕背着书包行走在校园宽阔大道上,踏着轻盈的步伐,贪婪的吸着清新的空气,感觉还有点花香味。顺着香味的方向,她找到了那棵桂花树,凑上去一闻,香味真浓。见四下无人,她想夹朵桂花放在书本里。正准备摘花的一瞬间,她看见旁边有块警示牌:无人摘花花满枝,留得香气满校园。陈飞燕缩了缩手,就觉得有点失落感。这时,一阵寒风扑面,桂花花瓣撒落了一地,她眼前突然一亮,拿出一本书翻开来,轻轻摇了摇树枝,花瓣尽数落到书本里。看着满意成果,心里颇有开心。倏忽间,已有好多学生来了,陈飞燕立刻向三楼一(08)班走去。

  “小燕子,你好早啊!"

  陈飞燕回过头一看,原来是班上一调皮男生,脸上顿时一片潮红,应了声:“早上好。”

  张大龙是班上倒数第一,又调皮,也不知道他当初怎么进南风的,不过为人还好,没什么坏心思。本以为没话说了,谁知张大龙又嬉皮笑脸道:“你作业做了吗?借我抄下。”

  陈飞燕不想和他纠缠,很果断的说:“没做。”

  “骗人,你把书包拿给我看一下。”

  “我不。”

  ······

  见此尴尬情景,张大龙觉得陈飞燕是铁了心不借,一边走一边坏笑道:“你如果不借给我,我就告诉你偷摘桂花!”

  “随便!”二字说完,陈飞燕坐在自己位置上,一声不吭。

  张大龙气的头都冒烟儿了,一对怨怼的眼神夹杂着些许鄙夷的目光却很无奈,只好乖乖地回到自己位上。一天下来,张大龙闷闷不乐,同学也感到十分诧异,今天大龙是怎么了,居然这么有耐心坐在那里听课。其实张大龙是想不通陈飞燕怎么就不理他,是语气不对,还是话说错了,至于上课认真听讲,那确实大大的被误解了,他一天都在发呆。

  冬日将近,天黑的很快,路旁已是华灯初上,霓虹闪烁。放学路上,张大龙想了很多,自己调皮了十几年,怎么就败在一女生身上了,可能自己是真的喜欢上她了。深夜,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翻开被子,披了件棉袄,望着窗外的,心里是落空的。他决定第二天去向陈飞燕表白,不管结果怎样。

  第二天中午放学,陈飞燕和几位女生骑着车一路上欢声笑语,张大龙在她们跟着,却始终不好意思开口。等到那些女生走光后,张大龙骑车追上前喊道:“陈飞燕”

  陈飞燕回头一看,又是那死不要脸的家伙,怔了怔回道:“干嘛?”

  “我喜欢你!”

  陈飞燕一听,脸红得像个大苹果,好长才有所反应:“额,你还是好好学习吧!”

  “你讨厌我?”

  “不是!”

  “那······”

  “告诉你实话吧,我不喜欢调皮并且整天游手好闲的男生,你以后别找我了,让别人看见了不好!”说完,使劲蹬车远去了。

  张大龙本想开口再说几句话的,可惜陈飞燕丝毫没有给她半点机会。但那几句刻骨铭心的话在她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回响着。他找到了她不喜欢自己的原因,开始慢慢改变自己,努力学习,而陈飞燕自然成为了他学习的动力。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高一学年都结束了,张大龙的成绩也有所进步,至少说不是倒数第一,在班上排到了中等水平,但是任凭他怎么用功也赶不上前了,他真的没有那天赋。由于身体素质还不错,高二分科时,选择了体育班。他知道只有远离了喜欢的人,自己才能更有动力为自己的明天奋斗,操场上他挥汗如雨,学习上他倾尽心力,很快在体育班上拔尖,校运动会上,打破校运动会种种记录,一人拿下十几项第一名。当秋风再次吹拂在陈飞燕脸颊上时,带去的不仅仅是寒冷,还有张大龙的事迹。有时候被一个人喜欢,并不是拒绝就能终了的,相反心里还略有一丝负担。但是,她努力克制自己,呵呵,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冬日,北风呼呼,天寒地冻。天空上微微发热的,丝毫没给地上的人们带来一点温暖。张大龙穿着厚厚的大棉袄,哼着悠闲的曲调,走在小巷里,和往常一样来到了那家老旧的早餐店。

  “刘叔,一碗牛肉面,两个烧卖,三个长筒夹心脆饼,要甜的。”

  “来啦,来了,咦,我说大龙啊,今天咋吃这么多的?”

  “星期六,好,好好吃顿早饭!”

  “哦,怪不到的,今天不着急,慢慢吃,哈哈。”

  五分钟后,张大龙坐在靠门的桌子旁慢慢吃了起来。忽然发现有辆熟悉的自行车停在门外,感觉像极了陈飞燕的自行车,越看越不对劲,那就是陈飞燕的车。张大龙心里高兴起来了,有机会啦!他环顾了四周,没看见陈飞燕,有点扫兴,兴许是看错了,继续吃完。良久,付完钱,张大龙走到那自行车旁,仔细一瞧,真是陈飞燕的车。这时,旁边的巷道里传来几个男生的笑声,张大龙走近,看见一个高个子嘴里叼着烟,一个头发染得黄黄的,一个胖子,还有一个跟着后面混的,他们边走边笑。这几个人,张大龙早就见过了,混的不咋滴,常常出现在小巷里。张大龙眼皮一阵乱跳,估计多半与陈飞燕有关了。张大龙偷偷尾随过去,五六分钟后,一女生哭泣声渐入耳际。原来陈飞燕被关在一间屋子里,难道?张大龙不敢多想,他们图谋不轨,想······他气得暴跳如雷,还有些惊悚,为了压抑心情,只好潜伏在后面,等待时机。见四人进了房屋,他心急如焚,把一户人家倚在墙角的铁铲踩成两半,制作了一个临时的棍子。几秒钟的功夫冲到了屋子旁,一棒打碎窗户,吼道:“滚出来!”

  那黄头发青年瞥了一眼,感觉不好,有点讶异,如此谨慎做事,还被人跟踪了,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却被张大龙当头一棒,打晕在地。其他三人此刻也走了出来,见此情状,胖子直道:“你最好别多管闲事,不然今天我们弄死你!”

  张大龙听得感觉像电视里的黑社会,叫道:“关我女朋友,想死啊!”说完冲上前,又是当头一棒,三人一闪,落了空。有两人靠近两面夹击,张大龙侧过身,还是被一人踢了一脚,他举起木棒甩在那人脖子上,那人不幸,顿时倒在地上,没有了战斗力。其余二人,一个高大结实,一个就是先前说话的胖子。张大龙把木棒扔得远远的,想和他们拼上一把,也示意肉搏一次。其实不然,木棒若被抢走了,那样就胜少败多了。倏忽间,胖子从一旁抱住了张大龙,他无法动弹,狂扭着身子,高个子上前踹了两脚,胖子退了几步,张大龙只觉得天旋地转,肚子天翻地覆的剧烈疼痛。此刻,高个子又迎面冲了上来,张大龙灵机一动,手指往后面胖子脸上戳,胖子吓了一跳,手松了开来,张大龙使出浑身解数打了一记重拳在高个子脸上,没等高个子反应过来,他又一脚对准其胯下,使劲踢了过去,高个子疼得在地上打滚。张大龙刚缓过气,却没注意身后,胖子卡住他脖子把张大龙按在墙上,猛的几拳往他头上打,张大龙有点晕眩,拼命挣了下去,头上已开始冒血。

  两人又扭打在一起······

  陈飞燕从窗口逃了出来,不知所措。脸上的泪珠已干了,还有丝泪迹,隐约可见。

  张大龙看见陈飞燕,心里很惊喜:“你先到刘叔早餐店,我一会儿就去。”陈飞燕看了几眼,几分不舍之情,很快就离开了。

  陈飞燕焦急的等待着,阳光温暖的照在大地上,寒气渐消。终于看见张大龙跑步过来,连忙问道:“你没事吧?”此刻,张大龙衣服破了好多,脸上手上都是血,回道:“没事,你忘了我是体育生!这几人都打不过,我怎么去比赛啊?”两人相视一笑······

  “你坐我车上吧,我驮你。”

  “这怎么行。”······张大龙只好坐在车上,欣然的欣赏着这背影,到了一家私人诊所简单包扎了一下。张大龙要离开,陈飞燕说:“张大龙,真是对不起你呀,害你受了这么多伤,以前我还那样对你!”“你这是怎么说话,今天换了别人我也会救的。”“你不怕他们再找你。”“我才不怕,我哥们那么多,这几人我都认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是注意注意你自己吧,以后一人就不要到这小巷子里了,你长这么漂亮不被盯上才怪呢!”张大龙微扬的嘴上带着笑意。“你说什么呢?”陈飞燕脸上微微泛红,心里早已不对张大龙反感了,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张大龙很珍惜两人在一起的时光,可是还有着过去被拒绝的阴影,他不想彼此陷得太深,误了自己学业,误了他人。对陈飞燕说:

  “我回家做作业了。”陈飞燕笑了笑,说:“变认真啦?”“嗯嗯,我想上个好大学呢。”说完就要往回跑。“什么好大学啊?”“厦大。”陈飞燕惊了一惊,居然和自己的理想大学吻合。回过神,想起了之前打架的话,不禁问道:“你刚才称我是你什么的?”“什么时候?”“刚才打架时。”陈飞燕娇羞的说道。“额,那个,我瞎说的,呵呵,别介意啊。”

  在回家路上,陈飞燕真希望来年能和张大龙走到一个学校,她似乎喜欢上了这句不经意却又刻意的话,或许自己也喜欢上了这个曾经调皮向她借作业抄的男生。

  暮色降临,月光如流水般泻在大地上,外面的世界让人看得影影绰绰,夜晚的天空被月光覆盖的太多了,星星不是太亮,但这一亮一暗的夜空才是最美的。张大龙坐在窗前深情地望着夜空,以前曾多次看过夜空,却不能比拟今次。他不知道这一刻在另一个地点自己喜欢的人也在欣赏着这夜空,他胡思乱想,她想入非非,二人都没有动静,生怕惊扰了这夜,谁也不知道这未来会发生什么事。

  那星期后,张大龙再也没去过学校,陈飞燕也再也没遇见过张大龙。听人说,张大龙似乎转校了,似乎什么原因不上了,他们班的老师没说清楚,学生就没多问。一年中,陈飞燕学习很用功,她的梦想,她的学校,还有她想遇见的人。

  一年后,如她所愿,她顺利被厦门大学录取了,她找遍了全校学生的名册,却没有找到一个叫张大龙的人。

  三年后,大学假期里,陈飞燕回到家乡,去了一趟南风中学,她找到了张大龙以前的班主任。问他关于张大龙的事迹,那里只有他的传奇,他班主任讲,张大龙这孩子在体育班学习最用功,体育也最好,不过后来离开了。

  陈飞燕听得出话里带有一丝哀伤,她不知什么原因,在苦苦相求下,那班主任给了张大龙家地址。在去往张大龙家的路上,她想了很多,却不知道张大龙为什么不上学,难道是逃避自己,难道是压力太大,又或是······

  陈飞燕一路赶到了张大龙家,透过透明门看见一小男孩在客厅做作业,轻轻敲了敲门,问:“这是张大龙家吗?”小男孩看了看外面的陈飞燕回道:“是啊,你是?”

  小男孩打开了门,陈飞燕道:“我是他同学。”

  “哦”

  “你哥呢”

  “我哥啊,他,他不在了。”

  “啊,什么不在了,怎么回事,去哪儿了?”陈飞燕下的脸上血色全无,情绪显得十分激动。小男孩望着陈飞燕,心里顿时掠过一阵哀伤:“你我妈说,三年前星期六晚上,我哥骑车出去跟我妈说去散散心,遇见一位小女孩落水,见没人敢救人,我哥就下去了,大冬天,河水冰凉,他把小女孩救上来了,可那小女孩非要她掉在河里的气球,哭嚷着,我哥又下去了,后来就,就······再也没能上岸,哎。”说到这小男孩眼泪都出来了:“被救上岸时,他已没了呼吸,身上还有很多伤口我妈知道我哥调皮爱打架没追究什么,就结束了。”陈飞燕听完,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大哭起来。小男孩望着这陌生的大姐姐,很想安慰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会儿,陈飞燕抽泣声小了下来,小男孩呢喃着说:“我有我哥照片。”听到有照片,陈飞燕停止了哭泣,喉咙有些沙哑:“在哪儿呢?”小男孩拿出一张很大的照片,说:“喏,就这了,就是我哥最帅的一张。”照片里的张大龙穿着一身运动服,双手抱在胸前,微笑着,身后是南风校园的景色。

  陈飞燕看了好长时间,又瞥了小男孩几眼,她不知道张大龙还有个弟弟,从小男孩身上她似乎看到了张大龙的身影,许久后,拿着照片离开了。

  陈飞燕知道这世上再也不会出现一个张大龙。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能够取代张大龙。如果张大龙下水救小女孩前没遇见自己,他也不会遇见小女孩落水,他也不会死去,还有满身的伤。

  站在寒冷的秋风中,陈飞燕纤纤长发随风飘扬着,她觉得自己欠张大龙太多了,秋风呼啸而过,几滴眼泪也飘走了,中唯一的,来的匆匆,去的匆匆,她的心绪飘回了三年前。

  文/踏寻梅simple:877692731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