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二十四

作者:流沙河时间:2016-06-28浏览量:
导读:作者介绍: 流沙河( 1931 ~),生于四川成都,原籍四川金堂县。著有诗集《告别火星》、《农村晨曲》、《流沙河诗

作者介绍:

  流沙河(1931~),生于四川成都,原籍四川金堂县。著有诗集《告别火星》、《农村晨曲》、《流沙河诗选》等。

作品正文:

  50年代初,参加革命,不懂规矩,犯了错误,当众宣读自我检查,心头紧,舌头笨,竟将表态句:“回到人民立场”误读成“回到国民立场”。听见周围哗笑,急改口,殊不知又错误说成“民国立场”。立刻招来痛斥,乃自掴其脸焉。

  乡村诊所设备简陋,病员趴在长凳,不论男女,暴露白臀于众目睽睽下,接受注射。

  戴上右派帽子,剥夺同志称呼,适逢国庆,机关食堂设宴聚餐,幸蒙管理人员叫去恭陪末座。方窃喜也,正欲进攻麻辣鸡块,忽听首长厉声宣布:“在座各位,凡属革命同志,请起立,干一杯!”起呢,还是不起?干呢,还是不干?Tobeornottobe,恰似汉姆雷特。

  初邀女友饮聚于西餐厅,叫菜阔绰。餐毕付账,天哪,出门忘带钱包!

  刚刚被撤职,党外尚不知,仍以官衔高声敬称,恰恰又被夙敌听见。

  剽窃他人作品,改头换面,荣获地区好评,应邀赴会登台介绍创作经验,谈得舌现莲花之际,惊见被剽窃者闯入会场,昂头阔步,直向讲台走来。

  右派分子拉粪一车,遇女友陪股长在桥上看风景。

  衣锦荣归,宴飨亲友,门庭若市,忽有髫年伙伴,今蓬头垢面已划成坏分子矣,跑上门来大声嚷嚷:“哈!你哥子就认不出老弟啦!我们一起偷过王癞子的烧饼呀!”

  低头挨斗,详细交代“乱搞男女关系”具体操作过程。

  收到国宴请柬,心情过于激动,错看“下午九点”为“上午九点”,提前赴宴入座,被宾馆保卫科逮去审查,由本单位行政首长前来取保开释。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