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居住的街道

作者:紫萤时间:2014-05-10浏览量:
导读:絮语 一 沫想得到这个男人的爱,可他从没有爱过沫,沫始终是个寂寞的女子 起始 回忆 第一次见到他时,夜是黑而潮湿的,雨后的空气,湿冷干净,草地上挂满晶莹的水珠,在淡淡的月光下,明亮幽静。 沫在路灯下等他,借着灰黄阴暗的路灯整理着装,理顺被微风吹
  

  起始
  
  回忆
  
  见到他时,夜是黑而潮湿的,雨后的空气,湿冷干净,草地上挂满晶莹的水珠,在淡淡的月光下,明亮幽静。
  
  沫在路灯下等他,借着灰黄阴暗的路灯整理着装,理顺被微风吹得有点凌乱的黑发。没有着妆的沫,一脸素颜。
  
  他骑着一辆电动车姗姗来迟
  
  路灯下,沫着,看着他那小巧的电动车,忍不住发出一串爽朗的笑声。
  
  听闻沫毫无预警的笑声,他靠在电车旁很绅士地微笑着,等到沫停止了笑声,他才问:“我们要去那儿?”沫不经思考便脱口而出,墨绿园
  
  小巧的电动车只能承载一个人,那便是李沫
  
  他朝着公园的方向开去,潮湿的夜风在沫的耳边嘶嘶吹过,柔而顺的秀发在一路的路灯下飘散,他说,你的头发很香,清淡的茉莉花香。
  
  沫说,我只喜欢茉莉花香。
  
  深夜了的墨绿园空阔幽暗,高大的树影魁魏,空气里充满着阴暗和湿冷。寥寥无几的看似情侣的人在幽林中漫步,沫对情侣这对词汇并不敏感,因为沫从不奢望过哪天爱神能降临到自己身上,再一次体验爱的圣洁。沫认为自己已经是个被爱神遗忘了的人
  
  园中深处霓虹闪烁,那是一家歌舞厅兼茶厅,因为雨后的湿冷,客人无几,没有以往的繁荣和喧噐,一首悲伤的歌曲幽幽传来,低低的女声,的旋律。这是沫喜欢的氛围,幽静阴冷,沫讨厌喧噐和。
  
  沫在离他1.5米远的地方等他,他在寻找适宜的停车位。
  
  1.5米似乎注定是沫劫数,蕴育着破碎和残缺,那是沫很久很久以后才意识到的,1.5米的起始,1.5米的结束,爱注定在1.5米的距离里萌生、消逝。
  
  他陪着沫将大半个墨绿园逛完,始终和沫保持着1.5米的距离,初次见面的他们有着羞涩和腼腆,并不越线,即使深夜的夜空黑蒙蒙的,空气里始终泛滥着湿冷的味道。他们谈论了很多东西,、梦情缘,无法入睡,棉被再厚也温暖不了,这是一份透入骨髓的寒冷”
  
  他伸出手,想轻轻抚摸掉沫脸上的伤痕,一道看不到的伤痕,他隐隐的感觉到它就停留在沫的脸上。但就在他快要触摸到沫的脸颊的那一瞬间,沫低下了头,别过了脸,黑色柔顺的秀发滑过他的手指,冰凉柔顺的感觉。他尴尬的一笑,讪讪的收回了手。
  
  沫有一头很美丽的秀发,纯自然的,黑色的,柔顺的,随风飘逸的秀发。他喜欢她的秀发,却不动声色。
  
  他的指尖留有沫发间清淡的茉莉花香
  
  今夜,他西装革履,一双黑色的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亮,沫觉得他精致的五官就数他的眼睛最为漂亮,那是一双可以传情的眼睛,它触摸着沫总是那么炯炯有神
  
  沫却从不敢看他的眼睛,即使他曾经要求过沫看着他的眼睛,他说一个人的眼睛最能表达内心的。他常常毫无预警长久地注视着沫,希望沫能读懂他的情感,但每次沫匆匆与他对视了一眼,便别开了视线。沉默着,不再言语。
  
  而每每此刻,他和沫的距离不知不觉变为了1米。
  
  他们又再一次在夜深人静的墨绿园里静静地交谈了两个小时,沫每次见他时总是在深夜,沫说,夜深人静的时候,人的思想最为清醒最为活跃,这时候的交谈是心灵的谈话。
  
  他说,人的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就在深夜,深夜里的孤男寡女最容易并发出激情的火花。他说这话时,眼睛是明亮的,沫忘记了冬季的微寒。
  
  “那我的意志力是很顽强的,无论也有多黑,我也不会畏惧寒冷,不畏惧是因为此刻有你,你是护花使者嘛,不寒冷是因为我有外套,”沫戏孽的笑着,黑夜里他看不清沫清冷的面孔。
  
  冬末春初的夜依旧寒冷,墨绿园被淡淡的薄雾覆盖,一片幽深渗透着冰冷的空气,沫衣裳单薄,米白的风衣在寒风中衣角飘飘。乌黑秀丽的发上附着细小的雾珠,随风微微轻荡。沫低着头,将半张脸埋藏在秀发中。他脱下了他颈间的围巾,递给沫,说,夜冷,围上它吧。这是一条黑色的围巾,沫在黑夜里触摸着它,柔软而温暖,但可以从指间感觉得出针线的粗糙与边缘的不平整。沫想,织这条围巾的女孩子应该是第一次拿针线吧!
  
  “这是我大学的女友为我针织的围巾,作为的我生日礼物,送与他的,可现在她早已为人妻……她家境好,她父母反对我们在一起……我那会离开她时,她哭了整整一个月”,他沉默了一会
  
  “那你要好好珍惜这条围巾了,我曾经深爱过一个人,等候了三年,也从没为他针织过一条围巾。”沫微笑着,看着他沉思的侧脸,静静说道
  
  他看了看沫,“我不是把它带回家乡了?两年了依旧让它呆在我身边”
  
  沫笑了笑,“看来你是个深情的人”
  
  他呵呵笑两声,
  
  “夜深了,我送你回去吧!”他看了看手表,近凌晨一点。
  
  “你知道围巾的暗语么?”沫坐在他的后座
  
  “是什么?”他在前头开着电动车,沫通过车头的镜片,看着他那张年轻的脸,青年的朝气略带着拼搏的沧桑。
  
  “是”,沫搂着他的腰,平静的口吻
  
  这个她从没有在白昼见过一面的,她保持着对他美好的幻想。
  
  至今,沫想起与这个男人见面的次数也没超过十个手指的男人。沫却永远记得了他,就像沫的,在心底如火烙一般,无法抹灭,甚至在今后每个寂静的夜里如一把抹着蜜浆的刀子刺痛着沫的心,让沫真真切切感觉到了甜蜜里的痛苦。
  
  也许,人生不应该对真爱有太多的向往;也许,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真爱
  
  对真爱寄予太多美好的想象,现实往往将之撕至残缺、粉碎。措手不及,无法防范。
  
  遇到他时,沫以为那是她寻找了很久的真爱,可那不过是一场幻觉。醒了,才发现自己的心早已破碎。
  
  三
  
  第三次见到他时,他一身休闲,宽大的T桖,浅蓝色的牛仔,还有脸上一份轻松闲适的惬意。这是一天的操劳之后身心放松的良好状态,沫觉得他是个能将工作和休闲把握得很好的一个男人。
  
  无论多忙,他在沫面前展现的都是落阔而明媚的一面,这正是沫所缺少的,这也是沫一直以来寻找的东西。
  
  自己没有的东西,可以从别人的身上寻得,能看着,感受着,渲染着,也是一种。沫看着他,不由得微笑着,他出其不意地拍了拍沫的头,“笑啥哪!”
  
  “笑月亮,看,弯弯的余角,像一个笑媚的女子。”他顺着沫伸出手指的指向望去,只看到幽深的夜空,空濛一片,凄冷的夜,没有星星,月光几缕。
  
  “月亮在哪呢”
  
  沫笑着,不回答
  
  沫第一次问及了他的梦想,他平静的说,“对于生活我没有什么伟大的梦想,我只想在平淡的生活里做着平淡的需要我去完成的事情,为自己和为他人谋一点福祉便好,如果非要讲一个理想,那我最大的理想便是做一名能为更多受了欺压和冤屈的人讨一份公正。这是一名律师的责任也是我最大的愿望,所以对于生活我一直蠕蠕前行但也从不气馁。
  
  沫给予热烈的掌声,他看着沫的笑容,又轻拍了拍沫的头,“笑啥呢”
  
  沫抑制住想笑的冲动,正色道,“没啥,对于有梦想的人,都应该要给予鼓励,生活是个大染缸,再纯洁美好的梦想都有可能会被染上五颜六色,失去其本身的色彩。坚持梦想并不容易。”
  
  不知何时,他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轻拍着沫的头,看着沫转过头来,带着点怒气的责备的眼神,他却轻笑着,他幻想着沫大发雷霆时的样子,可沫从不发脾气,就连故作的脾气都没有。
  
  沫是个很好被欺负的女孩,他喜欢欺负她,只是沫感觉不到。
  
  今夜的月光很圆,没有残缺的一角,就连月亮上那一小片灰白的瑕疵若不细看也不轻易发现,这样的月,沫看着,仰望着,眼角润泽。
  
  沫说,“她不应该再流泪,流泪是懦弱的表现,伪装的坚强,至少不会让小瞧自己的人看不起自己。所以,伪装得再辛苦再拙劣,也要继续伪装,直到自己变得强大。”
  
  “你可以寻求保护,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愿意无怨无悔地守护着你,你应该继续等待和寻找,哪怕此刻他并没有出现。你应该相信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的守护。芸芸众生,总有一个人是你今生的唯一。”
  
  她沉默着看了他一会,浅浅笑道,“很可惜,不是你”
  
  “为什么我就不可能了?他实实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难道这里不够宽敞厚实,不能为你遮风避雨?要不,你来试试,到我怀里来体验体验看看它是否能遮风挡雨?”说着,他张开双臂作势要将她拥入怀抱的姿势。
  
  她笑着,爽朗的笑声,躲过了他的嬉戏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可他深深地伤害了我,从此我不愿再相信爱情。“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为你讲述一段。”
  
  黑暗中,他平静的点点头。
  
  我遇见他,是在一列火车,我在1号车厢,他在7号车厢,因为火车要渡过琼州海峡,火车被分为几节,陈列在渡轮上,偶然,我一眼看去,坐在1号车厢的我看到了坐在7号车厢的他,海面上灿烂的霞光衬映在他的脸上,他看着我,灿然一笑,从此,我便记住了他。
  
  他的笑容,阳光而灿烂,那一刻温暖着我疲惫的心,旅途的劳累,因为他的微笑,消失遗尽。
  
  我下了火车,在茫茫人群中寻找他,迫切地,却没有找到他。
  
  我在他下火车的那座城市里停留了一个月,每天游逛于都市最繁华的地带,只为再次遇见他,可始终没有。
  
  当我带着失落的,回到了之前工作的城市,在那里,我遇到了他。
  
  那会,他来我们公司,正好工作了半个月。
  
  那会,他刚好失恋,而我,在他最失落最的那段里渐渐走到他的生活中。
  
  我以为,只要我一直努力着,有一天他会爱上我
  
  很可惜,那不过是自我的欺骗
  
  我始终记得他曾对我说过,爱与被爱,,他愿意选择被爱
  
  他突然停下来,看着沫,黑夜里他的眼睛闪闪发光,那双黑而明亮的眼睛此刻正端倪着沫的脸,片刻,他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半戏孽半严肃问道,“你会爱上我吗?”
  
  不会,沫正色着脱口而出,没有片刻的犹豫,他看着沫那张严肃的脸和坚定的眼神,笑得更疯狂,寂静的夜里回荡着他那放荡不拘的笑声,沫说,“你这回可算是个疯子。”
  
  “这是自我的释放,狂笑是释放心中不快和恼怒的一种良好方式,不失得体又可显的张扬。你可以试试放开嗓音笑上两声,你会感到很惬意。不要整天绷着一张严肃的脸,你可是个美丽的女子,应该拥有靓丽的青春”
  
  沫冷笑着,不再回答
  
  “你接着说,当一个女子的聆听者是我的荣幸。”当他们沉默着拐过了椰道上寂静的角落后,他打破了沉默
  
  沫怅然若失的轻叹一声,沫感觉到自己隐隐的失落,模糊不定的异样的感觉在沫的心里悄然滑过,沫无法解释那样的感觉,更不知道给予沫这样淡淡失落的感觉的是他还是早曾为过往的他。
  
  “我却想告诉他,爱与被爱我选择去爱,被爱与我而言是份沉重与自私。会让我的灵魂无法安息。去爱,虽然会有无尽的痛苦,可我却心肝情愿,无怨无悔。毕竟在这份始终不属于我的世界里,付出最多的是我,不是他,受伤害最深的是我,也不是他。
  
  我不希望他被伤害,如果可以,我希望他这辈子都是幸福的。
  
  撕心裂肺的痛,一个人默默承受就好。
  
  可他,在我们渐行渐远,注定成为过客的那一刻,他依旧没有祝福我
  
  直到现在他依旧沉默着,就像漆黑的夜里,我闻到夜风潮湿的眼泪,却听不到哭泣的声音,这是他给予我的惩罚,来自内心的愤恨与牵挂。”
  
  “他不是那个知你疼你爱你的人,放弃他,你很明智。”他在淡淡的月光下静看着沫,沫从他漆黑明亮的眸子中看到了一个浅笑的女子
  
  沫别过脸,朝着那片随风发出沙沙的椰林走去。
  
  “后来呢?你那么爱他,为何选择离开?”
  
  “也许是我主动追求他吧,所以,他才这般不珍惜我。
  
  两年的痴心等待和追求才换来他一年的相守,我知道他并不是真的爱我,他只是被他的前女友伤得太深,空虚之际选择我,当做一份情感失落的慰寄品,我一直等待着他有一天能爱上我,可他没有,他从没有对我说过一句我爱你,即使我为他洗衣做饭像个保姆一样伺候着他,也许,时间久了,他便认为那是理所当然,也不再存有感激的心理。
  
  我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我的心常常感到疼痛,为他,为他的不在乎,我常想既然这么痛苦,那就离开,可我做不到,因为我无法想象,离开他,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直到有一天,他的前女友回来了,留学回来的她,第一时间来找他,我看着他看她的眼神,我的眼泪掉落了,那是我认识他三年来从没有见过的眼神,他从没有用那样的眼神望过我,爱怜、疼痛、愤恨、纠结、喜悦及爱恋。我知道我输了,输得彻底。
  
  后来,他选择了他的前女友,沫平静了一会接着说,我曾等过他,可是他终究是把我忘了。
  
  那天,雨下得很大,我等他一夜,他没有出现。我和他说过,如果他来,那么我们从新开始。。
  
  有时候,抛弃,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对于不爱的人,放弃了也不痛不痒。
  
  从那天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我有电话短信联系过他,可他不接听也不回复。与我,他选择了寂静,似乎他在我的生命里就像一场梦,醒来了,什么也没留下。
  
  就连他的祝福,也迟迟未到,即使,他知道我很希望他能好好的和我说声再见,哪怕以后从此不见。”
  
  “你呢?你的前女友那么爱你,为何不选择和她坚守到底,我不相信你会因为她父母的阻挠就放弃她。”
  
  “他挠挠后脑,带着些无奈与遗憾的口气说道,我决定回家乡创业,而她不合适和我一起回来,长痛不如短痛,早分了也好。
  
  好吧,不聊这些过往的事情了,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沫点头应允
  
  我喜欢流离的生活,随心所欲,不喜欢按部就班,那枯死的生活会让我的生命发出死亡的气息。
  
  那夜沫从他的电动车走下来的那一刻,沫背着他说了这段话
  
  他笑着,像往常一样举起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暗黄的路灯照在他的身上,一片落阔,沫想看清他的脸,那一刻沫想牢牢的记住他的样子,这个与沫而言有着异样情愫的男人。
  
  第四次见面,他拥抱了沫,沫在他强有力的拥抱之际挣扎了几下,便放弃了挣脱,有些人注定会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和你相爱一场然后又悄然离去。沫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时开始迷失了自己的心,也许就从他拥抱沫的那一刻起有也许是从那低低的昏黄的路灯下,他落阔而明媚地斜靠着那辆小巧而陈旧的电动车挥动着手和沫告别的那刻起。
  
  沫不记得,也不想去记得,有些东西拥有过,美好过,便足矣。
  
  可沫还是常常回想起那夜,他问,你爱我吗?沫亲亲切切地感受到被他拥抱着的温暖和明媚的心悸,却不敢承认,也不愿直视心底的声音,慌乱之中,挣脱他的怀抱,冷冷地说,不,我不会喜欢上一个每次和我见面,都喜欢拥抱我的人!
  
  那夜,沫看到了他黯然失色的面孔。
  
  拒绝之后,又是黑暗,黑暗之后,终究是黎明
  
  橘色的阳光在天际闪烁,慢慢地蔓延到街边的椰树,甚至是那遥远的山峦和及未散去的白云。沫已经习惯躲在黑暗后面观看黎明,沫害怕那寸阳光,它会将沫眼底的憔悴和疲惫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世人的眼皮底下,陌生的,熟悉的,亲密的,甚至是沫最爱的人。因为失去,所以在失去时总想给对方留下最美丽的东西,哪怕是美丽的面孔。
  
  “现在的我失去了内心深处阳光灿烂的东西,就连容貌也不再美丽,我不愿在阳光底下见你,黑暗给予你我的神秘,似一层面纱,遮住彼此的瑕疵,有时候,幻想也是一种希望。有一个期待着的希望,生命也就有了存在的意义。
  
  所以,我只愿意在黑夜里见你
  
  如果,黑夜来临了,你若有一点点的我,那么,请呼唤我。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