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的哭泣

作者:大山无影时间:2015-03-17浏览量:
导读:海洋在哭泣自己,也在哭泣人类。
  

  题记——
  
  生命来到地球的时刻,海洋就是一位。她经历了许多物种的变迁,她都默默的关怀着生命的成长,她无怨无悔。当人类来到了地球之时,她依然敞开了温柔的怀抱,欢迎新的雏儿来临,然而这个雏儿将她的灵魂都穿透,肉体撕裂,思维扔到了悲哀的尽头。
  
  这是一望无际的,海水瞪大着眼睛望着苍穹,白天在凝视,夜晚也在凝视,不知疲倦地凝视了亿万年。那时候的头顶都是很蓝,没有过多的杂物,如今天空上多了一些波动,多了一些嘈杂的声音,这些都没有什么。大海依然可以瞪着眼睛遥望着,似乎没有生气。
  
  不知道从何时起,大海感觉到了郁闷,血液里的湛蓝都镶嵌着莫名的忧伤,那忧伤并不是远古的呼唤,更不是梦境的烦躁,倒像是血液的糜烂。发出了阵阵的恶臭,来往的船只吻着一丝一缕的味道,一如既往地驰骋在大海的肌肤上,将钞票运过马六甲,又卸载在了好望角,再通过浓烟的袅袅飞到了北冰洋。人们的足迹遍布着地球的表面,大海的肌肤乐意被划来划去,伤痕累累转眼愈合。不是因为这些烦闷,反正大海有点病怏怏的,提不出半点精神气儿。
  
  现如今的海底——大海的骨髓里长满了垃圾,那些黑的白的,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在海底徜徉,它们都长命百岁,没有一个会中途夭折的,都在海底的温床里着,活地好好的。这么多的海底垃圾平均个数为0.04个/百平方米,平均密度为62.1克/百平方米。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金属类、玻璃类和木制品类分别占22%、15%和11%。这么的多的新生物在纯洁的大海腹内装着,她能好受么?在我们的家里的地板上,倘若飘影着一根头发丝,我们都会弯腰拾取,丢弃在垃圾篓,换取心灵一片洁净。
  
  大海是没有那么好的福气,她只有忍耐这些毒疮在体内蔓延,饱受着煎熬,泪水在肚内翻滚,掀起一阵阵的巨浪,酿造了不少船翻人亡的悲剧,这些事儿,人类似乎不在意,不过是大海的小小脾气罢了,随她去好了。
  
  大海在哭泣,她的毒瘤一个个蔓延就罢了。偌大的水族也在犯病,鱼虾也在萎靡不振。
  
  君不见海中的大龟在浮尸碧波上,它们弄不明白自己吃下去的东西为何就不能消化呢?君笑问,海龟吞食了什么?海中的漂浮物。那些美丽的胶带和塑料丝都仿佛成了食物,海龟竟然没有味觉,吃下的塑料在胃中和肠子里捆绑着,堵塞着。海龟才发觉自己闷都慌,所有的食物都无法下咽,眼睁睁地望着食物饿死。它们是低等的生物,它们无法辨认那是佳肴,那些是毒物。海面上一大片一大片的饿殍成就了人类的科技先进。
  
  我们张开眼睛瞅瞅,海洋里有些什么漂流物物吧!当然也包括我们里的漂流瓶。睁开眼界看海滩吧:塑料袋、烟头、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渔网和玻璃瓶等。海滩垃圾的平均个数为0.80个/百平方米,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纸类和织物类垃圾分别占8.5%、7.6%和5.8%。海滩垃圾的总密度为29.6克/百平方米,木制品类、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塑料类垃圾的密度最大,分别为14.6克/百平方米、4.3克/百平方米和3.5克/百平方米。
  
  如此庞大的产量是人类的杰作,这些残片大多数会被海潮卷进大海,葬入海鱼的腹内,隔绝着它们的生命的蔓延。
  
  海洋在蓝天之下,她抬不起头来,她的美丽不再依旧,她的创伤无法愈合,只能在黑暗的星光下不停的哭诉,不停地咆哮,她的诗歌被诗人们燃尽了,没有什么可以吟咏的了。然而诗人们并没有将眼睛朝着大海深处张望,他们关心的是表面的一望无际,和白鸟是否还在飞翔,云朵还能不能盖住小岛的胸膛?只要能瞧见一星半点的,只言片语的,他们的诗歌就可以顺利萌芽,长成参天大树。岂不知海洋早已千疮百孔。每年有多少的石油在蓝波纹上冲浪,每天有多少碎屑在海藻中缠绕,每时有多少薄膜粘住鱼儿的翅膀,这些触目惊心的画面没有一次刻画在诗人墨客的大脑里,没有一会儿在他们的嘴里吟咏,难道大自然是可以任意破坏的么?
  
  生命都虽然是顽强的,但是到了尽头,生命脆弱地一塌糊涂,如狂风中的一棵小苗,时刻都会山洪中淹没。
  
  科技为人类提供便利,科技也在杀死地球的许多生命。我们再看看下面有关于农药的:农药污染也是沿海污染的重要来源,含汞、铜等重金属的农药和有机磷农药、有机氯农药等,毒性都很强。它们经雨水的冲刷、河流及大气的搬运最终进入海洋,能抑制海藻的光合作用,使鱼、贝类的繁殖力衰退,降低海洋生产力,导致海洋生态失调,还能通过鱼、贝类等海产品进入人体,危害人类。
  
  海洋无语,不再叹息,她沉沉地睡去,希望醒来的时刻会看见洁净的天空,能触摸到肌肤里的洁净。
  
  编后语:善待大海,就在善待未来;破坏大海,就是破坏自己的风景。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