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亲爱的,请原谅我这个笨女人

作者:文良时间:2013-01-17浏览量:
导读:我-- 林若雪 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 一个一笑倾城的女人。 一个拥有金山的女人。 也是一个: 世界上最愚笨的女人 ... 结婚十年,好像是十个轮回。高品质的化妆品留住了我倾国倾城之貌,却留不住我渐渐想远离的心。 偌大一栋别墅,对我而言,充其量也
  

  亲的,请原谅我这个笨女人
  
  (当爱披上了带刺的外衣,疼痛让人怀疑的真实.)
  
  文/文良
  
  我——林若。
  
  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
  
  一个一倾城的女人。
  
  一个拥有金山的女人。
  
  也是一个:
  
  世界上最愚笨的女人...
  
  结婚十年,好像是十个轮回。高品质的化妆品留住了我倾国倾城之貌,却留不住我渐渐想远离的心。
  
  偌大一栋别墅,对我而言,充其量也只是个豪华一点的牢房。十年的婚姻,摧毁了我曾经璀璨的梦情缘故还是睡觉的原因,反正就觉得浑身被加重了几百斤。我打开门,他醉醺醺的坐在地上。我连忙把他拖进客厅。我就像只蚂蚁,瞬间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搬动比我自身还重的东西。
  
  我扶着他经过客厅,他看见了桌上的粥。含糊不清地说了几个字“你...也会....煮...饭?”虽然醉话一句,但还是有一阵酸楚从头顶流到脚底。我说,还不是拜你所赐。
  
  我把他扶到床上。“啪!”他手里的公文包跌落在地,里面的一些东西掉了出来,凌乱地撒在地板上。我弄好他之后,去拾地上的东西。一个物件让我惊然——红色的小盒子,准确地说是钻戒盒子。
  
  我知道他是不会给我准备这些东西的,就算我想要他也只是扔给我一张卡,随口说一句,想买啥就买啥。我很忙,不能亲自去给你买。顿时,心里被一阵寒风掠过,脑海里像是有个字幕在循环滚动:这三天他去了哪里,莫非他都在别人的怀里快乐?
  
  没有等我把他叫醒问个究竟,他又开始呢喃“思思...你为什么...宁愿当小三...也不接受我的钻戒呢...为什么...是因为我家里的黄脸婆吗?...给我点时间...我跟她...”
  
  我是个不爱哭的女人,只是因为别人的泪流在脸上,我的泪流在心底。我知道有钱的男人没有几个不花心,但想到十年前信誓旦旦的顾帆,突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女人。其实不是他给了我一个世界,而是他真正地毁了我的人生。我捡起公文包狠狠地砸在他身上,纸页翻飞,像是不小心飘在六月的雪...
  
  欲绝的我奔出家门却觉得自己跟街头衣衫褴褛的乞丐没有什么分别,最大的差别是他们乞讨的是钱,而我乞讨的是我想要的爱。我和他们一样都一无所有。不,我还有一个朋友--秦朗。我虽有犹豫,但还是因为自私拨通了他的电话。我知道纵若天大的悲伤,也经不起他的抚慰。我喜欢那种感觉。也许我比顾帆还要早地悖逆了这份爱情。
  
  爱情不是婚姻的全部。我还爱着我的孩子,还有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可是我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过不去,顾帆不就是背叛了我吗?我们在爱情里犯了同样的罪过。可为何他那么自在我却这么难过?
  
  那天晚上,秦朗的安慰让我这个不知如何掉眼泪的女人在他怀里泪如雨下。当天晚上我毫不后悔地把自己“仅有”的一切交给了他——身体。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沉重的幸福。
  
  回到家后,我没有跟顾帆提及戒指和他说醉话的事情。我不想看见他因为解释而表现出的虚伪造作,我只想给他一个答案,我甚至想要报复他。几经思索后,我决定与他离婚。当我告诉顾帆时他竟然没有震惊,没有悲伤。他只告诉我过几天忙完了就回来签离婚协议。我彻底认输了,他的不疼不痒才是我这个笨女人天大的悲伤。
  
  我心情沉重地将这个消息告诉秦朗,秦朗脸上挂着不太自然的笑容。他的开心却夹杂着些许让我疑惑的担心。我不知所谓,也无所谓。至少有他在的时候就是晴天。至少我可以告诉这个世界,我大爱这个比我小五岁的男人。
  
  这几天我几度迷失,眼前这个男人让我觉得愧疚,他年轻,俊朗。我虽然还有几分姿色,但背负沉重的心里负担。我的女儿是我一直放心不下的。我明白我的自私,难免会让秦朗也承受很多。
  
  下午接到我的女儿顾妮妮打来的电话,说他爸爸今晚上要回家。我知道顾帆是一定要签这个离婚协议了。听到女儿的声音,心里酸楚不堪。这一切她都被蒙在鼓里。
  
  晚上我回到家,气氛有些凝重。但没有我想象得那么没有生气。妮妮从餐桌前跑过来抱我。“妈咪,咱们家发生事情了。”
  
  我有些敏感地说“你...你爸都告诉你了?...这个死顾帆...”
  
  妮妮一头雾水,她说“妈咪,你在说什么呀!我要告诉你的事情是,老爸为我们下厨了。自打我出生都没有见过他做过饭给我们吃,破天荒了,我好开心,好开心!”
  
  我抬头望去,厨房里来来回回的身影竟然是顾帆。我和妮妮一样不解。
  
  顾帆跟我一样不会做饭,但他打开一个煲,似曾相识的清香扑鼻而来。我没有任何心情吃饭,就连笑容都是硬拉着脸皮,给妮妮看的。
  
  妮妮很快都吃饱了。顾帆说“妮妮,吃饱了就去写作业。”
  
  妮妮很乖“好的,老爸老妈你们两吃饭怎么比蜗牛还慢?”
  
  我摩挲着她的头,说“爸爸妈妈是在品尝,快回屋去,写好作业,等我检查。”
  
  定定的看着妮妮回屋,心里很难受。我转过头来一瞥,顾帆双眼通红。
  
  我面无表情地说“协议拿出来签!”
  
  顾帆拿出了准备好的协议,摆在我面前。我把手边的粥放在一边,现在对我而言,就算眼前是龙肉都没有感觉。原本坚决的我拿起这笔来却颤抖了,落笔时我好像背对着悬崖,不知道跳下去会跌进世外桃源,还是会死。此时,门铃响了。我暂且放下笔,挣扎让我快要窒息。
  
  顾帆打开门,让我大惊失色。来的人竟然是秦朗,我心里的地平线猛然地下层了几米,脑海中被凌乱的线条弄得迷糊了。
  
  顾帆语气生硬说“你怎么来了,你来干什么?”他们似乎认识。
  
  我注视着秦朗脸上复杂的表情,和我脑海中凌乱的线条有几分相似。秦朗说“顾老板,请原谅我,我做不到!我不能卑鄙。”
  
  “你...”顾帆指着他,无奈中夹杂着怒气。
  
  秦朗走到我面前,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他一直都那么阳光,今天却似乎要下一场暴雨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好像蒙了。
  
  顾帆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嘴角微微抽动。
  
  秦朗说“对不起!若雪。是我骗了你。我是顾老板公司的,也是顾老板让我来接近你的。他是男人中的好人。”
  
  我快要傻了,什么问题都说不通,堵在脑子里。好想撞墙。我大声地喊“你骗了我!他骗了我,你们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想让我受尽欺骗自己了断吗?啊?骗子!”
  
  秦朗抓住我的双手,很真诚地告诉我“若雪,你听我解释。顾老板没有过外遇,你看到的都是他给你的假象!他让我来接近你是有他的苦衷,他冷落你是他不得已而为之。这一切的原因是...”
  
  “秦朗!够了!这里不欢迎你,快滚!”顾帆大声怒吼。说到这些顾帆痛苦至极。
  
  “我要说,就算你开除我,我也要说!”秦朗说。
  
  我眼见顾帆坚毅而愤怒的脸庞,似乎感觉到他是有天大的秘密隐瞒着我。我心头压抑得说不出一个字来。我睁大眼睛注视着秦朗。
  
  秦朗说“顾老板早几年就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肺癌。一直靠着药物延续生命。他不在家的时候都在医院。他不告诉你和孩子是不想你们担心,也是怕你们受不了。他觉得愧疚于你让你独守空房,寂寞度日。所以让我去接近你,给你幸福,给你以后的未来。他表面上在伤害你,其实是不想让你带着何牵挂和愧疚离开这个家,其实他才是最爱你和你们孩子的人。对于我而言,我配不上你,你有一个这么爱你的人,我更不能昧着良心去爱你!”
  
  听完秦朗的话后,我彻底傻了。他站起来对顾帆说了句“对不起!”然后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我泪如泉涌,似乎是要把过去十年流进心里的泪水全部放空。我看着眼前模糊的顾帆,终于明白自己是个多么不在乎他的女人,不是他不爱我,而是他对我的爱因为我的肤浅而湮没。我还顺着他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他的事情。我....
  
  十年了,我一直都想找的幸福,要祈求的爱竟然就在眼前。我无言以对,只好用尽全力抱紧他。用自己柔弱的拳头打他,用抽泣的声音骂他“顾帆呀顾帆!你为什么这么傻!”
  
  女儿的哭泣让我转过身去。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她手里拿着那张离婚协议。可怜兮兮地说“妈妈!你不要妮妮了吗?不要这个家了吗?”
  
  我扑过去紧抱妮妮“妈妈错了!妈妈不会不要妮妮,妈妈错了!”
  
  妮妮说“妈妈,你是妮妮心里的阳光,如果没有阳光,所有生灵都会死掉,包括我!我爱你和爸爸,你和爸爸也要爱我...”
  
  顾帆宽大的手将我们母女两都抱住,昔日的温暖重回,今日的阳光似乎永远都不会逝去了。
  
  我试着笑了笑,所有的泪水都差不多流干了。生活似乎有了味道。我一点都没有在女儿面前装象了。我给顾帆添了一碗粥。我说“老公!吃点吧!”
  
  他转过脸来,面上笑容似乎来之不易。我回想了一下,原来我破天荒地叫了他一声“老公”
  
  他递了一勺子粥到我嘴边,说“尝尝吧!你肯定能知道是什么味道。”
  
  我张嘴把粥含在嘴里,身体里一种温暖慢慢流淌着。我说“这是我第一次给你熬粥的味道,是秦田香的味道。”
  
  “我们都要谢谢秦田香让我们都有了‘第一次’”顾帆感叹道。
  
  妮妮说“以后就把这粥叫做幸福粥!你们两个大小孩,今天把我吓哭了,必须都要轮流煮给我吃!”
  
  我和顾帆会心一笑,我说“好呀,妈妈以后天天煮给你俩吃!”
  
  在和顾帆的对眼里,我找回了自己的家,自己的爱。我更要感谢那个坦荡而勇敢的秦朗,没有他或许我真的要与这个家背道而驰。
  
  对于顾帆无论他贫穷与富有,健康或病瘸我都不离不弃。一句十年都不曾叫过的“老公”足以让他明白一切吧。
  
  文良
  
  2013.1.15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