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一地,谁会拾起?(二)

作者:漠然时间:2013-02-17浏览量:
导读:花一样的年纪,雪一般的心思,那样细腻,那样柔弱,那样不堪一击。 他们和所有初中生并没什么大的不同、有着对青春的追逐,对梦想的渴望,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有份自己都不知道的,关于爱情的坚守。 在十六七岁的年纪,用爱情把自己圈在牢笼里,禁锢着思想,
  

  花一样的年纪,一般的心思,那样细腻,那样柔弱,那样不堪一击。
  
  他们和所有初中生并没什么大的不同、有着对青春的追逐,对梦想的渴望,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有份自己都不知道的,关于的坚守。
  
  在十六七岁的年纪,用把自己圈在牢笼里,禁锢着思想,束缚着躯体,在别人看来是那样的可,那样的不切实际,可是如果真的爱了,就是那样的不可理喻。
  
  每天能够看见对方的笑脸是一天当中最容易的事情、也还是最美好的事情,前后桌的的却很好培养,这样的有利条件在无形中更加增添了这份迟迟未发觉的爱的频率。
  
  记得第一次亲吻是在那个明媚的午后,阳光正浓,思绪飞扬。
  
  濮儿渐渐的对豪儿重视起来,也不再那样的大大咧咧,开始在乎他的感觉,猜测他的想法,而且总是有意无意的瞧瞧自己的摸样,看看齐齐的刘海是否因为微风的拂过显得不再那样整洁,看看是否因为脸上没有涂抹简易的化妆品而显得不够白净,不够透彻。
  
  豪儿开始关注濮儿的一切,她在哪,跟谁在一起,她吃饭了没,她好不?这些简单却足够使人温暖的话,一字一字,一句一句的飘入濮儿的耳朵里,然后一点点的沁入心脾,到达最柔弱最温暖的地方,然后被时间所珍藏。
  
  诚实勇敢的游戏帮了豪儿一次,也让濮儿知道了什么叫做心跳的频率,很明显的,由于游戏,豪儿得到亲濮儿脸颊的机会,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却还要故作淡定,他是这样,她也是这样。当他走下讲台,朝着濮儿的方向走来,濮儿手里的钢笔都飘走了灵魂,只剩一个空旷的躯壳来装腔作势、故弄玄虚,好不让大家看出来她内心的想法。
  
  她很羞涩,在爽朗的外表下。
  
  他很羞涩,在凌人的傲骨下。
  
  轻吻的脸颊被晕染成了粉红的颜色,诱人的样子很是惹人喜欢。
  
  其实这是她第一次被除了最爱她的那个男人以外的人亲吻。
  
  最爱她的那个男人是她的爸爸,第一次的亲吻是属于豪儿的,这是豪儿不知道的事儿。
  
  濮儿自从和豪儿在一起后,生活中的大多都在变化着,可不变的却是她骄纵的脾气,孤寂的心,她的任性在很不经意间表露出来,不过却是那样的惹气,令人烦躁,让人不安。
  
  她把豪儿激怒了,具体原因连她自己都解释不清,确信的是豪儿的却很生气,当濮儿知道自己错了的时候,豪儿故作不理睬的姿态,弄的濮儿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是谁对濮儿说,你去亲他一口,他肯定好,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神经系统不发达的濮儿真的去了,临去之前还回头问:“要亲哪里么?”“嘴巴,要亲嘴巴才好使”清澈的声音在身后传出。
  
  路边阳光正好,没有花香,却很清爽。
  
  濮儿不知道下了多大狠心,挪着小碎步走到豪儿的身边,低着头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豪儿又气又笑,气的是这样任性的她不会顾及他的心情却还乱发脾气,笑的是这样任性的她真的很可爱,很让人疼惜。
  
  有一种感觉,叫做爱的心安,爱的踏实。
  
  “我,我,我错了”细微的声音传入豪儿的耳朵,豪儿故意装作没听见,想看看他的濮儿究竟能怎样哄他。“嘴巴。亲嘴巴好使”这句话又在濮儿的脑海里响起,她下定决心了已经,是她的错,所以一定要弥补,她闭上眼睛把头伸了过去,可能是因为海拔的原因,濮儿觉得过了好久,怎么还没到事先看好的位置上呢,于是她睁开了灵动的双眼,这不睁倒好,一睁开,落入眼帘的是豪儿精致的面庞,细细的眼睛,深的看不见底色,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还有那看好的位置,待濮儿看够,正要往后退一步准备重头再来的时候,豪儿猛地向前,恰到好处的位置,如预想的那般贴切与默契,濮儿瞪大的眼睛,被吓到忘了躲避,反应迟钝的濮儿好不容易寻思过来,却怎么也脱不开这早该来的嘴唇,却怎么也逃不掉这一生的纠缠。
  
  (未完待续)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