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续)

作者:田子熙时间:2013-04-02浏览量:
导读:我舍不得,可是时间回不去了,爱你很值得,只是该停了。没有我你要好好的。我舍不得,最后一次抱紧你了,我们错过的,错了就错了。不用担心我,我不爱你了。
  

  因为刚在一起,我们都还不习惯由一个人变成两个人,而且是在班级里,好像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家就会起哄,我们都很不自然。以往每天中午我都是和于夕一起吃午饭的,现在要变成你了。下午回家也要变成和你一起了,那种既激动又尴尬的感觉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我希望在回家的路上你会牵我的手,只可惜在那么可怜的几次机会里,你一点那种意思都没有。如果我每天的零花钱是十块,那我愿意花一半给你买早餐,然后放在你桌上。可惜,在你眼里,那都是理所当然的。
  
  大多时间我们都是三人一起,你,我,于夕。回家,吃饭都是一样的。我并不特别。于恋人之间的浪漫,温存从来都不属于那时的我。可我依旧心甘愿。我在等,我知道你还不懂,我觉得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在等你懂得,等你会。
  
  有一天,你要出黑板报,你给我写字条说要晚回,让我先走。我会先走吗?当然不。
  
  “夕,你先走吧。我要等他。”于夕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我,因为我跟她一起两年来形影不离。她说:“没想到你这么重色轻友。”这个时候你过来了,我跟你说让于夕先走,我等你一会。“什么?马上就要完了,你们一起画吧,画完了一起走。”这就是你的回答。我永远忘不了你跟于夕同样不可置信的表情,还有你眼底的轻视。你的意思是,我本来就该把于夕看得比你重呢。还是,你没有办法放她一个人,所以我也不能。我自作多情的想要跟你单独待会,竟然让这么多人不能理解吗?
  
  于夕虽然没有学过画画,但是她的花画得很好看,就像她自己一样,清雅独特。而我能描出的就只是星星或是小红花。你看,我很土是不是。这让我怎么不嫉妒她呢。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回味你说一起走时的眼神,那明明告诉我你不放心于夕一个人走。我自己也开始有点自责,我怎么能这样呢。到底是我太不顾她吧。我跟自己说不要想太多,你只是心太好。
  
  有的时候我就像一个路人,你不会给我买早餐,不会特意来跟我说话。就像你跟于夕时不时的交谈都跟我没有。我把这些理解为你害羞。
  
  你喜欢羽毛球,这也是我喜欢你的地方。球场上的你比平时更张扬。回步,举拍,用力。那颗往你身后降落的球就这样被你救回来。这对我来说是很难的。你们一般打双打,然而我跟于夕从来没在你身边或对面出现,我不敢,不想在你面前出丑。于夕球也打得不好,但不去不是跟我同样的原因,只是陪着我玩。你打球的时候会让我为你拿着手机,抱着你校服外衣。这是我觉得最幸福的事,因为一旦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这么,就证明他们是男女朋友。我会为你准备纸巾,准备矿泉水。常常呆呆的看着你跳跃的身影傻。
  
  我想趁机偷看你的手机,可需要开机密码,我哪能问你要呢,只好作罢。那时于夕还没有手机,但我知道她记得你的电话。
  
  周六。“我在师大的体育场里面,你给我买几瓶水过来。”接到你短信的时候我正在家看电视,我说好。我叫上于夕跟我一起,我们总是一起。你跟朋友在一起,我不好意思。我只记得我们下车的时候于夕说,“真不懂你,这大老远的你给他送水,真好。”“在家也是无聊嘛,他让我们来一起玩。”我知道于夕时觉得我贱,他说一句话,我就任劳任怨。我也这么看自己,但就是想见你。
  
  体育场进去要交钱,出来再进去就要再交一次。这就是你让我送水的理由。我从窗口把水递给你和你朋友,他们笑着说谢谢。我从他们的笑容里看见自己的狼狈。我问于夕要不要进去玩会,可当一进来我看见里面除了篮球,羽毛球这些都是男生喜欢的运动时,我自己早没了兴致。所以于夕的答案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可就这么回去了吗?我大老远过来就为了几瓶水?确切的说为了十几块钱。“我们要回去了,你们玩吧。”你倚在门上,俯瞰着我们。“哦,好吧。”在我转身的那一刻,我的心像坠入了冰川。
  
  我慢慢走着,我已经不想去看于夕当时是什么表情,怜悯还是嘲笑。我小声跟自己说,以后不要再听你的了,不要。
  
  没走多远,你追出来。忽然我又忘记刚刚对自己说的话,对你报以灿烂的微笑。问你“怎么出来了,不玩了么?”我真开心,你是要送我回去吧。“嗯,不是。出来买点东西吃,有点饿。你们想吃什么,我请。”我看着你的眼睛,在我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移开了视线。我累了。“好啊,你买什么?”你抬手指了指街对面的章鱼丸“那个。”你觉得现在对我来说吃什么还有意义吗?我真想把这句话说出来,但我没有。你给我和于夕一人买了一份,我看你在章鱼丸里倒芥末,我也拼命的倒。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那是芥末,或者说我压根不知道芥末是什么东西。我把一颗章鱼丸塞进嘴里,我挥手跟你说拜拜。我呛得眼泪掉了下来,可惜你已走远。我已经分不轻到底是被呛哭了还是真的哭了。
  
  后来,没有后来了。我们的在一星期以后无疾而终。我累了。我记得我说过一句话,还有你的回答。我们自始至终没有牵手,没有拥抱。
  
  “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但如果喜欢,请好好在一起。要不就分手。”这是我给你发的短信,其实我这个人很骄傲,我喜欢的我要得到,但如果不喜欢我,那我也不稀罕。
  
  “我还没有准备好,我们应该不适合在一起。”
  
  ……
  
  ……
  
  到这里,一年,我们又再无交集。
  
  这一年里,学习一直在于夕身后的我不只不觉走到了她前面,而且屡屡第一。于夕变了,或者是我从来没有了解过她。自我学习超过她之后她变得不爱跟我说话,也算不上冷漠。学习也许是我唯一能跟她比的东西。我跟一个喜欢我比我小的男孩在一起半年,我以为你会有所反应,但你没有。于夕说那个男生是真的喜欢我,因为她感觉到除了我他的眼里面没有别人。我理解她的话,因为于夕这样漂亮,只要是男生,在我们之间选择,都不会是我。我还是会默默的关注你,这跟我选择跟你分手一点都不矛盾。你可以不喜欢我,不在乎我,但是我不能给你理由伤害我。不在一起,就没有伤害。暗恋的心,只有我自己激动,欢笑或落寞。你能影响我,但无法操纵我。
  
  一眨眼,就高三下学期了。不是所有人都在乎高考,你就是其中一个。
  
  同在这个时候,在于夕身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后来影响她很多。也让我们再次有了交集。
  
  班上有个男孩,他如果正常的话应该会是很好很优秀的一个人。可惜因为小的时候发生了事故,导致他半边脸被毁容。他跟一个女孩谈恋爱,女孩也是班上的,很温柔。可是女孩抛弃了他,他放弃了。他喜欢上了于夕。你跟他是好朋友。男孩叫何飞。
  
  何飞没有因为被毁容而变得孤僻,反而很开朗。这是于夕很欣赏的地方。于夕常常跟我说,这件事要是发生在她身上的话,她一定很自卑,但是何飞看起来一点都不。我跟于夕说,你怎么知道他不自卑,可能只是不想让外人看见,这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法。何飞篮球打得很好,多年之后于夕跟我说,再也看不到像何飞那样真正喜欢篮球的人了,现在大多数男生打篮球都是为了耍帅。
  
  我想于夕会欣赏何飞跟她的家庭有很大关系。于夕的爸爸妈妈结婚是父母之命,所以她爸爸并不爱妈妈。这没什么奇怪的,那个时候大多都不是自由恋爱。可是于夕他爸爸是个随性的人,早的时候就是凑合着生活,这几年越发不顾家。于夕她妈每天起早贪黑的在菜场做生意,就是想这个家能好一点,早些买房安定下来。我只知道于夕生活并不算艰苦,可是有很多事情我一开始是不知道的。于夕好强,她不会说。一些比较隐晦的事其实是于夕妈妈跟我说的。
  
  我们是好朋友,家也离得近。难免会常常串门。我记得那次,我在于夕家吃晚饭,同桌的就我,于夕和她妈妈。于夕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于夕妈妈长得很漂亮,皮肤很白。只是多年的风雨磨去了一个女人的风韵,显得比同龄人苍老很多。手上被磨出深深的纹路,颜色不均。她说,你跟于夕玩得好,要多照顾她。在这个家,我那么忙,没时间管她,她爸……哎……她爸经常不在家里,不管这个家死活。要不是她爸,这个家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拼命的赚钱,天不亮就起,就是为了这几个孩子。要不然我早走了,早离开这个家了,就是舍不得这几个孩子。“你说这些干什么。”于夕轻喝,看着我有些难为情。大概是不想我作为一个同学知道那么多,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吧。于夕妈妈说着说着情绪激动起来,开始不断抹眼泪。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对方是长辈,我又不擅长安慰别人,我只是认真听着。
  
  “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钱,可以付房子首付了。可是我前段时间得到消息,于夕他爸赌钱,把所有的钱都输光了,还跟他那些没有良心的兄弟借了不少。现在他们居然跑来跟我们母子要钱。你说,他们不是不知道那人的秉性,叫着他去赌,还把钱借他。本就不该借的啊,可现在又来为难我们母子。安的什么心哪……”于夕妈妈越说越难过,于夕也哭了。
  
  “阿姨,别难过了。现在事情都这样了,难过也没有用。以后家里的钱都放好,不让叔叔知道就好了。你们也劝劝,让叔叔别在赌了。”我知道我安慰的话很无力,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能看着她们一直哭。
  
  “劝怎么没劝,可他哪听得进去。”于夕妈妈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伤痛但很真挚,我知道她不是想问我要什么解决办法,只是想找个人述说一下心里的苦。
  
  “让于夕劝吧。多少,女儿说话还是会有分量的。”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所以就时不时的让于夕给他爸打个电话,也不敢逼得太紧,怕他跑到我们找不到的地方又乱来。”
  
  我想这顿饭是我有生以来吃得最沉重的一次。我了解了很多我之前不了解的事,也发现于夕不是以往我看到的样子,她有时候的沉默,发呆和。我好像都找到原因了。我很同情她,但她不需要同情。于夕对何飞应该是种佩服,佩服他的勇气,他的乐观。
  
  何飞追于夕那段时间,于夕很苦恼。她觉得何飞并没有真的忘了那个女生,只是找她做替代,转移。因为在于夕看来,一个童年时受过那么大伤害的人,其实很脆弱。她大概也是在暗示她自己。我不知道怎么跟她分析,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况且别人的感情,外人又怎么能说得清,感同身受呢。倒是曾诚你,表现得很热情。常常叫于夕去天台上,跟她分析何飞的好,力挺他们在一起。
  
  我并不一起。
  
  有次于夕回来说,“我跟曾诚说了。”
  
  “说什么了?”其实我不惊讶,到底于夕还是喜欢你的。和你不再说话的这一年里,这些事情早就不是秘密了。我和于夕也从来不是情敌。她跟我说,她记得你的电话,而且永远都不会忘。当她家里发生事情,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到那条两旁种满法国梧桐的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走。秋天泛黄的树叶慢慢落下,身临其境,走着走着心情就会变好,然后在回家的路上在公话亭拨通你的电话,听听你的声音。“我打通以后不说话,听曾诚的‘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喂……’‘白痴神经病啊,说话!’然后是愤怒挂断电话的声音。于是自己一个人呵呵的笑出声。”这样心情就会前所未有的好。所以曾诚也不会知道是谁给他打了电话。
  
  我惊讶于她这样不动声色的喜欢,这种漫无止境的爱。到底,也许我还是比不上她。
  
  后来在我心情不好或者想你的时候,我也试过这样做。还挺有效的。不过仅有一次。
  
  “我跟他说我喜欢他。而且是因为他,我变了好多。”
  
  “他说什么呢?”这个我比较关心。
  
  “他说他也喜欢我,但是是以前了。还有,也因为我他变了很多。”
  
  “嗯。”我知道,我真的知道。可惜我一直不知道于夕爱得很深,也藏得很深。而我,爱得可能比较表面,总是被人发现,就算怎么想藏也藏不住。可能因为我真不适合暗恋吧。我说服自己就算曾诚喜欢于夕又怎么样,我一点都没有想跟谁争,他们可以在一起,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的喜欢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不想跟他在一起,因为已经试过了。
  
  只是现在,他们不可能了。因为何飞,于夕喜欢上他了。跟他说那些话,只是因为一直没有机会说,一直也想得到点答案。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何飞传来纸条,约于夕放学出去谈谈。我当然会一起去,同去的还有你。也许年少时,朋友是用来壮胆的。
  
  先是去咖啡店,于夕跟何飞在一桌谈话。我们只能坐别桌,这个时候怎么好打扰。面对你,我始终做不到坦然,我心里面跟自己说了几千次几万次不要紧张,不要想太多。可我还是不敢跟你说话,不敢看你的眼睛。整个下午,我独自喝着奶茶望着窗外。你也不曾搭讪。
  
  我们起的作用并不大,他们一直谈着,到最后于夕答应了。
  
  我无法知道何飞用什么理由说服了于夕,但是我尊重于夕的决定,我相信她是经过绅士熟虑的。我也希望她幸福。就算带给她幸福的是你,我也只会一个人躲得远远的。
  
  你提议一起去看电影,促进一下他们的感情。我不想去,一点都不想。可是我又想去,很想很想。我总觉得我应该说点什么,问你点什么。但又觉得赶紧离开最好。你太可怕,在你面前,我向来招架不住。
  
  最终还是去了,我扭捏着不要跟你坐一起。你说:“你不跟我坐,难道你去和何飞他们一起坐?”“我还可以自己……”话没说完,就被你拉到了身边坐下。我很想逃,可你用力揽住着我的肩,我和你离得很近很近,这是这些年我一直期待的亲密接触。起初我反抗,我让你离我远一点。可闻着你身上清香的味道,我到底还是无法拒绝。期间我不记得看的是什么电影了,大概是什么科幻片,不是我喜欢的格调。我靠在你肩上,我在想,我到底怎么了,居然又这么轻易的被你俘获。你甚至都没有说一句甜言蜜语。你的心跳不快,和我的相差甚远。到后来我才明白,因为不爱,才没有感觉。才一切都显得很轻松。就像一个在乎奖牌的运动员,不紧张表现会更好。
  
  何飞跟于夕的发展差我们差得远了,我们手牵着手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不时你会向何飞炫耀,把我的手抬得高高的炫耀。可你到底做给谁看,我那时沉浸在你给幻影里,抽不出身。那一晚,我一直感觉想在做梦,很飘渺,很虚幻。我想于夕应该也不太相信现实,除了她自己和何飞的感情外,还要负荷我跟你。
  
  可是我还是很高兴。爱你的心,就是这样容易满足。我一直以为我不需要你,我的爱情可以没有男主角,我也可以过得很好。可是当你真的出现,真的好像给了我温暖。便不再想失去。这跟之前那次在一起完全不一样,你那时冷漠,矜持,让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但是此刻,我想要这样的温暖,我还想你的关心,你的一切。
  
  第二天上课,我笑得跟朵花儿一样。我进教室的时候在问口遇见你,我那时还没有想好如果看见你该如何跟你打招呼。我笑场了,我看见你跟我一样的笑。我觉得很幸福,我们这样应该算是又交往了吧。
  
  不,我需要确定。我让于夕帮我去问,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甚至忘记了她对你的,我天真的以为她移情别恋应该不会再在乎你了。
  
  于夕给我的答案是,你要我等。你说你其实是有女朋友的,那个女生很喜欢你,你正在跟她分手,可是她不同意,甚至不去上课,不吃饭,还用自杀来威胁你。整天整天的哭,让你不要离开她身边。
  
  哈,我觉得多可笑,我已经爱得足够卑微,难道还有比我更卑微的人吗?我当然不相信,我讨厌你这样用他人的感情博得骄傲。
  
  “于夕跟我说了,既然这样,你不用为难了。我一点都不想跟在一起,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我又一次放弃了跟你在一起,因为在我看来,你的世界好像不管怎样我都是多余的。我不想再被你伤害,操纵。尽管我早已体无完肤。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女孩在乎你,需要你,那你就去吧。我真的没有她那么需要你。
  
  这是高考前夕,即将分离之际。我跟你最后的结局。
  
  我考上了二本,你考多少分我已经不记得了。我知道你最终去了上海读大专,那时我跟于夕曾经最想去的地方。于夕跟何飞在一起过得很好,尽管她还是会怀疑何飞的爱,可是她也爱上了。
  
  于夕考得也还好,不过好与不好结果都是一样的。阴差阳错我跟于夕又到了一起,我们一起在同一班级复读,我见证了他跟何飞的分分合合。
  
  我常常还是会想你,我不恨。可是我放不下。我知道你手机换了,我没有你的号码。但我经常会拨通你以前的手机,听着一个女声说“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我跟于夕又有了新的。没有你的故事。于夕说她问过你,喜欢过我吗?你回答喜欢过。可是也许对我是喜欢,而对于夕,是爱。
  
  开篇说:我以为是小说,但醒来才发现时梦。那种恨意留在身体里如此清晰。
  
  你知道我梦了什么吗?这是时隔三年以后。我大二。在北京。
  
  其实我现在已经记不清到底梦了什么了,只是一醒来那种身体的无助,那种痛侧心扉的感觉侵袭着我。似乎是你跟我说你爱我,可你却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牵了于夕的手。
  
  那种潜意识里,我到底一直不希望你们在一起。
  
  “我舍不得,可是时间回不去了,爱你很值得,只是该停了。没有我你要好好的。我舍不得,最后一次抱紧你了,我们错过的,错了就错了。不用担心我,我不爱你了。”弦子的《舍不得》。那时候我最喜欢的歌,就像我们的爱情那样。
  
  最后一次给那个空号发短信,“《舍不得》,是我对你的所有。”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