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标签: 形象艺术家百强中国书画家教育家


我要投稿

公众号

一只甲鱼

时间: 2019-02-26    作者:张国福    浏览量: 次     5     放入书架

导读: 张国福,《世界汉语文学》作协东北分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办公室主任,《作家刘国林大课堂》讲师,《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北方工作站副站长。在全国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前年秋天,我在牡丹江的一个江湾垂钓。那天也不知犯什么邪劲儿,钓了半个小时,竟没有鱼咬钩。我是牡丹江钓鱼的常客,哪儿的鱼多,用什么钓饵,那可是行家里手,没有跑空的。今儿是怎么啦 扫一扫,手机浏览(扫一扫,手机浏览)

无标题.jpg

(注:本文图片不可作为其它用途,如涉及真实人物隐私,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作者介绍:

张国福,《世界汉语文学》作协东北分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办公室主任,《作家刘国林大课堂》讲师,《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北方工作站副站长。在全国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

作品正文:

前年秋天,我在牡丹江的一个江湾垂钓。那天也不知犯什么邪劲儿,钓了半个小时,竟没有鱼咬钩。我是牡丹江钓鱼的常客,哪儿的鱼多,用什么钓饵,那可是行家里手,没有跑空的。今儿是怎么啦?我正在犯嘀咕的当儿,鱼漂儿动了,且咬得挺狠。正当第二次鱼漂往下扎的当儿,我轻轻地把竿儿往上提,挺沉,是条大鱼!待我慢慢把它出水面时才看清,哪里是什么大鱼,竟是一个七八斤重的甲鱼!至此我才明白,怪不得这么长时间没有鱼儿咬钩,都是这只甲鱼给搅和的。有它在,其它的鱼儿早退避三舍啦。我发现这只甲鱼的那双圆溜溜、水汪汪的眼睛特别温和,身上的花纹也特别好看,而它的岁数至少也得有七、八十岁了。我一下子觉得它十分可爱,便转怒为喜。心里想,今天不虚此行,这么大的甲鱼,在牡丹江里也十分罕见,一定能卖出好价钱的。

(来源:邮件投稿)

<< 上一篇:回娘家 下一篇:遥远的酱香 >>
热门阅读